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詭異的亂戰【為銀盟摳腳大漢加更6/10】
loading...

這其實也是李績的想法,在他看來,贔屭和顯聖這一對,就是做事拖拉不幹脆的代表!


顯聖想別出道途,沒問題啊,大可以轟轟烈烈的幹一場,這在寶船中躲了近萬年,您這是在反抗呢?還是在隱居躲災?


贔屭也是個拎不清的,你要麽和顯聖一起共抗天道,要麽幹脆謹守本份推出顯聖,前者隨心,後者循規!現在可倒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天眸的要求還不敢不做,顯聖的情份還割舍不下,到最後,恐怕所有人都得罪了!


顯聖不會知他好,天眸會想這個靈寶不知好歹,無上覺得它憑空惹出無數麻煩,就連他李績都在抱怨,這次觀光之旅憑空給自己加了個莫名其妙的身份,以及未來可能的無盡麻煩!


圖什麽?


如何把一個五衰修士逼出空間,這是個很考驗配合的難題。


可惜,天鉤和無上修士之間沒有配合,和李績同樣沒有;這不是能力上做不做的到的問題,而是心有怨隙,自然無法配合。


無上七名修士立了個未央玄龜陣,聽名字就知道是個以防禦為主的法陣,不求傷敵,先求自保,這完全符合他們的心態,對最終能不能逼走顯聖他們無可無不可,這是天眸的任務,無上也從來沒有代天行道的興趣,雖然他們在這方宇宙很狂妄很強勢,但還沒自大到妄想代替天道。


李績孤零零的站在一旁,他的處境其實是很尷尬的,雖然九人同進,但真正說來和顯聖有仇的,唯他一人而已;無上是來打醬油的,天鉤是公務在身,隻有他,卻和顯聖結有私仇!


這也符合劍修的傳統,真正是天涯何處無寇仇!


顯聖睜開雙眼,微微一笑,點指喬山,“無上一貫有大誌!但別遇大事,真正考驗一到,色厲內荏的本性立刻原形畢露!區區一個天眸就把你們忌憚成那樣?宇宙中強過天眸的勢力還有無數,怎麽辦?來一個就做一次縮頭烏龜?


就留在左周做山大王吧!別走出去,外麵的世界不適合你們!”


不理尷尬的無上修士,又看向天鉤,“不自量力!我實在想不出其他詞匯來形容你等!


兩個元神就想來了結一名五衰?你怎麽想的?腦子也練成神秘了麽?不是我打擊你,你就是全身都是神秘,元神就是元神,你永遠也不是衰境!


哦,現在隻剩下一個了,哪一個去哪了?是被人殺了麽?


肯定不是無上,他們沒那魄力!嗯,我知道了,有這家夥在,就沒他不敢幹的!”


最後看向李績,“我很好奇,你這樣的人,是怎麽活到現在的?為什麽你殺了人之後,還能和人相處在一起?無上是這樣,現在天眸也是這樣?


能不能教教我?為什麽我殺了人,他們就恨不得一個二個找我拚命?甚至我沒殺人,他們都恨不得我死?”


李績幹笑道:“前輩過譽了!其實我殺人,他們也是想找我拚命的!


隻不過晚輩從不濫殺無辜,可能他們看晚輩還有挽救的餘地?”


顯聖一笑,“你這鬼話,留著去和天眸說吧!


你不該來!難道你就沒想過,我會借此機會了結舊怨麽?”


李績很認真道:“咱們之間沒有舊怨!有舊怨的是趙廚子,不是您!”


顯聖就歎了口氣,“我明白了!你能活下來,因為你不是劍修,你就是個無賴!”


顯聖一抖袍袖,氣勢油然而生,“修真界中,極少見到真君衰境一戰,萬年來,左周未有一例!


故此常有人言,衰境不過如此,幾名陽神已足夠對付!今日我便告訴你們,


這是不對的!”


顯聖伸出一手,曲指一彈,無上準備已久的未央玄龜陣立刻崩散四裂,莫大的威能,哪怕無上有三名陽神坐鎮,也無法消邇,萬年的衰境,不提功法,隻這時間的積累所蘊含的力量,就讓一眾真君們大感吃不消!


但是,仍然沒有傷害,四散的無上修士形散神不散,在三名陽神的勾連下,立刻換了一個法陣-存真天法陣,喬山更是一聲輕笑,


“前輩真是好力氣,不如再試試我們這套陣法?”


數萬年的大派,底蘊深不可測!無上宗門所出的衰境可是不少,別說是在玉冊第一頁,便第二頁也是有的!如何應對衰境,他們自有一套辦法,就更別提還有矩術道符賜下,隻不過此情此景,還遠不到拚命的時刻,舍不得浪費而已。


到了他們這個階段,真打起來,就是個曠日持久的消耗戰,但雙方俱無意死拚,顯聖是為給個下馬威,無上表現出的漫不在乎也有打腫臉之嫌,但不管怎麽說,誰也沒有被誰嚇住!


顯聖不再理無上的法陣,轉向李績天鉤,輕笑道:“你們兩個也別閑著!”


一揮袍袖,金風如有實質,衍化成一柄道境之刃,長達十數萬裏,越靠近刃尖,道境越是淩厲,如有實質!


這樣的攻擊,沒人能硬扛!躲閃挪移也不是良策,別看金風浩蕩十數萬裏,你就算再縱出十數萬裏它也照樣夠的著,而且威力更甚……


李績是搬運五行,飛劍在劍光分化中逐步消弱金風;天鉤則是直接出神秘壓製,從數萬裏外一直抵抗消減到萬裏,才齊齊一震,把金風崩散……


這一擊,讓李績看到了顯聖的實力,實話實說,如果讓他單獨承受,也不是接不下來,但會很狼狽,除了反擊對攻,暫時也沒什麽太好的辦法,戰鬥的方向在於他的反擊會給顯聖造成多大的威脅,如果威脅不夠,他的第一選擇會是-立刻跑路!


這沒什麽好丟人的,元神對五衰,跑路很丟人麽?顯聖的攻擊變化並不多,精髓在於他發揮出了他最大的長處,萬年積蓄下來的深厚法力修為讓戰鬥變的更簡單。


李績和人鬥戰,從築基開始,就從未仰仗過法力,哪怕他的法力在同境界中也是首屈一指,論精淬尤甚;但因為劍修的戰鬥方式,強調爆發,追求變化,李績更是其中翹楚,深愔一擊不中,遠遁萬裏的精髓,所以在法力使用上,還真沒有什麽特別的擅長。


顯聖這一擊,擊出了他在戰鬥方向上的一個漏洞,看來,以後在法力應用上也要多琢磨琢磨,總不能放著這麽深厚的法力不用,白白浪費作擺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