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擋路者
loading...

即使在如此艱難的困境下,藍蔻也表現出了一個頂尖陽神的優秀素質=臨危不亂。


鬥戰至此,靠瞬移是走不了的,夜帝根本就不會給他充足的準備時間,人在劣勢,做什麽都束手束腳,你要應付層出不窮的打擊,而且這種打擊還防不住,隻能抓機會短距離瞬移,長移準備不充分;短移就不如不移,不夠人家打的,所以,他需要一個機會-混亂的機會。


往人堆裏紮的機會!


其實就算到了陽神,也許即使到了更高的境界,打架的實質也是大同小異的,誰也不比誰高尚多少!


當藍蔻打著轉的被對方重擊過來時,李績就歎了口氣,這世上,真正無私,無懼生死的還是少啊!就像這藍蔻,不管他之前說的怎麽大義凜然,做的多麽高風亮節,那是因為他自信自己的實力足夠解決一切,一旦他發現自己的實力不能解決了,就必然會尋求其他的解決方式,比如,甩鍋!


有什麽不對麽!從他自身角度來看,完全正確!真以為看戲是免費的?


藍蔻道人在夜帝的追擊下,一路跌跌撞撞,在施展小挪移術的同時,被對手一記禁術滅殺……


這,在他的意料之中!


死亡前施展小挪移,重生地點將向挪移方向飄移數十萬裏,正常情況下,這樣的距離是逃不過對手的緊攝尾攻的,但巧妙在於,中間還隔著一群吃瓜看客!


這群看客中,還包括他最親近的徒子徒孫,這些和他相處長有千數年,短也數百年的優秀弟子;他對這些弟子從來都是青睞有加,無私提攜的;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在生死麵前選擇自己死,讓弟子們生!


這是兩個概念!


在修真界中,一個事實是,如果門派中的長輩大修每次在危險來臨時都選擇犧牲自己,成全後來者,那麽這個門派一定撐不下來!


尺度就是,在確切的危險來臨前,盡量幫助後輩弟子們;而在真正的生死到來後,則自己顧自己!


他的弟子們沒有辜負他,不僅是黃觴,也包括其他幾個心宗元嬰,他們義無反顧的排成一排,用術法構築起一座法術之牆,能起到多少作用誰也不知道,他們和頂級陽神的差距有如天和地,但哪怕能爭取到一息時間,也能為祖師藍蔻的回複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不是所有的看客都和他們一樣的擁有奉獻精神,附近空間幾個界域的修士眼見夜帝追來,不約而同的一哄而散,做出了他們本能的選擇。


黃觴緊咬牙關,體內因法力澎湃,術法蓄勢待發,而憋的滿臉通紅,嘴上還在鼓勵元嬰們,


“不要害怕!隻需堅持數息,師傅就會回來救我們!心宗弟子,不懼生死,取義為師,我心永恒!”


旁邊傳來幽幽的聲音,“你師傅都跑逑了!還永恒,永別吧你!”


黃觴都不用回頭,也知道發出這老鴉呱呱叫的是誰,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她恨不得把手中的術法狠狠砸在這個不今不古,不陰不陽,不倫不類的東西頭上!


但她不能!起碼現在不能,和幾名本門元嬰一起,構築起一座徒有其形的防線,與其說是防夜帝通過,還不如說僅隻是為表達一種決心……


幾個人都知道,死亡隨時會來,連祖師藍蔻這麽強大的,半隻腳都快踏入衰境的修士都不能匹敵這個可怕的修士,就更別說他們了!


等待,往往是漫長的,那種煎熬,雖數息,卻仿佛數年……心宗數人就在這種煎熬中煎熬……等等,好像有什麽不對,煎熬中的度日如年畢竟是比喻,又怎麽可能真的發生?


這等待,這時間,都過去了數十息了吧?可為什麽這麽點距離,對陽神來說瞬息間的空間,卻這麽長時間仍然沒有動靜?


夜帝停住了腳步,師傅杳然無蹤?


師傅真如那個假古人所說的那樣跑逑了?這個問題他們不敢想!因為隻要想下去,信任的基石就會崩塌!


他們隻敢想的,便是眼前這個可怕的陽神--夜帝!


但夜帝似乎並未留意到他們,就像一隻老虎,對眼前幾隻張開美麗的羽毛試圖恐嚇的山雞般的不屑一顧!


他隻是慢慢的停下追擊的步伐,束發,端冠,整衣……然後手中出現幾隻哪怕在和藍蔻對敵時也沒拿出來的壓箱底的道寶……神情肅穆,沒有一絲之前的玩世不恭,雙目隻緊緊盯在一個方向……


心宗眾人不敢置信,回頭望去,卻見假古人慢悠悠的站起身,抖落了一袍的瓜子皮在虛空四散飄舞,喝盡壺中美酒,再把板凳小心翼翼的放進納戒,仿佛在放一件珍貴的道寶,


“嗝……”打了個酒嗝,好像不太滿意,“瓜子就酒,越喝越沒有!唉,還是瓜子汽水,醬肉就酒,才是絕配啊!


你這樣盯著我?咱倆認識?還是我欠你靈石?”


夜帝卻仿佛換了一個人,之前的隨性消失不見,這是種很奇怪的感覺,在修士的敵對認知中,表現的更輕鬆的那個,往往也是實力較高,有把握的那個,如果嚴肅對待,往往也預示著他心裏不太托底,就像現在的夜帝。


連他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的這種心態從何而來,明明境界是他占優,就算比神秘,他一個陽神的神秘是三個,也多於元神的兩個,有什麽可怕的呢?


但那種危險的感覺卻是揮之不去,驅之不除,到了真君這個階段,心血來潮已不再是傳說,而是非常實際的一種第六感,沒人會不拿它當回事!


“我知道你來自哪裏!正如你知道我是什麽人!


既然你如此裝扮出現在這裏,是來取我性命的麽?”


李績朗聲說道:“漫漫宇宙,混沌氣清;中有修真,承天應物;秩序井然,各依本份;規則清晰,循序漸進!


萬物生靈,自然生長;靈機天授,當共享之!何分彼此,貴賤高低?


茲有白氏夜帝,惘顧修倫,為一已之私,斷送萬眾生靈前程,擾亂秩序,破壞規則!


某自莫名來,為莫名事,殺莫名人,代天行道,當得天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