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2章 新劍脈
loading...

李績收拾起了一貫的散漫,吊兒噹啷,莊重的場合,就需要莊重的態度,這是規矩,不是私下裏的無所謂。


目光威嚴的掃了眾修一眼,他竭力控製住自己不要笑,安然說他笑的太難看,比皮笑肉不笑還不如,正式場合下還就不如直接板著臉更自然些。


唉,世人無知,不懂他的溫柔。


“我有一體係,得自西昭,今日招大家來,就是取長補短,拾遺補缺,集眾人智慧,看看能否為軒轅再創出一門劍脈來,此為軒轅萬世之基,對你等劍術修為也有幫助,不可輕忽……”


揚手一召,一隻玉簡出現在空中,緩緩翻動,


李烏鴉的劍術?眾劍修立刻提起了興趣,這可是能斬陽神的劍術,雖然他們也很清楚斬陽神需要的是更多其他方麵的積累,但劍修天生對劍術的興趣,還是讓他們竭力開放神識,努力在玉簡中找尋適合自己,有所幫助的東西,這一看,不由的大吃一驚!


這真的是一套完整的體係,而不是他們想象中的幾種劍術,內外劍都有,加起來還不得有半百之多!這還是李績刻意精簡過的,一些和軒轅重複的,或者他認為不合適的,自己還沒有研究透徹的,都沒拿出來。


拿出來的,都是他精挑細選的,經過實際戰鬥錘練的,有些甚至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東西在裏頭,這是寶藏,他從來也沒想過敝帚自珍,


修行這種事,就不是藏著掖著的事;你捂著絕學,就一定能比別人強大了?軒轅大帝的縱劍之術,傳下來超過萬多年,也沒見誰使得比大帝更精深犀利,就是這個道理,


同樣一種功法,同樣一門劍術,不同的修士學習,得到的也各不相同,還是那句話,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功法秘術;但不一樣的劍術也確實能為劍修們打開更廣闊的視野,能為他們的劍術體係提供更充分的選擇,從戰鬥力上來說,取得一定的提高也是顯而易見的。


這些軒轅大修,自進入飛來峰後便再也沒人下來,如此持續十來日,才陸續有功行淺薄者神魂不支,不得已而退出感悟;再過三月,便隻剩真君們和最出色的少數元嬰還在堅持,比如武西行,衝玄,寒方他們,


李績早就離了飛來峰,安心在軒轅城享受兩人的私密生活;


元嬰修士不是小學生,不用留在那裏一點點的講解,他也講解不了,每個人對大道的理解都各不相同,互有偏差,他李績的路也不是唯一的一條,所以,元嬰的學習就是提供一個基理,然後由得他們根據自己的方向去自我發揮。


當初三秦的心得,力士的經驗,也包括塵緣的過去未來經,天幹周衍術,都是直接丟給他,從不做過多解釋,就是怕因此而影響了他的方向,這才是修真界真正的傳承,而不是師傅什麽樣,教出的徒弟也是一個模子刻的。


青空界域各大派就很奇怪,與蟲族之戰如日中天的軒轅劍派怎麽忽然間就變的消停起來了呢?這不符合他們的性格吧?不是應該趁此機會大肆張揚,挾威出擊麽?


他們都準備好了讓出一部分利益,以滿足那個殺胚貪婪的胃口,不與正氣盛的軒轅做正麵交鋒,這怎麽卻忽然之間偃旗息鼓了呢?


這在李績的考慮之內,所謂盛極而衰,過度的膨脹會讓軒轅忘了自己是誰!隱患會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也包括盲目自大的心態,驕橫跋扈的氣勢,這些東西是看不見的,產生的危害也是隱形的,會在時間長河中慢慢發酵,最終在某個合適的機會爆發,予軒轅以重傷。


他沒辦法直接靠命令來阻止這些驕傲的劍修,他做不到,三秦也不行,所以隻有引導,新的道劍一脈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新鮮出爐,否則按照李績的設想,他還需要數十年來完善這個體係,現在看來,就讓這群家夥來幫他完善吧。


順便也收收他們的心!


遠征天狼,近剿蟲族,劍修在其中都表現出了強大的戰鬥力,為宇宙修真界刮目相看,這是好事,也是壞事;辨證上來看,當你風光時,要韜光養晦,當你低落時,要奮發向上,


韜光養晦,能讓你不至於成為眾矢之的;奮發向上,才可以不墜沉淪,流於普通。


李績在自己七百年修行過程中就一直這麽遵循著這個規律,所以,他能走到現在的高度;現在,他成為了軒轅領頭羊,當然要把自己成功的方式複製到軒轅上,


燃燒生命,綻放光華,那是英雄的事;軒轅從來就不提倡英雄,所以,燃燃頭發體毛就可以了,留待有用之身,以備急時所需,軒轅的未來還長著呢。


李績泡在自家宅邸,並不是貪戀溫柔鄉,老夫老妻了,久別勝新婚是有的,但對他們這樣的大修來說,不過是調劑生活心情的一種方式而已,不會沉迷其中。


最重要的是,李績需要對安然的修行做一個全麵細致的摸底,以找出如何擺脫現在這種停滯不前的原因;安然現在和他一樣,也是七百多歲,哪怕青春丹很有壽元潛力,最長壽命也絕超不過千五百年,對安然來說,她也就隻有七,八百年的時間可以積蓄。


要想上境真君,這個時間並不寬鬆!


數月朝夕相處,一起練功,攜手修行,哪怕李績並不長於此,但到底境界在那裏,見識眼光是有的,他很快發現了安然境界修為停滯的原因,


不是資源靈機的問題,李績留給她的靈機足夠她每日在玉清裏洗澡!也不是資質感悟的問題,安然資質不錯,能夠自創青春小道,感悟更是了得;不是身體的原因,雖然她不修體功,但嚴格來說,青春方向也可以算作體功的一類吧,隻是不走戰鬥方向而已……


是心境!


安然的心境發生了變化!她一貫的對修行長生無所謂的態度現在發生了變化,變化的原因無須多說,夫妻兩個都心知肚明,現在的問題是,怎麽讓她再恢複到以前的狀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