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沉悶
loading...

雙方的攻防戰開始陷入了僵持。


僵持源於各方自以為是的底牌,聯軍高層在等待天外的那顆隕星!天狼人則在期盼每十年後的防禦加成,以及天狼界域逐漸累積的廣泛的抵抗情緒。


當然,這種情緒隻存在於極少數的高層知情者當中,作為一支軍隊,下麵的棋子們是不可能知道這些核心之秘的,凡世修真都一樣,會影響士氣的。


所以,應該有的攻防仍然有條不紊的進行,這也是一個極難得的鍛煉實戰法陣相鬥的機會。


三秦和幾個陽神帶著一群最頂尖的各係陣法師來到那處廢棄山門,地心的變故已經傳到了長老團高層,對此,陽神們極度重視!


他們最先接到的是那幾個雙子修士的報警,在馳援途中,撞上了衝出來的眼燈和上洛,措手不及之下,堅韌冷血的天狼元神選擇了自裁!


他知道跑不掉,別說大批的聯軍支援,單隻那名劍修陽神就讓人絕望,他悍衛了自己的驕傲,也悍衛了天狼的榮譽。


但幼域的秘密總是遮掩不了的,在上洛的介紹中,長老團意識到了其中蘊含的危機。


幾乎每一個聯軍陽神都來過此地,各使奇術,要找出通往地心的道路,但讓人失望的是,不管哪個門派,哪種道統,在這裏均撞了個頭破血流,他們終於意識到,這恐怕不是他們這個境界能解決的問題。


問題越發的嚴重,在徒勞無功的折騰了幾個月後,長老團決定使用最簡單,最無奈,也是最笨的法子--挖洞!


反正有這麽多的修士閑著,不用白不用。


在這個修真世界,修士挖洞還是不難的,尤其是最低層次都是元嬰級別的情況下,他們沒有破不開的岩層一說,也沒有如何把土石帶出洞穴的問題,每個人都是大號的挖掘機,還是自帶裝載翻鬥的那種。


但挖掘行為在超過二萬丈後還是遭遇到了困境,不是地下水的問題,也不是岩層太堅硬的問題,而是,二萬丈下已經進入那名天狼大能的防範範圍,因為極度旺盛的靈性之源而造成的土石層自我回複增生的窘境。


這已經是屬於更在真君層次之上的道法範疇,哪怕是陽神也無法根除,而現在的這個深度,距離地心的位置還不足萬一!


這是一次注定無法完成的挖掘。


在找到破解這個道法的方法前,挖掘已經沒有意義,看著修士們逐次退出洞穴,上洛一臉的煩燥,


“就這麽算了?”


三秦神情不變,“上界大能之術,非我等能破解,我們長老團的判斷,這應該是數萬年前天狼的一位五衰大能所布,相差太遠,暫時也無能為力!”


上洛愁道:“我可和那小子說了,便即使困在裏麵,外頭的人便是挖,也能把他挖出來!現在難道食言麽?


這次也怪我太衝動,本來他是不想進去的,看我進去了,才馬上跟隨,結果我特娘又被搞出來了!早知如此,不如換我留在那裏還要好些!”


三秦瞪了他一眼,“你還知道自己衝動了?我三番五次警告於他,卻忘了警告你,結果就搞成這樣!


不過我倒是覺的如果一定要留個人在裏麵,我寧可留他,也不會留你!”


上洛不服,“那小子境界還不如我,師兄以為我還不如他?”


三秦道:“你還別不服氣!置之死地這種事,他比你有經驗!他能活著出來,這個我有信心,至於你麽,老子就準備給你找塊風水寶地了!”


洞穴口傳來一陣嘈雜的爭吵聲,三秦把眼望去,原來是有幾個贔屭出身的元嬰在那裏和人爭吵,要繼續挖掘下去,他知道這一定是李績在贔屭中的那幾個狐朋狗友,於是溫聲傳道:


“暫時停止挖掘並不是放棄,長老團一直也沒停止過在這方麵的努力,另外,李績在地心安然無恙,你們也無須太過擔心,都回去吧!”


玄元人妖等幾個不情不願的離開,雖然有些抗拒,但李績本門的陽神劍修發話,他們還是要聽的;他們之所以堅持,還是認為是贔屭修士拖累了李績,否則聯軍近萬人,為什麽偏就李績第一時間趕到?


隻有鬼琴猶豫了下,終究還是來到三秦麵前,把之前李績對趙廚子的懷疑說了一遍,他沒有證據,所以大都隻是自己的猜測,等他走遠,三秦才和上洛麵麵相覷,這怎麽,又和贔屭顯聖尊者扯上關係了呢?


關心李績的,也不僅隻是軒轅同門,贔屭星盜,修道這麽些年下來,好歹還是有幾分人緣的,


比如留香,隱約聽說此事,偷偷的下了卜卦,卻隻見那卦盤滴溜溜亂轉,全不消停,就如那人踩滑板亂飛一氣一樣……


比如觀漁,聽過就算,對身旁的師弟說道:“好人不長命,害蟲萬萬年,那人若掉根汗毛,我把這法陣陣盤都吞下去!”


比如武西行,愁容不展,心話,這烏鴉有朝一日出來,怕就不是陰神,而是元神了,這境界是越差越遠,可怎生追趕才是?


比如燕信,把眉一皺,這小子不會是為躲劍道之主的差使,故意使個障眼法躲起來了吧?這種沒下限的事,他幹的出!


時間,便在看似無聊中慢慢過去,這期間也有些不同的變化,玲瓏上界開始有保留的參與進了對穹頂雪峰山門大陣的進攻,但人數從來也沒有超過玲瓏道可戰實力的三成,並且是輪換出戰,鍛煉修士的目的很明顯。


寶船浮筏又開始漸漸的多了起來,這是大後方在得知小行星一役後的戰略補充,不過宙行寶船是沒有的,多以大中型浮筏為主,有了玲瓏上界的反空間出口,即使是遠如左周,交通都變的便捷起來。


當然也有人員上的調動搭配,不少大派都開始了各自的輪換,其中也包括軒轅。


大象和燕二郎假借運送物資浮筏為由,也來了趟玲瓏,並且就地找出千般理由就不想走了,結果一個成功一個失敗,燕二郎如願以償,大象則在三秦的臭臉下铩羽而歸,如果李績看到這一幕,怕是得笑上好幾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