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老龜
loading...

第三名金丹是個農夫模樣的中年,“這地方我頭些年曾經來過,湖中有些神異,好像有隻老龜常年在此修行,境界神妙;當時我怕打擾到它,所以匆匆退去,也不知現在是在也不在?”


領頭的金丹老者歎了口氣,“白-羊師妹既不願意再走,也罷,誰又肯終日做那豚鼠暗行!


我們就在這湖泊之畔,布一幻陣,逃得此劫最好,若逃不過去,大家就一起走吧!”


曾經威名赫赫的天狼人,縱橫宇宙十數萬載,誰能想象他們還有今天?


曆史中,榮耀與他們無關,現實中,災難卻與他們緊緊相連!


這就是修真界,榮耀利益永遠歸於最強者,而在最強者的後麵,卻有很多像他們一樣的苦苦掙紮的群體,可不是每個天狼勢力,天狼人,都能在曆次劫掠中賺的盆滿缽滿!


這是一群誌同道合的人,說不上有多正義,事實上,他們之前所做的,也無一不是強買豪取之事,隻不過還算是有底限罷了,他們不願意跟血柳宗走,哪怕他們有渡空浮筏,隻是不願意承擔這完全不可測的遠涉風險而已。


於是就在湖泊之畔的葦蕩中,竭盡全力布置了一個他們認為最有可能躲過元嬰修士的幻陣,一群人盤坐在幻陣中,也沒了修練的心情,看雲卷雲舒,看潮起潮落,湖泊雖不大,但十數萬丈方圓,山風吹來,碧波蕩漾,也別有一番意境。


待得夜色深沉,明月高懸時,一頭龐大的黑影浮出水麵,雖隻露出了一團龜殼,可巨大的頭顱抬首望月,吞吐光華,不多時,整個湖麵便如攏罩進薄霧之中,朦朧不可見!


漸漸的,在湖麵之上,和明月遙相對應的,升起了一顆磨盤大小的珠子,青色柔和,有氤氳之氣,光華內斂,仿佛和天上明月產生了某種勾連,如胎-胚一般的律動縮漲,充滿了一種平和安靜的生命力量,


這,應該就是老龜的獸丹。


靈獸修行,各有其妙,有煉丹的,有凝血的,有鍛骨的,依其本性,遵其神通而各不同,倒是沒有什麽統-一的途徑,


龜類,通常都是吞吐獸丹修練,因其生命悠長,也是很適合這種緩慢增長修為的方式,吞一夜,睡白天,如此交替循環。


這些,都是依靠本能行事,卻不像人類修行那樣複雜,所以,這樣的靈獸,它們依仗的,一為強悍無匹的身體,二為玄秘莫測的神通,對付一般同境界人類修士還可以,但若對上那些真正的人類強者,則不堪一擊。


人為萬物之靈長,可不是一句擺設話!


君子應天命所生,行則不如駑馬,遊則不如豚魚,攀則不如猿猴,竟忝列靈長之首,何也?


所以,在這個修真世界,靈獸古獸的地位可遠不如凡人傳記所寫的那麽神異!


人怕靈獸,而靈獸更懼人呢!


“好丹!齊師兄你看,這老龜之丹有多少年了?”


一個聲音從幻陣之上傳來,白-羊等坐在幻陣中的修士這才察覺,抬頭一看,兩名灰袍道人正淩空懸停在幻陣之上,數裏之外,一條中型浮筏靜靜的飄浮在夜空中。


白-羊等人麵如死灰,它們仗之以憑的幻陣,竟在人家眼中屁都不是,就這麽靜悄悄的來到身邊,他們卻遲鈍如物,互相之間的差距,也不僅僅是境界問題。


“三千年!在獸中之丹來看,品相也算是不錯的了,重要的是這老龜雖進境緩慢,但卻不急不燥,所以成丹中-正平和,適用性極廣,是枚好東西!”


兩人旁若無人的品評,絲毫不以老龜為意,因為他們能清晰的感覺到老龜現在的境界也不過才相當於人類修士初入元嬰而已,如果再考慮鬥戰能力的話,這老龜在他們眼中沒有威脅可言,隻不過是一種商品,可以拿來買賣使用的囊中之物。


這就是大部分修士對靈獸的看法。


“它好像對我們並不畏懼,是無知者無懼麽?”


“也許它覺的以這湖泊之深,足已應對我們?魯師弟,怎麽,你也有興趣?”


魯姓修士歎了口氣,“虛空艱難,耗時長久,你我敗軍之將,又走的倉促,在啟程之前,多一份儲備總是好的,難不成還把它留給五環,玲瓏?”


齊姓修士點頭,“天予不取,必受其咎,魯兄稍等,我先把腳底下這些螻蟻處理一番!”


說罷,虛指勾劃,立成方圓,白-羊等人辛辛苦苦布置的幻陣,頃刻間卻變成了一座禁錮他們的法陣,而他們,卻根本沒有掙紮的餘地。


禁住了小爬蟲們,兩人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老龜身上,齊姓修士道:


“此湖深不可測,深達萬丈,其下是否還有地穴通往他處尤未可知,魯師弟寒冰之境凍輒千裏,不如你我合力,你斷其退路,我擒其軀體,如此,靈丹可得!”


“善!”魯師弟撫掌而笑。


都是久曆戰鬥的修士,雖然看不上老龜的戰鬥力,可他們也不會就此一人出手,另一個看熱鬧,兩人合力,速戰速決才是正理。


那老龜還在吞吐月息,似乎對岸上的修士毫不在意,也許是自持天時地利,也許是不通人間險惡;魯師弟也懶得細想,道境延展過去,頓時湖水凍起十數丈的冰層,連老龜一起,錮在了湖麵。


冰層方起,一件傘型寶器已滴溜溜的飛了起來,來到湖麵上空,罩定老龜,其中血氣翻騰,狼嘯如嚎,奪人魂魄,


老龜天地靈物,身軀堅韌,正麵攻擊不妥當,先晃其靈智,再奪其魂魄,最後再收其獸身,方為正理,兩名天狼元嬰久浸殺-戮,這些手段把握,是分毫不差。


不同於修真戰爭中的真君滿天飛,陽神頻繁現,像這樣偏僻的地方,戰爭之前也就是築基修士駐守的地方,兩名元嬰的出現,幾乎就可以決定一切。


幻陣之中,一群修士悲哀的看著這一切,老龜的遭遇,未必不是他們引狼入室所至,但真正想起來,這方宇宙,又有哪裏是絕對安全的?


薄霧散去,月光下的湖麵泛起銀光,秋毫可見,那老龜不急不忙,大嘴一張,卻不是如眾人所想的那般收起獸丹,反而張口一吐,銀光似電……


那,竟然是枚飛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