第225章 護送
loading...

土庫倫完成了法天相地,並且第一時間接近了李績,兩個兄弟莫名其妙的戰隕讓他怒不可遏,龐大的身軀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十數丈外便一拳轟出,勢若瘋虎。


李績一直認為,不敢近戰的劍修,不是好劍修。


他的反應也完全出乎土庫倫對中原修士的印象,不退反進,遵循某種曼妙的曲線,李績身劍合一,交錯間在別澤肋下劃開一道即長且深的傷口,同時飛劍之雨當頭罩下。


可憐三人中實力最弱的土庫倫受此折磨,混身上下無一處完好,越聚力,身體噴出的血霧越濃密,嘶吼中瘋狂撲打,卻是無可著力,被李績放了風箏,終於支撐不住,法相一退,被飛劍斬斷頭顱。


前後不過四息。


李績重新踏入法器,一拍已驚的恍若木雕的月桂,“回頭,天嶺方向。”


月桂這才從失神狀態反應過來,急忙再次掉轉方向;方才所見,實在是給他衝擊過巨,枉他在天嶺自詡手段繁多,鬥戰了得,這一出天嶺,是立刻露陷;草原人的凶悍他無可抵擋,再看這道人,總算見識到了青空世界食物鏈的頂端劍修,是個什麽可怕的存在,這一刻,月桂萬念俱灰,隻想著回去天嶺,再不踏入中原半步。


李績幾個才一離開,遠處天空盡處,又出現了幾個黑點。


這一次是小孤山修士。


立行師兄弟三人本來是在二十裏外一直遠遠吊著草原來客的,他們有些漫不經心,一來這兩個精怪和他們無甚關係,二來方才被那隻白頭隼擺了一道,對能搜尋到逃人他們已不抱太大的希望。


所以,當感覺到前方出現就劇烈的靈機波動,再全速向前時,已經錯過了那場短暫到極點的殺戮。


感應中失去了三個草原人的蹤跡,讓他們心中升起一股不詳的預兆,在全速遁行中,俱各法器在手,護體術全開。


然後,他們看到了平坦的牧場中,三具形態各異,殘酷血腥的屍體。


他們沒有第一時間選擇追敵,而是檢查屍體狀況,以明了到底是為何而殺?這是個很妥當很穩重的選擇,原因很簡單,誰會喜歡到自己地盤來找食的對手?


瀚國是小孤山控製的凡俗世界的基本盤,草原來客隻是外來者,對此,小孤山天然就有一股抵觸之意。


很快的,三人在空中再次聚首,個個麵色凝重。


“師兄,是劍修幹的,一擊斃命,端的狠辣!”立言首先開口,他檢查的是那原古的屍體。


“正是劍修所為,不過卻是虐殺,好好一個體修強者,渾身上下沒一處囫圇的,最後才被梟首,也許不是一個人?”


立一檢查的是土庫倫的屍體,確實很淒慘,但他冤枉李績了,李績可沒興趣做那虐殺之事,實在是那土庫倫法相身體太過強悍,等閑根本穿不透,也就隻好在皮肉上留下一道道劍痕。


立行看到的,是別澤的屍體,形態似乎和兩位師弟所見又不一樣?所以他判斷,


“肯定是劍修,且不止一人,很可能是兩個甚至三個劍修,否則不會死的這麽快,我們跟上去。”


立言有些犯怵,“師兄,我們……”


他的擔心是有道理的,那幾個草原客來瀚國日久,也曾和他們有所交流,大概也是個不分伯仲,現在那原古三人被人數息宰掉,他們上去又能得什麽好?


立行瞪了他一眼,“跟過去,又不是一定要動手;我小孤山一向和軒轅相處融洽,他們應該也不會冒然向我們出手,這一點肯定和這些草原渾人不同。”


想了想,又道:“否則我們也無法回去交差,至少要知道是哪幾個劍修,等跟到天嶺再回轉,就說那原古他們冒失輕進被人宰了,等我們趕到時已進了天嶺,搜尋不得,也是無可奈何。”


立言,立一齊齊點頭,說這辦法好;立行也沒辦法,雖然這樣做有些失了銳氣,但麵對幾名劍修,他還真沒勇氣敢冒然出手。


當再一次看到身後出現追敵時,月桂主動問道:“道長,稍時可需轉向?”


“不必,隻管前行即可。”


小孤山不是草原客,估計看到那幾具身體,他也沒有了偷襲的條件;況且,是不是一定要出手,還需看對方的態度。


立行幾個慢慢跟了過來,卻雙手空空,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的戰意,在三百丈外便保持速度,不肯再過於靠近,看來這個門派對劍修並不陌生,很清楚劍修的攻擊距離。


看到前麵法器上除了兩個精怪外,就隻有一個麵容普通陌生的道人,立行有些疑惑,卻還是開口問道:


“在下小孤山立行,這二位是我師弟立言,立一;不知道友是軒轅那位當麵?我等俱無惡意,不過求證而已。”


李績站立法器上,心說果然如此,“軒轅內劍寒鴉,見過幾位道友。”


立行心中便是一縮,心話竟是軒轅雙驕之一,金丹下最強橫的存在,也不用再找那幾個不存在的劍修了,以此人飛劍之利,殺幾個草原體修,雖然還是有些不可想象,但也並非全無可能。


“藍喜和月桂之事,是瀚國與草原所謀,與我小孤山無關,為表誠意,我等師兄弟三人就此護送至天嶺,也算是一份心意。”立行道人說的無比圓滑。


李績一拱手,“如此,有勞了。”


立行所言,他是半句不信;什麽叫與他小孤山無關?隻那金環之精巧,就絕非出自草原之手;也就是他實力擺在這裏,三人拿他沒辦法,換個人來,指不定就得要求你交出人犯。


在修真界,實力就是道理,莫不如是。


於是天空中出現了一副奇怪的場麵,頭前法器開路,後麵三,四百丈處三個道人品字型尾隨,便如保驃一般。


三人一邊跟隨,還一邊聚音交談。


“原來他便是寒鴉?看著倒也普通,毫不出奇,卻怎生九宮界殺神一般?真是見麵不如聞名啊。”立一有些感歎。


“住口,師傅早有教訓,不可以貌取人,這種看似平常的其實最最危險,後麵躺著的那三人就是明鑒,你等可要小心些。”立行斥道。


“我早聽人說,喜公主曾幾赴軒轅,終於求得一劍修盟契,卻沒想到竟是寒鴉,真正是氣運在身;可憐那原古幾個,要早知是這殺神,如何就敢輕率追趕?怕不隻能求卻吉出手了吧?”


“盛名之下無虛士,可惜當時我等離的太遠,卻沒看清他的手段,不過數息之間,怎麽便全斬了?可惜,可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