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 隆重
loading...

距離牽昭寺越來越近,即使以安然稍顯遲鈍的感知,也感覺到了前方磅礴的壓力感,那是佛門的氣息,對劍修來說很不舒服的感覺,她終究沒見過這般大場麵,有些擔心道:


“李績,好像出來了很多人?”


李績一哂,“這就對了!和尚們畢竟也不傻!你不必擔心,莫說在青空,就是在左周,在這方宇宙,你男人要帶誰走,也沒人能阻止的!一個人不行,一個門派也不行!”


安然的感覺沒有錯,這是牽昭寺數千年來第一次如此大張旗鼓,以修真界最頂級的禮儀來對待他派修士;上一次這樣還要追溯到數千年前,那一次是三清三名掌教的聯袂而來,是三清和牽昭達成戰略合作的盛事。


當然牽昭寺不會出現上次李績回返安然娘家崇黃真觀時的那般沒有底限,沒有橫幅豎掛,也沒有肉麻的吹捧,更沒有低階修士獻花,沒有敲鑼打鼓,


就隻是人!三百餘位黃正在天空中組成雙排陣列,夾出一道長長的修士甬道,其中還間雜著數十位紅正點綴其中;這條甬道,一頭連著牽昭山門,一頭指向天空,連綿數十裏長,這在佛門中有個講究,名曰佛望!


十一名紫領,這是牽昭寺在寺的所有大修,就站在佛望的最前端,肅然而立,


安然有些心頭打鼓,不能怪她情怯,單論修為,她一個區區道門小元嬰,在數十名遠超她修為的佛門高僧前如果還能保持鎮靜那才是不正常;她和李績沒法比,這貨別說眼前之人不過是些實力不如他的僧人,就是全天冊的仙人排在眼前,他仍然是那一副皮笑肉不笑,努力藏起犬牙的德行。


緊了緊安然的手,示意她跟上,然後一馬當先,朝對麵的十數位牽昭紫領飛去,幾乎與此同時,擎龍也越眾而出,向前迎來,雙方直到相距十丈處才停下,對真君級別的修士來說,這就是個極度危險的近身距離,一揮劍的距離!


但正因為兩人心照不宣的接近,也微妙的意味著其他一些不可說的東西,


“鴉君這一步,很遠!”擎龍肅手合什。


“也很近!”李績端然一楫。


“你跨越了冰洋!”擎龍目光炯炯。


“也跨越了萬年!”李績意有所指。


兩人同時縱聲大笑,笑聲滾滾,驚起群鳥無數,李績身後的安然輕輕透出一口氣,擎龍身後的數百僧人更是心中一顆巨石落地,誰都明白,這是個好的開端,兩個頂級門派之間萬年糾纏,有可能破冰回暖,倒不指望如何親密無間,隻不互相敵視襲殺,就能救出未來多少好師兄弟同門!


“來,老衲為鴉君介紹,這是我牽昭幾個師弟,未來在深空遇見,還請鴉君手下留情呢!德古,王占,拈塵,擎蒼……”


眾紫領和李績一一見麵,事畢,李績拉過身後的安然,


“這是安然,績之道侶,風雨數百年,以後行走宇宙,還望眾位高僧多多幫襯!”


擎龍大笑,“老衲早就聽說安真人青春永駐,壽元悠長,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次來牽昭,還望安真人傳些法門,也讓我等這些老橘子皮也人前風光風光!”


一群人順修士甬道向牽昭山門飛去,一路之上,無數黃正紅正肅目端莊,目不斜視,真正是個個好心性。


……大雄寶殿上,眾人分賓主落位,牽昭方麵,除了十一名紫領,也就幾位正當重任的紅正在側,接下來的交談,將決定軒轅牽昭未來數千年的關係走向,是極重要的磋商,等閑人可參與不得。


“你我兩家,這萬年下來,恩怨深積,各有過份之處,既是曆史,也是現實……其實縱觀青空修真界,門派之間,也無不如此……以前不覺得,總認為所謂修行,就是如此,可及至天狼之戰,大開眼界之後,才明白我等井底之蛙,徒自在井底折騰,又有什麽出息?真去了宇宙深空,人家可不會管你是哪個門派,隻一句青空界便已概括……”


擎龍和尚也是個直爽人,讓他兜圈子說軟話著實是有些難為他,不過不會說也得說,總不能因為麵子,就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吧?


其實所謂各有過份之處,是有虛頭的,實事求是來講,那肯定是軒轅不講理的時候居多,這符合脾氣和實力成正比的修真原則;之所以這麽說,其實就是在表達一種姿態,同樣都是求和,勢弱者總是要更被動些,所以怎麽通過語言把自己的意思充分表達出來,既能傳遞正確的信息,又不止於失了顏麵,這是一門學問。


李績沒有端架子,兩世為人的他很清楚這裏麵的東西,對他而言,既然都主動走到了這裏,就完全沒必要在言語態度上拿腔拿調,沒有意義,除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更反而引起對方的惡感,他是崇尚微笑下嘴的,下嘴前都要微笑,更何況現在?


“誰小時候沒打過架?打過就打過,難道還要記一輩子?


我此來高原,沿途路過一座小鎮,鎮上私塾正在講學,我偶然便聽到了一嘴;有小童被人從後丟了石子,於是尋問座師,為什麽人的眼睛要長在額前?而不是額後?這樣就可以發現是誰扔的他!


座師的話讓人很感慨,他說:人啊,被別人從背後扔石子並不重要,因為這不是常態!重要的是,人要往前看,才能不走錯路,不會掉進溝裏河裏!


所以,眼睛就一定會長在額前,這是大自然的選擇!


凡人都知道的道理,沒道理我們這些修行了上千年的修士反而不懂?


不過就是個拘著麵子的問題!麵子值個甚?道門佛家體修,誰知道哪一家的功法會因為有麵子了,就能得道飛升了?


我李績今日來,就不是來和各位高僧打啞謎的!我就是來和各位商議你我兩家如何罷戰的!順便向貴寺求取一件物事,是借,未來也是要還的。


如此,大師可還聽得?”


一眾牽昭僧人皆長出一口氣,心中對這位新當家的軒轅魁-首大生好感,不愧是三秦指定的接班人,這份氣度,這份勇氣,非常人可比,真是能伸能縮,能殺能忍!


至於外物,那有什麽重要了?牽昭寺也不是像三清那樣格外重視外物的寺院,再說川上苦寒貧瘠,又有多少資源?隻要不拿走牽昭的川上高原,其他有什麽外物是能比雙方罷戰更重要的?


沒人覺的李績索取利是是無禮之舉,軒轅勢大,和談中求些補償再正常不過!他要是不要,牽昭反而會心中懷疑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