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五環
loading...

反空間法陣浮起微光,可以通行了!


二百餘條可以在反空間通行的大中型浮筏依次排開,從低階修士開始,


這次達成的最後協議,對修士數量有嚴格的限製,元嬰及元嬰以上都放走,你不放也不成,元嬰修士就已經可以虛空熬遊,也關不住人家,


限製的對象便是中低階修士,金丹三百名,築基二千七百名,這三千名修士在四派低階修士群中,連半成都不到,也就是說,絕大部分都隻能留下,沒的選。


這些低階修士腳步機械,如行屍走肉一般,沒有一個人,敢回頭看看廣場對麵數萬名朝夕相處的同伴,他們怕隻要看一眼,就再也邁不動雙腿。


每名離開的修士,都有嚴格的攜帶財貨數量限製,築基就隻能帶走兩枚納戒,金丹能帶三枚,元嬰四枚,依此類推,帶的最多的陽神也就隻能帶得七枚納戒,當然,修士可以攜帶走-私的方法有很多,也不可能盡查,實際上,天狼人能帶走的,肯定要比納戒空間中的多的多……


無相陽神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他留戀的久久凝視天狼界域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這方界域,因為幼域的靈機勃發而獲得了新生,諷刺的是,作為主人的他們卻不得不離開,享受不到這種變化對族人的幫助……


是我們的行為方式錯了麽?如果沒有幼域?如果沒有搶掠?如果在初期的資源積累達到一定程度後就收手依靠旺盛的靈機做個本份的修真星域?會怎麽樣?


沒有答案!


最後一條大型浮筏消失在反空間法陣中,也不知天狼人在那邊動了什麽手腳,法陣迅速崩塌瓦解,這是為防聯軍的尾隨,很小心!


喬山一聲令下,在天空中盤旋的數千聯軍修士一湧而下,把整個穹頂雪峰圍了個嚴嚴實實,水泄不通,


“把他們帶出去,開始甄別!”


現場還有六,七萬天狼低階修士,在修真世界,大規模戰爭結束後,這些低階弟子的處理就是個很大的麻煩;不可能都殺了,有傷天和,但更不可能放任自-由,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是心懷仇恨,讓他們成長起來,這片界域將陷入無窮無盡的麻煩,內戰之中。


比較成-熟的做法是圈養他們,比如找幾個無靈機的小星,讓他們在晉級無望的狀態下結束這一世的生命,因為都是低階弟子,所以不用考慮他們會通過虛空逃離。


這種強行剝奪他人修行權利的做法很殘酷,但卻無法避免,哪怕是陽神衰境,你也看不清楚人心,在修士之中,具備忍辱負重能力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不管他們如何表現,是殺同門立功,還是當帶路黨,實際上你永遠都無法判斷在未來他擁有實力時會不會反咬一口。


要密切的監視他們中的每一個人,既做不到,也沒必要,這一點,聯軍上上下下都很清楚,就連一貫以慈悲展於世人麵前的佛門,也沒提出反駁意見,沒法提,別人一句話就能噎死你:哦?佛門大慈大悲?那這幾萬人就讓他們剃光了頭入你佛門吧?


你接還是不接?


金丹築基分開,每五百人一群,有幾名聯軍修士帶離,帶到穹頂雪峰下的隔離帶中,在哪裏,他們會接受甄別造冊,最終會被帶到某個凡星上孤獨了此殘生。


當然,天狼人也可以有一種辦法來獲得自-由,和他們的家人團聚;那就是自廢丹田,淪為凡人!以曆史上的過往星際戰爭經驗來看,會有很多築基修士在絕望後選擇這條路,因為築基的生命和凡人比,終究也多的有限。


處理此事的都是小勢力聯軍修士,因為穹頂雪峰的一切已經和他們沒什麽關係了,他們在這樣的任務中還會撈一筆,因為幾乎每個天狼人的納戒,都是他們畢生的積蓄!


反抗此起彼伏,隨時都在發生,但築基的反抗在元嬰修士麵前就是小孩子的玩鬧!


鎮壓是血腥的,根本沒有審判,區分,憐憫,任何異動都隻有一個結果-死!


其中最激烈的,甚至有一群五百人同時逃竄的事件發生,結果便是全軍覆沒,然後那幾個聯軍元嬰又神色如常的過來接收下一批!


大派修士都留在穹頂之上,沒有人為這樣的慘景多說一句,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天狼人占領了他們的母星,他們連這樣的待遇都沒有!


遠的不說,近看皎白那五個失陷的界域,低階修士就幾乎被屠戮一空!


報應也好,因果也罷,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喬山誌得意滿,無上的聲勢在這一刻達到了空前絕後的高度,他神意明傳,


“我代表遠征軍,代表左周,雙子,大千,皎白,玲瓏,五係修士,在此宣布,從今日起,天狼界域改名稱為五環!以此紀念五係在這次遠征中的精誠團結,萬眾一心。


從今日起,改年號為五環元年,以此紀念!”


下麵的歡呼聲,稀稀拉拉,有氣無力,除了少數無上一脈的修士拚命捧臭腳,其他星係修士幾乎都是漠不關心的表情,仿佛在看一場鬧劇;


這就是修士大軍和凡人軍隊的區別,他們更理智,更敏銳,更自律,站的更高,看的更遠,想的也更多,卻是休想拿簡單幾句話就能刺激到的,要想真正刺激到他們,你得拿出利益來!


沒有誰是為了熱血而來,也沒有誰是真為了子孫後代數千年的和平而來,更沒有誰是為了所謂的義氣,公正,正義而來!他們打的是維護正義的幌子,行的卻是另一種強盜的邏輯,誰不知道誰呢?


知識越多,越難搞!


喬山無奈的停下他的宣言,心中不滿,可也沒別的辦法,沒見其他那二十餘位陽神正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他麽?


他知道,現在大家的心思早已不在這裏,而在天狼,哦不,在五環肥沃廣闊的無主土地上!


仗打了,血流了,現在該分果果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