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血染神月
loading...

缺月第一個衝出地表,他衝出後的第一個動作不是動手劈人,而是抖手再放出一套陣盤--反曲七傷陣!


反曲七傷,是一種內曲阻斷法陣,能瞬間遮斷主陣塔和山門大陣之間的聯係,當然,受限於倉促的布置,是不可能和山門大陣硬抗的,便隻能有三息作用時間,過後自消。


缺月,要的就是這三息時間!因為在對手的大陣中,最危險的,不是對方高階修士,而是這個存在了上萬年的山門大陣的對內攻擊能力,必須第一時間毀掉,否則軒轅的傷損就無法避免。


僅一息後,反曲陣成型啟效,同時無疆長弓等四名外劍真君已在山門內站位組劍陣--陰陽衝虛陣!


缺月毫不猶豫,把手一招,背後劍匣劇烈震動中,一枚飛劍騰空而起,和其他四位真君的飛劍聚成一體,劍陣威力加成之下,虛空生陰,衝頂為陽,神月主陣塔在此天地一劍下被劈個粉碎!


數道身形從主陣塔破碎塔體的飛濺中衝了出來,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另一套劍陣--誅仙劍陣!


內劍三人緊跟外劍之後,前後差距不過一息,這裏缺月的飛劍將將劈上陣塔,那邊廂內劍的誅仙陣已經成形,上洛輕斥一聲,以他劍指之處為敵,三枚飛劍循蹤而至!


可憐那名神月真君,才衝出陣塔,已覺心神失聰,眼見飛劍劈來,化身難出,真體難逃,一身的本事發揮不出三成,被誅仙殺意禁錮的渾身無力,本體防禦更在無堅不摧的三道劍光下被捅成了篩子。


上洛飛劍一引,仙陣走位,殺劍兜轉,七,八名神月元嬰哪裏能擋住這世間的凶厲,便像糖葫蘆一般,被穿成了串串,


缺月劈碎陣塔,飛劍迴環,再一看,眼前已沒了目標,嘴角抽了抽,罵道:


“你們去遠些!道境衝突!”


神月真君們出來時,看到的就是眼前這麽一副人間慘劇!


“左周高尚之士,軒轅欲要斬草除根,斷人傳承麽?”一名真君悲憤道。


長弓劍下不停,哂笑道:“你猜對了,神月天驕不是被斷傳承的第一家,也不是最後一家!順便說一句,軒轅也不是高尚之士,這頂聖人帽子,軒轅不戴!”


神月真君和元嬰們發起了悲壯的反擊,事已至此,妥協已不可能,這已不是傳承的問題,而是一個門派脊梁的問題,這種時候認輸伏首,不僅門中弟子會看不起,便是他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但是,山門大陣內一南一北兩個劍陣的存在,互相配合,交錯襲殺,又有陽神的存在,很快,神月真君凋零殆盡,隨著轟然聲響,山門大陣在主陣塔被毀的前提下終於再也支持不住,早已在外等待已久的軒轅元嬰劍修們一擁而入……


大局已定!


神月天驕,在損失了絕大部分真君後,終於選擇了放棄,等待他們的,將是又一次的清-洗,即使劍修冷酷無情,但對放下武器的修士也不會狠下辣手,修士,總是有很多其他的替代方法,生命能保證,道途則肯定不能,這就是規則。


在西域,神月天驕山門被破,真君無一幸免的消息,以極快的速度擴散到了周邊,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那個鬆散的聯盟便如驕陽化雪,瞬間崩塌,一夜之間,各門派高層齊上穹頂雪峰,稱臣上表,軒轅所領區域,在天狼界域陷落三年後,終於歸於一統。


不是最快的,但在所有區域中倒也可以排在前列。


至此,軒轅劍派在五環界域上的大事已定,剩下的就是如何去收心,去分化瓦解;整體而言,軒轅從來也不是一個對下嚴苛,恨不得刮地三尺的門派,他們更看重的是治下勢力的向心力,執行力,不過這些,恐怕就隻能靠時間慢慢磨了,不是劍能解決的問題。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大派的臣服對小勢力來說就更加的壓力沉重,在之前,反抗侵略是主流聲音,現在麽,建設和-諧修真是大勢,雖然身負血海深仇絕不妥協的還是不少,但已經不再像之前那般的燎若星火,最起碼,不用東奔西走,疲若奔命。


每一天,都有軒轅弟子整裝而發,外出處理變故,元嬰有寒方,衝玄,武西行等,金丹也有重樓,重嬰,更有眾多的玲瓏劍修和他們在一起,爭戰,成了他們的日常生活,在這裏,沒時間給你修練,閉關,成-長的唯一途徑就是外出戰鬥


玲瓏劍道的修士在戰鬥中成-長的很快,這不稀奇,他們底子在這裏,隻要跟著軒轅劍修行事,自然就會很快學會那種不羈的縱意;當然,死傷不少,退回玲瓏的也有些,但剩下的這些人,十數年後就會真正具備劍者的氣質,數十年後便會和軒轅劍修沒有二致,尤其是低階弟子們,他們是最容易接受軒轅理念的一群。


看著這些年輕的麵龐,李績也能感覺到他們的朝氣,這一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缺的是什麽!


是朝氣!是無畏!是勇於嚐試!


這些東西,才是他一路走來讓他受益最深的東西!那些天馬行空的劍術的暢想,無拘無束的對自身道途的外行規劃,充滿靈性的鬥戰手段……這些,在自己境界越來越高時,卻漸漸的離開了自己!


他開始變的隨波逐流,開始因循守舊,開始錮守這樣那樣的禁忌,在前人的路上苦苦掙紮,生怕走錯一步,數百年修行盡失!


需要這樣小心翼翼麽?


修士的路,便是這樣在不斷的反省,不斷的糾偏中艱難前行,沒有哪一條路就一定是對的,或者是錯的;最終的結果便是成就了每一名大修的與眾不同,越是往上,就越獨一無二。


唯一不能失去的就是銳氣,永不放棄的進取精神,那會讓修士止於平庸,對李績而言,陽神可不是他的終點。


我還年輕著呢,李績這樣告訴自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