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廊橋遺夢五
loading...

每個人都有貪念,貪念用另一種方式來說,也叫進取心!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每一名陽神都經曆過無數回是進取,還是保守的選擇,能活到現在,說明了他們選擇的準確性!


現在,馬前真君認為自己已經擊中了對手的心理弱點,更重要的是,他已經隱約感覺到了對手身體在抵抗他術法時的微微顫抖,陽神的感覺是不會騙人的,這來自他們數千年時間對感知的磨練,知道什麽是真,什麽是假,


有這兩個原因,他還有什麽理由不堅持下去?


過了百息,又一個百息,然後,再一個百息……雖然馬前真君被轟殺的次數遠多於在他前麵的六位陽神,但他絲毫不介意,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割鹿候頭一次的,受傷了!


勝利就在眼前,因為殺元神不需要斬他的過去未來,便隻現世,足矣!


鬥到分際,圍觀者都替兩人捏了把汗,勝利的天平滑向馬前一側,而場中局勢開始白熱化,都是不要命的重攻輕防,完全沒有頂尖修行者的精巧構思,神妙意境,神來一筆,靈機一動,反而像兩個街頭鬥毆的莽漢!


很難看,但夠刺激;很無腦,卻是最正確的選擇!


徒然之間,局勢風雲突變,澎湃的純粹力量又出現在鬥場之中,仿佛它從來就沒消失過,驟然爆發,驟然結束!


一團道消天像在通天孔中久久飄散不去,那是陽神殞落的天象!


馬前真君,最終薨於自己的貪婪上!這是他這一生做出的唯一一次選擇錯誤,代價便是,生命!


割鹿候身形如槍般筆直,隻有感知最敏銳的修士才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在過渡使用力量後的一絲不受控製,這是崩潰的前兆!


“被言語擊倒的體修,不存在!”


驕傲的眼神橫掃過在場上千名圍觀修士,絲毫不隱瞞自己現在的虛弱,那眼神仿佛在說,割鹿候大好頭顱在此,誰來拿去?


誰敢?凶獸最致命的一擊一定是臨死前的一擊,這個機會當然要留給別人,自己去撿便宜……


“某已力竭!然臨死之前,還想看一看祖地天宮,哪位道友心善,願禦狇犽送我一程?”


送他去見幽浮子?找死麽?誰知道那老怪物腦羞成怒之下會不會把送行者當成他的同黨給哢嚓了?以幽浮子近萬年來的行為特點,這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我來吧,送人歸西,我最願意幹的了!”


一名容貌普通,極其陌生的修士飛了出來,舉手一招,那墨玉狇犽卻全無反應,滿含敵意的盯著這個陌生的修士,如果主人有令,它一定會衝上去咬一口,踢一腳!因為在它的獸性直覺中,這人極其的討厭!


陌生年輕人尷尬的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割鹿候,“它,它好像不喜歡我?”


“你禦安魂獸訣便可,小墨很乖的,並不如它看起來的那般暴燥!”割鹿候有些無奈,怎麽出來了一個這樣的玩意兒?一點禦獸常識也沒有,這就是傳說中的傻大膽麽?


“還有別的辦法麽?簡單點的,比如,它喜歡吃什麽?”


那個年輕人手忙腳亂的從納戒中掏出各種吃食,熏的烤的醬的鹵的,都是氣味濃烈的熟製血食!


看了看周圍上千修士,可惜,再沒有一個敢站出來的,他隻好壓著耐心向這活寶解釋,


“小墨不吃血食,它吃素!話說,你這陰神怎麽升上來的?吞丹灌的修二代?”


年輕人急忙收起血食,但他自己顯然是個好肉的,戒中又哪裏有仙果靈草了,於是又掏出一大堆,糖葫蘆,綿花糖,蜜汁話梅,都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兒,


割鹿候此時身體已麵臨崩潰,他全部的力量都在控製自己的身體中,卻沒有餘力來感知這個莫名其妙的家夥,


“算了,還是我來勾通小墨吧,你這樣,能活到現在,也是奇葩!”


年輕人終於能坐到墨玉狇犽的背上,鼓動法力禦使,又停了下來,


“那啥,浮遊宮怎麽走?”


……一行人浩浩蕩蕩,直奔浮遊宮而去,這個過程中,割鹿候身體的狀況沒有任何好轉,他氣數已盡,能勉強維持不死已是底蘊了得,此去浮遊宮,便真的如他所說,就是為了看一眼,家族長眠的地方。


圍觀的修士沒有一個離開,甚至也包括了之前戰鬥的六名陽神真君,他們此去的目的,不是為了觀戰,而是想聽幽浮子的解釋,別的都無所謂,但關於小行星蟲族靈魂,以及長壽之秘,卻沒有人會放過!


別人問都不合適,估計也沒人敢,但這個割鹿候,作為將死的苦主,由他張嘴卻是再合適不過了!


千來修士浩浩蕩蕩,向浮遊宮飛去,現在明擺著,戰鬥已不是主旋律,長壽才是真正的目的,雖然未必能每個人都能得到真相,但你不去,那是一絲機會也沒有,


所以,呼朋招友,隊伍是越滾越大,在長生的誘惑下,很少有人還能真正把持內心的欲望!


到了現在,沒人再去在意割鹿候之前的種種挑釁,將死之人,有什麽好計較的?恰恰相反的是,誰都不想割鹿候在前往的過程中有什麽意外,他死了,誰敢去問?


是故,沿途之上,兩人一獸被保護的嚴嚴密密,風雨不透,莫說虛空獸,就連擋路的殞石都被前方前導的修士們擊成齏粉,無數顆火熱的心懷揣著長生的夢想,而這個隊伍的人數也有如滾雪團一般的越滾越大。


何為苦修真,浮遊有長生!


能來的都來了!


良辰再次被他的那兩位師兄緊緊夾住,與前次不同的是,這一次還多了位上遊陰神真君,專為對付那個嘴臭的黑八,不過現在看來,是不需要了,


這一次,幾人沒再要求良辰立刻回返,長壽的野望讓他們把所有其他的都丟在了腦後,不過嘴上嘛,還不忘打擊奚落,


“良辰師弟,看起來你和那黑八的關係還不錯吧?真是王-八看綠豆,歪瓜配裂棗,你這樣的人有他那樣的朋友,正相配!這眼瞅著你那朋友已命不長久,你怎麽還不上去道別幾句,安慰安慰?


另外,你不是認識的朋友多麽,再找一個助你脫逃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