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天狼之殤【為萬票加更】
loading...

ps:今天月票過萬,這是老墮寫書以來的第一次,本來是想多加幾更的,但最近一直在自查,太忙,還請大家原諒!


有月票的,就給劍徒投了吧!那東西你留著,它也下不了崽!拜托!


最近可能各網站都不太穩定,都是沒辦法的事,老墮請求大家不要因為一些外界的因素就去看盜版,咱們這書沒有刪減!


請支持正版,老墮還等錢買腦白金呢,最近感覺腦子不太夠使!


………………


十日後,劍修們在上洛的督促下紛紛走出地表,其中也包括李績的幾個朋友們,聽說人妖和玄元有些不太樂意,卻是被上洛直接揍出來的。


他們野路子出身,見識不夠,講道理是不聽的,也就隻能用暴力才是對付他們的最好辦法。


再過去三日,聯軍和天狼關於停戰的協議終於敲定,李績也是偶然從三秦嘴裏聽到幾句,這份協議對天狼的壓榨非常狠,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甚至規定了天狼人離開時每人所限製攜帶的納戒數量。


這是戰勝者的權利,無可厚非,在這一點上,無上做的很到位。


穹頂雪峰上,人山人海,數萬修士基本上都是天狼的中低階修士,在戰爭期間,他們不被允許走上大殿廣場,怕影響上修們的大陣運轉,現在戰爭結束了,他們終於能走出暗無天日的地下宮殿,


但是,雖然沐浴在陽光之下,但他們的心情依然黑暗!甚至比在地下宮殿中時更沉重!


在地下,沒有陽光,但他們有希望!現在,有陽光,卻永遠失去了希望!


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麽,萬年下來養成的對上敬畏的傳統讓他們不敢質疑高層的決定,但內心中,每個人都想問一句:為什麽放棄抵抗?


無相陽神作為談判的主力,自然由他來麵對這數萬雙無助的眼睛,這些人中,有少部分最優秀,最有潛力的弟子會隨他們離開,但絕大部分,將留在這裏,接受外來入侵者的奴役!


這不僅僅是協議的要求,也是他們當前的承載能力,還達不到一次性帶走數萬人的程度!況且,帶走修士,他們的家人呢?那將意味著數十萬人的恐怖數量,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


無相陽神走到廣場上,身後是數百名幸存的精英大修,麵前是數萬雙疑惑中還帶著一絲希翼的眼睛,他知道他們的希翼是什麽,可今天,他隻能讓他們失望了。


自修道以來,在他漫長的數千年生命中,這樣的場景他已經經曆了無數次,隻不過之前經曆的氣氛是狂熱的,是告訴大家去占領,去殺戮,去掠奪!而這次則是,去遷移,去逃跑,去放棄!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好,早已精心準備好的發言,到了這裏卻無論如何說不出口,有一種沉重,不僅壓抑著弟子們,也壓抑著他!


久久站立,仍然不知該如何開口,於是,這位無相最強大的陽神,也是天狼界域的定海神針,在他修道四千年中,第一次的,麵對弟子們,低下他高傲的頭……


跪了下來!


弟子群中傳來驚呼聲,咒罵聲,啜泣聲,從這一跪,他們已經意識到了什麽!


不僅是無相陽神,剩下三名陽神也在其後跪下,然後是真君,元嬰們,仿佛不這樣做,就不能稍微緩解一下心中的歉意……


眼看數萬的弟子群們越來越騷動,仿佛下一刻就要釀成風暴,他最後一次行使了自己的權力,以天狼嘯音壓下了所有的燥動,


“……我們走後,所有留下的弟子,無論哪派,我們將不再要求你們去繼續抗爭!不再要求你們再堅持道統!不再要求你們謹守本份!不再要求你們承繼光榮!


我們,失敗了!”


………………


“嘖嘖嘖,很感人!這老家夥很有煽動力呢,說的我都有些心潮澎湃,恨不得仰天悲歌,涕淚縱橫!”李績站在穹頂雪峰上空,感慨道。


“沒看出來!話說,你有淚麽?誰做你的對手,誰才會涕淚縱橫吧?”觀漁往旁邊挪了挪,不屑道。


他們將是第一批的入駐者,人不多怕有人手腳不幹淨,挑的都是各派精銳,也有利於隨時處理某些衝動想不開的家夥。


李績眉頭一挑,“說的這悲劇是老子製造的似的!也不知道都是誰,天天玩命的向人家大陣扔術法,瞧把這些孩子給震的,腦子都震糊塗了。”


觀漁反唇相譏,“老子好歹是正大光明的動手!不像某些人鑽到人地心裏搞破壞,使陰勁,下暗手……”


……喬山向後看了一眼,目光在兩人臉上一掃而過,其中警告的意味明顯,


“諸位等下隨我上峰,要做到有理有節,不卑不亢,在堅持原則的基礎上,盡量不要主動挑起互相間的仇恨矛盾,特別是那些小修,他們現在情緒正處於失控的邊緣,真有所暴動,殺還是不殺?


所以,多餘的動作不要做!多餘的屁話也不要說!尤其是你們當中幾個嘴臭的!”


聯軍眾修士的目光皆朝兩人看來,李績是一臉的無所謂,洋洋自得,觀漁就不成,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監視天狼人離開的聯軍修士隻有五百人,與天狼大修基本持平,這也是雙方的約定,雖然已經立下修真界最隆重的族誓,界誓,道誓,狼誓,一切仍然以戰爭行為為準則,人去多了天狼人不放心,人去少了聯軍怕有危險,


天狼人一日不走,戰爭就不算真正結束。


當他們進入穹頂雪峰神殿廣場時,數萬道無比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他們身上,如果目光能殺人,現在的他們恐怕都不知輪迴了多少次了,可惜,目光殺不死人!


聯軍修士們排成一條線,把廣場分割成兩個部分,一邊是數萬名義憤填膺的天狼低階修士,一邊是要離開的人,和一座正在啟動的,巨大的反空間法陣,按照協議,玲瓏君已經撤去了對天狼反物質空間的封鎖。


李績也在這一排人當中,這可不僅僅是心理上的一條線,同時也是一條靠法力結界凝成的一道分水嶺,防備情緒失控的低階修士衝擊,


人在情緒過於激動時總會做出平日不會做的傻事,無法杜絕,隻能隔開,否則天狼小修衝過來,聯軍這一下狠手,天狼大修再護犢,立刻又是一場戰爭,所謂的協議便成廢紙,這是雙方都不希望看到的。


在李績的認知裏,天狼人完全可以把小修們繼續圈在地下宮殿裏,根本沒必要讓他們來到廣場徒生事端,之所以這麽做,別聽無相陽神那番動作那番話,其實用意極其歹毒!


就是要加深天狼低階修士對界域的歸屬感!就是要讓他們生起反抗到底的決心!以前要做到這點,打的是搶掠牌,現在則打的是悲情牌!


所以,無相陽神所說的,和他想達到的目的正好相反!


哪怕他們走了,也不會把這些低階修士白白送給聯軍!哪怕讓他們毫無希望的去戰死!


這是陽謀,事實上,聯軍也確實不會留下這些危險的隱患,清理是必然的,一個也不會放過!


這是戰爭,沒有仁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