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殘酷遊戲七
loading...

軒轅劍派,聞廣峰安魂堂。


便是一貫冷厲,見慣生死的執守道人,在眼見又一個魂燈驟然熄滅時,也不禁歎了口氣,短短不到十日功夫,軒轅劍派四十五名傑出的劍修已經命歸黃泉。


其中內劍一脈九名,外劍一脈三十六名,已經有多少年,軒轅沒出現過如此摻烈的損失了?


降紫峰,


方華真人處理公事的大殿內,一眾高階修士同樣麵色難看。


方平真人垂頭不語,大希真人沉默寡言,那名來自定軍峰的真人則是怒發衝冠,背後的劍匣內隱隱劍嘯嘶鳴,燥動的靈機仿佛要掀開殿頂一般。


這是莫大的恥辱,什麽時候,驕傲的軒轅劍派眼睜睜的看著門中新血被人屠戮,卻束手無策,隻能袖手旁觀了?


但這就是修真界,強如軒轅劍派,也斷無可能就此向牽昭,玉清,雲頂,太清,廣陵五派同時宣戰。


他們迫切的想要報複,但在北域寒洲,幾乎一家獨大的軒轅劍派又去哪裏尋找這五派修士的行蹤?至於遠去它域尋人麻煩,那就是門派爭伐,又豈是輕易可以啟動的?


金丹以下劍修雖境界低微,但卻是基石,是未來,是門派傳承的必不可少的一環。


尋軒轅劍派低階劍修下手,這恐怕也是五派精心策劃的,即能讓軒轅感覺到痛,又不至於輕啟全麵爭伐,這種感覺,無疑讓在座各位真人進退兩難,空有滿腔怒火,卻無從發泄。


掌門方華真人從殿後轉出,麵容苦澀,


”畫眉真君,上洛真君,無疆真君法旨:著各人各歸其位,各守其職,禁擴散,禁衝動,禁跨界;方平真人消去夕照峰職司,自入飛來峰領苦戒百年,方華真人消掌門,於衝霄樓待罪。“


軒轅劍派真君不少,總有十好幾位,但大都遨遊天外異界,門中駐守的,便隻畫眉,上洛,無疆三位;故此這三位的聯合法旨,便是軒轅至高無上的聲音。


幾位真君的意思很清楚,牽昭這次的謀劃,未以眾淩寡,九宮試煉都是單挑模式;未以上欺下,都是築基,融合修士;也未采取下三濫的手段,比如毒,蠱。就是堂堂正正的陽謀,是在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所以,軒轅得認。


但軒轅真正正式弟子,便隻內劍不足三百名,外劍二千名,這眼看百名優秀弟子盡喪,沒有幾個夠份量的來頂罪,又怎麽可能輕易含糊過去?


方華真人倒沒什麽怨言,這事發生在他的任上,責任卻是推捼不了;取出掌門印鑒置於案上,黯然而去。方平真人同樣如此,飛來峰罡風澗可不是什麽善地,即使以他元嬰真人的底子,百年下來,不死也得脫層皮,但禍起於他的失職,也沒什麽好說的。


隻是這掌門之職,說不得又是一番你推我讓。


………………


東海臨洲,莫幹湖。


今天,已是羅浮真人來廣陵宗的第十日,這些時日,羅浮遍遊莫幹湖美景,與廣陵上修談玄論道,過的也是逍遙;隻是再逍遙的日子,也有離去的那一天。


玉樞真人滿飲一杯茶,”師兄請。“


羅浮真人舉杯回敬道:”好茶,莫幹紅茶,名不虛傳……我觀師兄臉色,莫非有何不如之意?“


玉樞真人略一滯,苦笑道:“方才接到宗門傳信,我廣陵弟子入九宮者,已薨三十七人矣。”


羅浮真人神色一黯,安慰道:“我昨日接到的消息,太清教也有十九名弟子身亡……嘿,看來軒轅劍修這是在搏命了。”


“我心中總有不好預感,按照往年慣例,不過十日功夫,傷亡不應超過十人才是,若依此下去,等九宮試煉結束時,我廣陵豈不是要全軍皆沒?為達消減軒轅目的,這付出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羅浮真人搖搖頭,“師兄此言差矣,你隻算廣陵損失,可曾想過軒轅損失幾何?我敢斷言此時九宮界的軒轅劍修必已傷亡過半,越往後威脅越小,如何能按比例來計算?


況且,有那三家頂在前麵,又到刺激九宮界靈之時,規則一旦變化,牽昭,玉清,雲頂必全力攻撲,基本就無我等兩派什麽事了,師兄還請放寬心。”


這次聯手牽昭,若沒有太清教一旁施加影響,廣陵宗原本是不會答應如此要求的,所以羅浮才會盡力安撫對方。


“我近些時日總覺心神不寧,似乎有什麽不好的事情要發生?”玉樞真人還是不能釋然,這次配合幾派行動,他作為掌門,是力主參與的主要責任者;宗內反對此次行動,反對冒然開罪軒轅的呼聲相當高,一旦有失,他的日子絕不會好過。


“不如師兄開卜乾坤一卦?定知我所言非虛。”羅浮真人建言道。


廣陵宗在青空大世界中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功法中流,鬥戰中流,丹道,符道,器道,陣道還是中流,是一個相當沒有特點的中庸門派。


唯有一項,其他門派不能與之相比——占卜。


廣陵宗三大核心功法——九要心印,存玄百日觀目,大易象數鉤沉圖,其中兩種都與占卜開卦有關,可見其在這一方麵上的實力。


占卜開卦對修士是有影響的,妄探天機,其罪必罰,濫測天意,其行必糾。所占卜的人或事件越重要,境界越高,反噬越厲害;探測的距離越遠,時間跨度越長,越損道行;追求結果越精細,越具體,越違天和。


所以,廣陵宗修士輕易絕不開卦,即使開卦也不問究竟,隻問吉凶,除非渉及個人生死,宗門大事。畢竟,誰也不會總去做有損自家道途之事。


乾坤卦便是這麽一種相對影響較小,卦象也相當模糊的卦品。羅浮真人與玉樞相交甚深,知道開卦的後遺症,也不願好友為此而損了道行,故此提議這種比較普通的卦品。


玉樞真人點點頭,取出一古樸龜殼,上麵刻有無數晦澀難懂的神秘符號,又取出兩枚高昌古錢,一為陰錢,一為陽幣,擲於龜殼內滴溜溜旋轉,同時口誦玄經,觀想鉤沉……不多時,兩枚陰陽古錢停止轉動,先後落位;


玉樞眉眼緊鎖,注視其中,久久未曾言語。


“如何?”羅浮忍不住問道。


“大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