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規矩
loading...

朝天門之旁,有一座大城,名朝天城,人口密集,建築繁華,李績現在對城市沒有多大的興趣,隻是來到高百丈的朝天牌樓旁,憑吊先跡。


他一直有個心願,還是來自前世的執著,那就是-徒步天下!


來到這個修真世界,很多心願實現了,很多卻沒有機會,比如徒步!


他沒法找到一個能讓自己感興趣,又無牽無掛,孑然一身的環境來實現兒時的夢想,在青空,在五環,他如果徒步的話,恐怕就是場淨街之行,烏鴉所過之處,要麽人們望風而逃,要麽好事者跟隨景從,也就失去了徒步的真意。


重華界是個不錯的地方,沒人認識他,逐漸攀高的地勢也很有喻意,符合修士的心境追求,


這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他欲借徒步向上之機,全天運轉黃庭,衝擊元神!


從五環地心幼域吸收的龐大靈機本源,一直留在身體內無處渲泄,數十年過去,消化的還不足一成;雖然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在身體內停留久了會不會有什麽變化,但為安全計,也是時候專心練化的時機了。


黃庭經的修煉,他從來都是早晚兩次,單靠這種古老的方式,還不知要煉到猴年馬月,正巧他現在掌握了關於力量應用的一些新的技巧,於是便想著借徒步旅行之機,全天運轉黃庭,以期獲得突破。


修行,就是各種機緣巧合之下身不由已的選擇,比如他現在來到了重華界,比如他在看到這裏的登山之路後的徒步的衝動,比如身體內無處渲泄的澎湃靈機,比如通過纖星而領悟的另類力量運行方式,這一切的巧合下,結果的選擇也就是必然。


勉強,是修行中的大忌,必須避免,有經驗的修士在自己實在無事可做時,寧可去紅塵遊曆,去遨遊采風,也絕不會強迫自己在修行中的某個關口強行跨越,當然,那些被壽數所逼的除外,


何為運勢?天時,地利,人和,就可以去做,此為順天趨勢;逆天之舉也不是不可以做,卻不能常做,不能養成習慣,一副人擋我殺人,天阻我斬天的模樣,這樣的人,在修行路上走不長。


那些在某一方麵取得逆天成就,在一定範疇內改變了天道規則的大修,無一不是平時誠誠懇懇,偶爾顯露崢嶸的智沉者,他們在等待,在積累,在蓄勢……突然的爆發改變,然後又裝出一副天道乖乖仔的德行,再沉默,再籌謀……


所以在修真界中,崢嶸可以有,卻不能時時有!


偶露崢嶸是豪傑,時時崢嶸是瘋子!


這裏麵最關鍵的,就是分寸,就是度;李績在他修行的數百年中,最自豪的就是他的度,所以他總是能做到越境殺,總是能做到突出奇兵,但他卻總是能全身而退。


不明白的人,會羨慕,模仿他的修行理念,行事手段,但他們學的隻是皮毛,他們永遠也看不到他的各種順應,妥協,甚至逃避;如果把他的修行人生做一個表格,就可以清楚的發現,每過數十年搞一下,就是他的標準模式。


搞完了,就把尾巴夾起來,把牙齒藏起來,從獒犬變成京巴,在猙獰和可愛,凶殘和溫順中不斷切換角色扮演,尾巴夾起來,彈起時會更堅硬,牙齒藏起來,露出時會更鋒利,


不明白這個道理就成不了大修,就走不遠,所以三秦在青空時默默無名少有事跡,結果一遇大戰便能連斬陽神,而那些風頭甚勁,名傳左周的陽神卻少有斬獲,甚至自身難保。


這些東西,不是告訴你,你就能做到的,是習慣,是性格,是數千年修行中養成的進退節奏,出則斬鬼神,退可描畫眉,就是這類人的寫照。


李績在斬去趙廚子過去現在後,立刻便收起了爪牙,飄然遠行,離開紛亂的五環是是非非,就是知道臉露完了,接下來就該把屁-穀露出去,偶然讓人踹兩腳也無所謂,就像律正門的清規戒律。


他當然也有自己的目標,不斷的在隱忍和爆發中切換,不斷的挑戰自己的極限,天道的極限,就是想在這樣的節奏變化中,在積蓄和忍耐中,覷準時機,去恨恨咬一口天!


不想哮天的狗,不是好狗;一直呲牙的狗,就是笨狗!


要做一條和善,溫順,善解天意的體貼狗,暖心狗,乖巧的伸出舌頭去舔天道主人的脖頸,卻把鋒銳的牙齒藏在舌頭下,等待靠近動脈的那一刻……


現在,他需要強壯四肢!


並不是說,一定要在徒步的方式下才能順利的全天十二個時辰運轉黃庭經,其實也可以在宇宙飛行中,在洞府盤坐閉關中,這隻是一種感覺,


徒步能讓他感覺腳踏實地,走路能讓他感覺到生命的活力,這和飛行是兩種活動方式,你什麽時候看見過修士在飛行中揮胳膊動腿,張牙舞爪的?都是身體不動,純粹靠體內法力運轉,而步行中,你卻可以感覺到身體每一個細胞生命的跳動,


李績想改變黃庭經的運轉時間規律,所以,他選擇了生命的跳動。


這是他在成就陰神後在功法方麵的一次嶄新的嚐試,原因有很多,包括修為,陰神體上的進展緩慢,也包括在對戰趙廚子時,他對自己全力之下的攻擊力度的不滿。


在其他修士看來,他已經做到了之前陰神真君對陽神時不可能做到的成就,對大部分人來說,能和陽神過手已經超出正常的認知,能在戰鬥中滅殺陽神現世已經是奇跡,足以讓人自豪。


但李績不這麽想,在他看來,當他的出劍被對手阻擋,不能一錘定音,那就不是好劍!


他可以暫時在境界層次上沒追求,但絕不會停下在攻擊殺傷力上的腳步,現在的他,因為在無鋒自主神識道境,和力量本質上的巨大突破,讓他的攻擊力比之前有了近乎質的提高。


現在,就是他把修為提上去,為這種提高提供法力本源的支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