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李績的心思【月初求保底月票】
loading...

觀潮尋到兩個膩在一起的狗-男-女時,這兩人正走在路上合吃一支綿花糖,你一口我一口的,走在大街上,不成個體統!


但現在不是他鬧心的時候,宗門還等著這祖宗回去救急呢。


觀潮還未走近兩人,一隻油膩-肥-碩的豬手已迎麵飛來,耳中聽到李績的笑聲,


“來來來,這紅油跑豬手很不錯,醬香入味,筋道有咬口,觀潮別看你是鼎新本地土著,這街頭巷尾的小吃食也未必嚐過,比那些大樓名廚,卻別有一番滋味呢!”


觀潮尷尬的接過油膩膩的豬手,也隻好禮貌性的咬了一口,你別說,和不起眼的外觀相比,味道確實不錯;他沒吃過這東西,鼎新界域廣袤,飲食何其發達,類似的民間吃食千千萬萬,他又怎麽可能一一盡嚐?


看來,這生活質量問題,自己還真不如這老烏鴉懂的享受,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不錯,真不錯!李師兄真是懂的生活之人。不知這數月鼎新之旅,貴伉儷可還滿意?”


“滿意,滿意,太滿意了!不過鼎新之大,我等這才走了多少?便東方這個方向都不到一半吧?這還是走馬觀花,匆匆掠過……不急不急,等無雙宮左近走完了,咱們還有其他三個方向好去,還早的很呢!”李績大加讚賞,卻是根本不接觀潮的茬。


他不急,觀潮心裏可急,宗門剛傳來消息,讓他務必把這人拉回麥積山,原因倒沒有多說,不過就是用屁-穀想,觀潮也知道為了什麽,現在對他來說,就是找個合理又充分的理由,不動聲色,自然而然的回返山門,但這老鴉肉當前,卻是難辦。


“其實鼎新之盛,尤在正中,名勝之廣,麥積為冠;李師兄就不如殺個回馬槍,先領略一下我鼎新之最,再去四周踏賞如何?”


觀潮也是看出來了,老鴉肉不好糊弄,不過這個坤修麽,卻是有弱點的,喜好風雅追古,所以要達到目的,就隻能從身邊人迂回,旁敲側擊。


但他雖然看出了兩人的愛好各有不同,但他卻不知道安然,絕不是那種為了滿足自己的愛好而左右男人行止的女人,所以一聲不吭,隻李績在那裏大搖其頭,


“不好不好,所謂最好的,當然要留在最後品嚐;先去了麥積山,眼足口飽,其他地方又哪還有興趣?


就不如循序漸進,先-淺後-深,逐漸登高,才是旅行的真諦啊!”


李績在那裏油鹽不進,觀潮就明白了,不把事情說個明白通透,不舍下身段求懇,這老鴉肉是肯定不會如他的意,於是也隻好熄了抖小機靈的心思,老老實實道:


“實不相瞞,小弟我拉師兄回返麥積山,宗門其實是有苦衷的……”


觀潮一五一十,沒有隱瞞,也沒法隱瞞,這也是宗門的指令,隻說事實,其他不提,


安然是聽的驚訝不已,李績卻半點異常不露,但心裏,卻是有些小激動的!


終於讓他等到了這一天,所謂天道的運作,現在,小荷才露尖尖角,


觀潮講述完畢,目注李績,一臉的希翼之色,


李績微微一笑,“這事透著新鮮,我還是頭一次聽說!不過觀潮老弟,我有一個問題,請你據實回答,如果換做你執掌一個門派,那麽你願意如此冒然的參與進一個於已毫無關係,卻後續影響巨大的因果當中麽?”


觀潮尷尬的笑笑,左右為難,良久才低聲道:“如果自己執掌一個門派,想來,想來是不願意的!”


李績拍拍他肩,“你很誠實!我和你一樣,也是不願意的。


但我此來無上,不全是為了遊山玩水,也是抱著和無上融洽關係,攜手共進的目的!想來當初喬山前輩邀請我,也是這個意思!我李績從不兜圈子,都是大實話,你心裏也明白。


所以,一為此來無上之目的,二為不為難你,麥積山我可以去,但我不保證我能幫到什麽,我現在也不是孤家寡人的宇宙遊魂,手底下有萬千修士的未來扛在肩上,想來你應該理解?”


觀潮長歎,“師兄都是大實話,我也心裏清楚;隻回麥積山後,再仔細商榷,能幫就幫,實在不能,我無上也隻好咬牙頂上了!”


李績發出劍符,召回自家弟子,三日後,聚齊人等,踏上飛往麥積山的路程,雖然觀潮心急如焚,但既要照顧幾個小元嬰,也沒法飛的太快,隻能隨一行劍修慢吞吞的趕路,一路上李績指點江山,廢話甚多,他也是無可奈何。


“李績,這天道,可是你要追尋的那些?”安然回程中顫聲問道。


李績握住她的手,感覺到她心中的惶恐和不安,於是安慰道:


“還差得遠呢!這不是安慰你,而是事實如此。


天眸,據我估計,不過隻是天道控製宇宙萬界中允許人類插手那部分中最底層的機構,說冰山一角都是高誇了它,離事實還差的十萬八千裏呢!


我們要做的,不是去挑釁它,滅殺它,而是去接觸它,結識它!然後再通過天眸,或者其他這樣類似的勢力,慢慢的一層一層的往上搙,總有找出事實真相的那一天,


這個過程,快則數百上千年,慢則數千上萬年,這其中也必須有我們自身境界層次的提高,才能看到接觸到更多的東西!


所以,別擔心,總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這是李績的真實想法,紜紜眾生,也隻有安然能隱約猜到,她從未阻止過,隻是希望在這個過程中自己能幫上些什麽,或者,最起碼別添亂。


對李績來說,這是意外之喜,也在情理之中,隨著他境界層次地位的越來越高,能看到能聽到能接觸到的也越來越多,就像現在天眸這件事,如果他還隻是個元嬰,那麽連邊都靠不上,又怎麽可能會有無上的邀請?


他不著急,越是看到真相的一絲明光,就越不能急,總要耐心伺伏,耐心等待,爭取看的更多,他相信,像類似的事件,在他未來的修行中會出現的越來越頻繁。


他需要做的,就是怎麽在達成自己的目的時,不要拖累軒轅太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