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失敗
loading...

包括黃觴在內,幾個徒子徒孫不情不願的開始後撤,雖然他們很想留在近前觀瞻祖師的風采,但諭令之下,沒有選擇。


隻有黃觴隱隱間露出擔憂之色,他們在經過這片空域時也不是沒有和本域的修真勢力接觸,在這些本域修士的口中,這個名為夜帝的陽神非常強大,其背後的宗門也是附近界域有數的的大勢力血陽頌,卻並不是單槍匹馬的孤家寡人。


聽這個空域的修士講,夜帝此人在元神時就脫離了師門血陽頌,這在修真界中是件很奇怪,很少見的事;一般這樣境界的修士早已和師門血肉-交融,休戚與共,輕易絕不會分開,可夜帝離開時,血陽頌似乎也不曾追究,也不知其中到底有何隱密。


此後千數年中,血陽頌有變時,夜帝也必回來幫手,於是大家才明白,他所謂的離開師門,不過是個幌子而已,名義上是離開了,但實際上仍然互為依托。


此人在豐穀星做下如此大事,幾乎已一已之力毀去了整顆星體的修真底蘊,無論是人類,還是妖獸,都沒逃過他的毒手;對一名陽神來說,做到這一點從實力上來說沒有任何困難,難的隻在於決心!


這是個瘋狂的舉動,對陽神來說,幾乎已經可以確定必然自毀道途;那麽,自毀道途隻是為了得到他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信仰,這是什麽邏輯?


沒有人知道真相,可能也包括他的師門!


不是沒人試圖阻止他,但他強大到超乎尋常的實力,讓那些所謂道德高尚之輩紛紛铩羽而歸,這百年期間,有一名陽神,三名元神命喪他手,這樣的損失讓所有愛管閑事的人和門派在出頭之前都會仔細思量:為了一個瘋子,到底值不值得?


而且,這樣做,肯定會得罪其人背後的宗門-血陽頌,哪怕現在不報複,等時間流逝,風頭過去呢?


於是,正義和道德在實力下敗退,附近幾個界域的主流修真界達成了一個共識:反正他衰境無望,千年之內遲早歸於塵埃,受到天道的懲罰,又何必自己出頭斤斤計較呢?


隻有損失了人手的幾個門派還想著報複回來,可惜,虛空中要想圍殺一名強大的陽神,其難度之大,完全無法實現,人多了他不出頭,人少了殺不過,左右為難。


這些,他們心宗一行都是知道的,奈何師傅性子太倔,太過自信,卻是沒放在眼中;


黃觴咬咬牙,她唯一的希望是那幾個還有報複之意的門派能及時趕到,作為真君,她有自己獨-立判斷的權利,在和那幾個門派的接觸中,她早已偷偷透露了他們一行人的目的,現在隻需賭賭運氣,看那幾個門派是否還有這膽量;也不需來太多人,一,二個陽神,數名元神,就足夠有把握了吧?


為培養她千數年的師傅,她願意做一切。


感知到徒弟們已遠出五十萬裏之外,藍蔻道人龐大的神識一變,改感知為傳意,磅礴的意識衝擊以凡人察覺不到的方式充斥著整個豐穀星體,


“藍蔻遠來,還請夜帝不吝相見!”


神意不僅止針對星體,也包括四周空間,他這道神意一出,等閑千萬裏範圍虛空內,無人可以忽視;如此三次,方停下神傳,靜靜等候。


很快的,便有修士接近,還不隻一個,顯然,來的最快的不是正主,而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吃瓜群眾們,他們遠遠的聚在一旁,就差從納戒裏取出板凳瓜子美酒……


以千萬裏為半徑,周圍空間內還是很能聚集一些修士的,尤其是現在已經成為附近空域重點觀察對象的豐穀星,雖然他們不會再隨便出手,可必要的監視是有的;監視的對象不是夜帝,一個陽神又豈是元嬰陰神能監視的?他們監視的隻是豐穀星,其目的隻是想搞清楚夜帝在星體上搞出的動靜,究竟有何意義?


黃觴幾人滿懷希望的看向他們,都是本域修士,沒見到他們寄以希望的那幾個門派;其中元嬰七,八名,陰神三名,元神隻有一個,還打扮的怪模怪樣,讓人噴飯……


古樸,是這人給大家的第一印象。


在修真界中,穿著古樸並不少見,尤其是那些崇尚古修的老古板們,常常按古修士裝束穿著,以示對傳統的尊敬,同時,也借機拔高自己的形象;必須承認,古裝穿戴得體的話,那確實是非常有氣質的賣相。


但這人的穿著,卻很是怪異,明明一身頂戴穿著無一不是古修樣式,可搭配起來,卻總感覺滑稽中帶著牽強,不倫不類的,如果一定要用一句成語來形容,所有在場修士心中都是一個詞:沐猴而冠。


頭插木簪,這在修真界也不稀罕,一些隨性灑脫的修士往往就是這樣,把發絲一盤,一插了事;但這裏有個前提,那就是你的頭發要足夠長!如果是一頭半短發,發絲根本攏不起來,那就很尷尬,


更糟糕的是,這人有輕微的謝頂,很難相信修士之中會有這種症狀,別說是真君,就是築基金丹想控製自己的頭發生長也是件很簡單的事,但這人已是元神真君,卻不知為何如此?就像有東西常常從頭頂路過一樣,路過的次數多了,草也就被踩沒了?


這樣的腦袋,卻插了根木簪,效果可想而知,那根本就不是插,而是粘在上麵,晃晃悠悠,仿佛隨時會掉下來似的。


寬袍倒是夠大,麻布製成,沒有任何法陣布置其上,還算看的過去,敗筆在腿上,這人也不知道學的哪個上古年代的打扮裝束,沒穿褲子,一雙毛腿若隱若現,十分的惡寒!如果換個風華絕代的尤物,這搭配還是很有看點的,但換在一個男子身上,那視覺衝擊……


在場眾人中,也有幾個坤修在場,雖不至於臉紅心跳,卻無一例外的蹩過目光,太丟人,修真界的臉都被這人丟盡了,如果凡人看到堂堂仙人是這般模樣,還有幾個對修真心生向往的?


卻沒人敢出口取笑,因為他是元神,是在場所有修士中境界最高的,別說穿著打扮糟糕,他就是赤-身-露-體,又有何人敢發表意見。


這就是修真界!


品味排在實力之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