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絕
loading...

李績默然,這將軍說的對,他也是這麽打算的,把西昭劍府的道統詳細整理後,在軒轅劍派中另開一脈,這也是種傳承!


“我會在軒轅中另開一脈,傳承西昭道統!軒轅不滅,西昭不亡!”


將軍總算是聽到了一句趁心的話,“要麽,就稱古劍一脈?血劍一脈?霸天一脈……名號總要威風些!”


李績毫不客氣,“我已經決定了,就叫道劍一脈!”


將軍大搖其頭,“你軒轅就是這德行,明明是裱-子,偏要立牌坊!殺人的東西,非得搞個道字來遮掩,也不嫌麻煩,真正是虛偽!”


李績也不接他話茬,問道,“那豎眼,什麽來頭?看著惡心!”


將軍輕描淡寫道:“低等先天道寶,我還在玉冊上時,閑來抓著玩的!你看不順眼,斬了便是,這東西一旦劍塔不在,鎮之不住,流到主界難免搞出事端!”


李績很敏銳,“劍塔不在?雖然我軒轅會幫助傳承西昭道統,可前輩也沒必要吊死在我軒轅這一棵樹上啊,你再等個數千上萬年,說不定就另有劍修進來,貨賣兩家,一女二嫁,三嫁,雞子不放在同一藍子裏,豈不安全?”


將軍大怒,“你當我西昭道統是路邊白菜?還一女二嫁!


老子若還在,非得帶人端了你軒轅老窩,一個個的都給老子洗心革麵重新在我西昭做人!”


李績撇撇嘴,這暴脾氣,也無怪最後西昭劍府混成這樣。


將軍環視左右,“來不及,沒時間了!


我這點真靈,總有耗盡的一天!拉你們十來個人過心關還影響不大,不過方才整出十數萬兵馬就有些超出我的能力,與你鬥劍更是消耗本源,沒時間了!”


李績就有些無語,他確實能感覺到這將軍的實力在極緩慢的衰竭中,不過這跟他無關吧?


“喊打喊殺的可是您!難道你劍府中的日子過膩味了,要自尋短見?”


將軍似乎已經習慣了這名軒轅劍修的沒大沒小,他知道這個小劍修的心理,恐怕也不會對接受了西昭劍府的傳承就有感恩戴德之心,因為他繼承的,不僅僅是劍術道統,也有之後無數的因果,


李績確實有所得,將軍同樣如此,誰又欠誰的呢?


他喜歡這種幹脆不拖泥帶水的態度,真換個磨跡的再拜他為祖師,那才是真麻煩!


我憑本事得的傳承,為什麽要感恩?


活的幹淨利索,才是真劍修。


將軍重新提起闊劍,近萬年的等待,他已經沒有再留戀的理由;很難想象,一個畢生癡迷於劍的劍修,以真靈源附的形式能在孤寂的宇宙中堅持近萬年,如果不是為了西昭的道統傳承,他早就選擇開啟自己的轉世之旅。


考驗,從十一人才一進入劍府便已開始,本性之探讓他能一眼分出修士間質的區別,六五之別讓他很清楚誰可以托付,誰不能;


豎眼和劍塚,是區分劍修和法修的關鍵,不是表象,而是內心。這其中,隻有一人選擇了劍塚,卻對豎眼不屑於顧,整整九十九座劍塚,無分劍術高低,一個不拉,這是一個真正的劍修的態度!


至此,他已確定了傳承者,本來還想著如何把這家夥拉進劍塔,卻未曾想他會主動接近,那就是冥冥中的天意。


草原鬥劍是意外之喜,他從來沒想到和天鬥了一輩子,臨消失前天道還會送他這麽一個大禮,那是他最喜歡的鬥劍方式,哪怕成為了一名劍修,也從未改變過。


本來,他還想著留一些真靈之力來幫助這名軒轅小子,但在鬥劍中,在對罵糾纏中,他發現這個小劍修對自己劍術能力的驕傲並不在自己之下,並已初步涉獵劍的本質,這樣驕傲的人,是不可能接受他人的饋贈的!


所以,不如痛快離去,有什麽好擔心的?交給後來人便是!


提起劍……往後一扔……李績隻感覺法力神魂道境又回到身體裏,他從凡人李績,又變回了軒轅李烏鴉。


對麵一劍劃沙,羚羊掛角,羊角術,便是將軍的飛劍!


李績心有所感,飛劍同樣羊角而出,兩枚飛劍,就如交-配期發-情的公羊,兩隻羊角死死的抵在了一處,分開,交擊,變化……


接著是第二座劍塚中的立二拆三,立三拆四,斜飛,遠掛……招招狠厲,絕不留情,李績知道如果自己抵擋不住,倒不至於真的身死,但陰神被擊出這方空間卻是必然的,所以凝神靜氣,針鋒相對,火力全開!


第三座劍塚,第四座……一直到第九十九座……將軍用他數萬年的劍術浸淫,在李績麵前完整展示出了西昭劍術道統的真諦,這其中,也有很多劍術涉及到過去未來,也包括如何斬殺那隻豎眼!


這是數萬年的所學精華,用真靈生命燃燒的最後展示,


該說的有很多,既然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就不如不說!


李績認真對待每一次出劍,其實,不認真也不行,饒是他劍術了得,又在星漠,在纖星中另有所悟,在應對一位全盛時幾乎超越玉冊的存在,仍然維持的異常艱難。


這還是對方隻是一點真靈化體,真實實力不足鼎盛時的百一。


他已經發現方尖劍塔空間已有隱隱不穩的跡象,遠處的群山霜草因為真靈控製不力已顯的有些模糊,這意味著將軍已接近油燈枯盡的狀態。


他沒有停下反擊的力度,對一名真正的劍修來說,竭盡全力就是對他最大的尊重。


“匹馬單劍走黃沙,縱橫四海鞍為家;天道昭我長生路,我棄長生恣意殺!”


將軍哈哈大笑中,飛劍攻勢越發的淩厲,但他幻化的身體卻越來越稀薄,


這是最後的亢奮,萬年等待一朝得願,轉世未知卻又是一段新的征程,就在這樣的興奮顛狂中,李績一劍擊出,把他的身體擊成流光碎片,


劍塔在慢慢坍塌,空氣中還盤旋著將軍豪邁的聲音,


“生於劍!死於劍!此生無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