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 拉鋸
loading...

六華天的三個少年也沒強到哪去,


“強哥,他們有五人掉隊,剩下的速度還快了些,休息卻未見加長,我看,這些無恥之徒是不是服了丹藥?”一個少年問道。


“他們有丹藥,難道我們沒有?不要再作清高,數年之行,可不是逞意氣的時候!”


……萬裏行的路徑,是有講究的;不能為抄捷徑而穿越農田,不能招搖在人口密集區域引發混亂,不能因為溝壑湖澤而妄自飛行,一句話,你可以爬過去,也可以遊過去,但就是不能飛過去。


這就要求徒步的小修們對路徑做到心中有數,通蘅大道,穿鄉小徑,曠野荒原……這些,對朝天城的土著修士來說就要更熟悉些,所以他們在大部分時間都走在前頭,其次是來自六華天的三個少年,最後,則是那個瘋顛顛的中年大叔,


倒是沒有什麽劫匪路霸出來惹事,修士的這種苦行已經持續了數千上萬年,一眼便能辨識得出,又哪有蟊賊來找他們的麻煩?


每到穿州過縣,小修們都會在自己的玉簡行碟上留下當地的關防,以為憑證,直到一次偶然中,他們突然有所發現,


“那大叔為何過境時不用蓋上關防?”


朝天城一個少年問道,他們幾乎先後腳和那邋遢大叔過境,他們規規矩矩的留下了關防,而那大叔卻是徒步而過,周圍軍士卻仿佛沒看見這個人似的。


“如果你多走幾次,可能也不需要關防,我估計他的行碟上都蓋滿了吧?”另一名少年笑道。


“你們看,他渾身上下都在冒白氣,是不是體力透支過巨?這樣再走下去,別路斃於野吧?”


一名有點見識的少年很驚訝,“這人該不會是純憑肉-體力量徒步吧?我聽家裏長輩說,純粹燃燒生命力量就是這種狀況,卻是不能持久,早晚油燈枯盡,透支潛力……這人這麽傻,不想以後了?”


“也可能是體修,他們另有一套體係……”


眾少年七嘴八舌,他們對來自六華天的競爭者沒什麽好臉色,不過對這邋遢可憐又可笑的大叔卻沒有什麽敵意,不管怎麽樣,這份堅持還是很值得欽佩的。


奔行中,阿嬌來到大叔身邊,隔著丈遠都能感覺到他身上似乎無法控製的澎湃的生命力量,有些雜亂,又有些旺盛的過了頭。


把手一伸,遞過一瓶丹丸,阿嬌皺眉道:


“喂,大叔,你這是急著往墳墓裏跑麽?我們自和那幾個六華小賊比試,你又來湊什麽熱鬧?


這裏有十枚益氣丸,我身上也不多,就隻能給你這些,你找個地方停下來,回氣調息,也許還來的及自補,真再這麽跑下去,隻跑大叔跑成老頭,老頭跑成屍首,何苦來哉?”


邋遢中年笑笑,滿臉油黑中露出一口大白牙,“嗬嗬……”


卻是不接她丹藥,


阿嬌見他不接,心中已是了然,像這種怪異之人,必有怪異之癖,自己也不好堅持,畢竟是陌生人,盡到這份心意就好,沒必要夾纏不清。


徒步對於練氣修士的意義,首在於心誌,次在於真氣本身,


心誌不必說,貫穿於修士修行的始終,它能教會修士一個最重要的道理--堅持。就像李績前世部-隊裏的疊被子,它能教會你什麽是紀律。


在看似無用的徒步中,在無數次想放棄中,在覺的虛擲時光的猶豫中,品嚐堅持的意義,對他們這樣心誌還沒有完全成-熟的練氣小修來說,影響巨大。


至於真氣本身,因為無休止的奔行,始終處於一種運轉狀態,同樣對練氣修士來說是是有好處的,


但這種活動對築基及以上修士就沒什麽意義,他們的心誌已不需要通過這麽淺薄的方式來磨礪,體內法力的生成對這樣的長途跋涉已遊刃有餘,達不到鍛煉的目的,除非,他們和那瘋子一樣的自閉法力運轉。


沿途之上,這樣奔行的年輕練氣們還有很多,每一年,重華界都有大批年輕人感氣成功,每一年,也有大批的年輕人踏上這條路,等他們未來真有一天能走到更高,再回頭看這一段青澀的人生,想來是會感慨的吧。


在年輕修士們奔行一年後,朝天城的小團-體已隻剩下五人,不過這五個都是練氣後期,也就是開光後期的修為,他們能堅持到現在,之後也一定能以這個速度堅持下去,也正是因為有這幾個同伴在,阿嬌才有和六華天幾個年輕人一較高低的底氣。


他們現在來到的位置,名雞鳴關,是四華天一個很特殊的地方;之前,徒步的路徑有無數條,遠的近的,各憑選擇,可雞鳴關這裏卻隻有一條,兩側崇山峻嶺,不駕法器飛行就無法通過,一夫當關,是必經之地。


雞鳴關後有一片巨大的無人區,沒有人煙,也沒有產出,原本,這裏應該是眾小修縱情高歌,揮灑激情而過的曠野,現在,卻關門緊閉,關牆上,還有兩名築基修士傲然而立,看著下麵數百名萬裏行的小修,絲毫沒有通融的意思。


“怎麽回事?這裏為什麽不讓過了?”一名朝天少年拉住一個貌相憨厚的粗壯少年問道。


“還能有什麽?附近康巴城一名修真老祖回鄉祭祖,順便辟雞鳴關後大片區域為考驗康巴城修行後代之所用,說是放進去了無數珍稀靈獸,以斬獲定優劣,卻苦了我們這些徒步的,還不知在這地方要等多久呢!”


此時六華天的三名少年也趕了上來,一群人圍住一問,很快就搞了個水落石出。


康巴城有修行大能,據說境界還在真人之上,那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其家族在康巴城也是數一數二的修真家族,說掌一城之勢也不為過;


此次祭祖是千年大祭,為討好這位老祖,城中勢力便封斷雞鳴關,搞了這麽一次的大陣仗,說白了,也是為城中子弟謀個上進的渠道,要知道,這位老祖的門派可是位列上三天的頂級門派,城中優秀弟子要是能拜入這樣的山門,那起點就要比旁人高上一大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