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靜思
loading...

軒轅真君們在拿下神月天驕後總算是有了一段休閑的時光,剩下的麻煩交給元嬰金丹們,這是培養的必須方式。


於是紛紛各奔東西,有去五環大陸看別人打架的,有去玲瓏見識上界風光的,還有遠去皎白欣賞異域美景的……真君,是一群很難固定於某處的特殊存在,不僅隻軒轅,其實各家各派都一樣,比如無上伽藍,早有真君外出遊曆,就是不想錯過這樣難得的機會,畢竟,五環星域越飄越遠,這裏,終將永別。


和其他真君相比,李績反倒一反常態的安靜,他哪兒也沒去,就留在穹頂雪峰上,恢複了他自還未踏入道途時就有的習慣,每日揮劍,登山,當然,都是在自封法力的前提下,他又開始感受凡人的感覺,感受汗水,感受肌肉酸痛,感受在大汗淋漓後一次冰浴的舒爽。


然後,再開始運轉黃庭內景經對陰神的滋補,這種熟悉的修練方式讓他心情愉快,他又找到了一開始修道時那種貼合自然的感覺。


修真,就應該徹底和凡世割裂?這是他一直抱有疑問的地方,一直以來,他都在有意無意的抗拒這一切;元嬰之前他做的很好,但元嬰之後,因為境界的突飛猛進,他開始越來越被那些所謂的修真法則所約束,被天道秩序所禁錮,反而丟了作為凡人時的那種天不怕地不怕!


這不是真正的他!


他想找回過去的自己,無所畏懼,不是在戰鬥中畏懼,而是在大道選擇,劍術修行中的固步自封!


腦子是個好東西,可不是每個人都有!哪怕是修士,也會在長年累月的修行中把自己不再當成人類來看待,他們的思考方式變的很修真,這並不算錯,可是,用修真的思維去思考修真,也就永遠也脫不出固定的模式,雖然好像千變萬化,實際上卻萬變不離其宗。


用凡人的思維去思考修真,這也是個笑話,但如果用前世科技時代的方式呢?


在某種意義上,外行的話也未必全是廢話,李績不會想著去推翻修真界存在數百萬年所形成的那一套東西,那根本不可能,也不現實,他隻是想著,在每日登山揮劍,揮灑汗水之後,用一種相對來說不那麽修真的角度去看待修真,期待從中找出一條更適合自己的路。


劍術,又回到了它原來的本質--速度,力量,無視一切的速度,無堅不摧的力量!這是李績在築基時追求的,沒想到現在到了真君,他又拾了起來。


單純的提高速度已不可能,因為他現在的衝脈已經做到了極致,也就是說,出膛速度已經固定,變化不會大,他現在在練習的,是通過不同的大道意境來提高速度,也就是說,就像一枚裝有發動機的導彈,在飛躍的過程中不斷的加速!


所有這些,都需要不斷的實踐,好在現在的李績有的是時間。


他希望達到的目的是,在鬥戰中不再肆意浪費自己的道境認知,既耗法力神魂,又容易被人針對,他希望把道境蘊藏在飛劍之中,飛行時提速,著體時爆發,這樣在其他人看來,可能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飛劍。


時間,堅定而緩慢的流過,五年匆匆而過,軒轅的勢力範圍在數年的深耕中漸漸的平穩,不甘心失敗的勢力要麽被鏟平,要麽遠走他鄉,但哪裏又是桃源之地?


漸漸的,狼嶺和雪嶺兩條巨大的山脈成了無數異見者逃避打擊的好去處,這是中低階修士的選擇,而一些高階修士則直接選擇了離開五環,去宇宙中飄泊,等待他們的,是艱難的未知。


這一日,李績來到神殿,給正忙於案頭工作的大象泡了一壺茶,大象端起杯子呷了一口,皺了皺眉,還是那麽的難喝,


“你是故意的吧?就沒聽說有修士泡不好茶的!你如果不願意做,沒人逼你,何苦做出這副粗手粗腳的架式?”


李績就笑,也不說話,又給大象斟了一杯,


大象看看他,歎道:“要走了?這次準備去哪裏鬼混?還是回左周看媳婦?”


李績笑笑,“都老夫老妻了,哪有那麽多的兒女情長?打算先去玲瓏看看,用了別人的修士,總要去道聲謝,然後,隨便走走,估計往左周的反方向,聽說那裏也有不少的界域存在,還有劍修傳承。”


大象沉默不語,相處了幾百年,他太清楚這個以前的弟子,現在的師弟的脾氣,一旦決定,是誰也勸不回;其實他很羨慕這小子的瀟灑的心態,對任何事都不留戀,說走就走,隻是,他現在已經和自己一樣是陰神的存在,論戰鬥力怕還遠在他之上,也再不能像之前那樣管教於他了。


李績仿佛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麽似的,“師叔,在我心裏您永遠是我那個嚴肅到古板的師叔,不管我未來走到哪一步!


我對自身的未來有些困惑,要想找到答案,已經不是誰能開解得了的,所以,隻有外出放鬆心情,在飄泊中找到真解,您也知道,我的脾氣,如果憋在一處閉關,就算是憋到死,也是憋不出什麽來的。”


大象點點頭,一名修士的成-長有多快,從眼前這小子的身上就讓人感歎歲月的神奇!曾經在中條福地身負重傷,孤獨待援的小築基,現在已經成了自己也指點不得的大人物,這是修真的奇跡,他很高興,有幸能見證這一切,並在其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小鷹羽翼已成,未來的軒轅,也指不定還要靠他呢!


“宇宙無垠,奇人異士眾多,出遊在外,最重要的是多看少動,另外你那張嘴也要管住,別有的沒的都往外噴!


劍修傳承麽,有當然最好,沒有也沒必要執著,隨緣就好。


走的遠了,就要想著怎麽回來,這方宇宙走丟了的修士可不算少,就像咱們內劍那位陽神,一走二千年,是蹤影皆無,你可不要學他!”


李績展顏一笑,“師叔,你說話怎麽這麽像個老頭子,你還不老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