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離去之前
loading...

凶宅事件過去十多天後,慈溪慢慢恢複了平靜,死者已矣,生者還得繼續,隻不過李三郎的名氣愈發的響亮起來。李績渾若未覺,還是如平常般的生活,但在表麵的平靜下,卻是加緊的準備。


周國與南離並不接壤,之間還隔著個新鄭國,,僅直線距離便超過四,五千哩,若是騎馬,還要更長些,沿途地理城市,在朱老先生家中已拓了一份,李績是個仔細人,可不會走一路問一路的瞎闖。眼下剛剛五月入夏,還有四個月時間,但李績可不敢馬虎,這世界沒飛機沒火車,遠行隻能靠馬匹,途中許還有不可測的意外,所以,他必須盡快結束慈溪的一切。


路引是早就準備好的,這是他職權範圍內的事,十幾張空白路引,都已蓋好雙城通判大印。。。


所謂窮家富路,李績身家寒酸,這一年來賺的銀子基本和幫閑混混們吃喝掉了,這是他初來乍到安身交友的手段,省不了。凶宅殺妖後,王大戶倒是封了二十兩銀子的紅包,也濟不得什麽大事,若不是有道人所贈百兩黃金,恐怕連遠去申方城的路費都不夠。。。不過錢財方麵他另有打算,倒是不擔心。


穿越到慈溪一年來,李績也沒什麽真正交心的朋友,郭鏢頭也許算一個,不過老郭前些日子出了趟遠鏢,估計沒一,二個月回不來。剩下的比如隔壁王阿婆,砍柴的黃大叔,趙裁縫等老鄰居,這幾日李績把屋裏用不上的東西都送了出去,也算回報了鄰居們的幫助。。。這次離開後,再回來的可能很小,他也沒和如何人提起此事,悄悄的來,悄悄的去。。。


五月初七晚,子時初,鎮中鄉民大都已熟睡。李績結束停當,一匹馬,一把劍,一套換洗衣物,一包肉幹吃食,一壺水便是全部。靜悄悄牽馬出門,在離開之前,他還有件大事要做。


呼家賭場,慈溪唯一一家賭場,雖已子時,對賭場來說,卻正是生意好的時候。賭場有些背景,背後站著以肖子明為首的一眾大戶鄉老,是真真正正一群地頭蛇的產業,用前世的話講,這是座有牌照的娛樂場所。


坊主呼延材,外號老豺,四十餘歲,精明強幹,心黑手辣,鎮中不少浪蕩子被他搞的家破人亡。李績之所以穿越而來,也是拜他所賜,原主偶爾一次在賭場耍錢,被他帶人圍毆至死,最後一塊黑磚,便是這老豺親手砸在後腦上的。


當時的李績,初來乍到,還不清楚情況,但大半年下來,名聲見漲,手底下無數潑皮混混來投,哪還有什麽不清楚的。平時賭場這一塊他基本不去,不是怕了這老豺,而是知道這廝身後站著的地頭蛇太多,小打小鬧無甚意思,也打不痛他,反倒讓人提防,這次離開,有些事是需要徹底解決了。


鄉下地方沒什麽消遣,人們習慣於早早上榻睡覺,街道上空無一人。李績道路熟悉,東拐一下,西轉一下,不多時,行至鎮西頭一條破爛的小巷,小巷盡頭便是呼家賭場後院,雖已夜深,賭場還是燈火通明,人聲嘈雜。李績把馬牽到僻靜處係好,尋著賭場後院,悄悄翻了進去。。。


路線是早就勘查好了的,從側門院牆跳進去,繞過夥房,角門,天黑如漆,一路上無甚關礙,這個時間點,賭場大部分夥計打手都在大廳忙碌,離散場還早著呢。


潛入後院,看到隻有一處廂房隱約有燈光映出,廂房門口有兩個打手,一個坐在石階上靠著廊柱打盹,一個懶洋洋的來回巡視。李績點點頭,應該就是這裏了,小鎮安寧,少有大案,既使有膽大包天之輩,一般也不敢來此太歲頭上動土,故防備甚是鬆懈。


李績在一處藤架陰影後藏身,等待機會,不多時,那巡視的打手走到牆根處小解,離李績藏身處不遠,李績也不遲疑,悄悄摸過去,左手捂嘴,右手短匕割開喉嚨,輕輕放下屍體,走到打盹的打手旁,如法泡製,沒發出什麽聲響。透過廂房紗紙窗往裏觀望,果然便隻呼延材一人,正對著老大一堆銀錢,在那兒劃籌計算。


短匕入懷,抽出重劍,也不再使什麽精巧手段,直接一腳踹開房門便衝了進去,他這人做事果決,最煩臨場嘰嘰歪歪,夾纏不清。。。


呼延材正自計算月賬收入,提成分潤,忽聽一聲響,一人踹門而入,持劍直奔自家而來,不由大驚,急切間隻來的及把手中算盤擲出,口中叫道,”遊徼,這是為何。。。“話未說完,一把長劍已透胸而出,他為人陰狠毒辣,但自身武力卻是平庸,如何躲的過眼前這吃人猛虎。。。


胸口被刺,一時卻不得死,呼延材自家人知自家事,看到李績,又如何不知道他為何而來?為了保命也顧不了太多,口中一邊咯血一邊叫道,”遊徼饒命,那事本為雙城李家老大所使,卻不關俺。。。“重劍在雙目之間一透而入,這一次,老豺終於死透了。。。害自己的背後主使是誰,李績早已有所猜測,從原主斷斷續續記憶中,總能找出一絲端倪,不過是些家族內部爭權奪利的醃臢事,對穿越來的李績來說,實在不願牽扯其中。


大事已畢,後院發生之事暫時也沒人發現,轉身看著台案上堆積的銀錢,李績不由的笑了。這當然不是巧合,他早就打聽明白,每月初七,呼家賭場都會盤點當月收支,初八給各位後台分潤利市,李績挑這一天來,一為了結仇怨,二為不義之財。


台案上銀錢雖多,但大部分卻是散碎銀子和銅角子,取之攜帶不便,畢竟不過是小鎮賭場而已。最後李績取了數十錠大小銀錠拿布包了,估計價值在七,八百兩左右,看看再無甚疏漏,於是原路翻出後院,取了馬匹,鎮中寂靜,也不好縱馬奔馳,隻控馬碎步小跑。


剛出鎮北,正要加速,也是巧了,路邊卻晃出一人來,卻不是官老肖子明是誰?他剛從鎮北相好孫寡婦家胡鬧出來,又吃了點小酒,正哼著小曲深一步淺一步的往家趕,沒成想正撞著李績,肖子明身體不穩,眼神倒還清楚,看見李績騎馬過來,卻不知死的還在擺那官架子,”咄,兀那李三兒,為何深夜騎馬擾民。。。還不快過來見過老爺我。。。“


李績大樂,李家氏族請人在慈溪對付他的人中,這肖子明可算是頭一號,恐怕當初老豺暗下黑手,也有這廝攛唆在後,他非噬殺之人,本不想拿他怎樣,但既然天公開眼,為行路安全計,卻是不能放過他了,”既然老天爺召你,某便送你一程。“說話間,提馬帶劍,如風般卷過,隻留下身後肖子明慢慢坐倒,喉嚨中標出尺把長血箭。。。


李績心中暢快,哈哈大笑,縱馬急馳而去,正是‘大道初識聞修真,富貴權勢不留人,吾本慈溪黃梁客,一騎西去脫凡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