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作別
loading...

牛力士氣的哈哈大笑,“我把你個奸滑的小子,誑老子去贔屭碰那個縮頭五衰烏龜?虧你想的出來!”


再次盤腿坐下,看了看李績,點指道:“你這無恥小子,十分的狡猾,百般的奸詐,老子這一誑,如果換個不知你底細的,怕就得去和五衰修士火-拚了?


好好好,總算是嘴巴還是緊的,也不知道塵緣老道看上你哪點,玩笑到此為止,這個東西你拿去聽聽,然後我們再來好生說話,省得老子活了近萬年,還被人罵被魚刺卡了腦子!”


李績疑惑的接過玉簡,小心翼翼的以法力包裹,卻不直接接觸,然後神識一掃,玉簡中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聲音,不過那時的他,還顯得意氣風發,仙風道骨,


“力士,我開罪了天道,被貶出不可說之地,這是我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別人……不要來找我,你那脾氣,找到我又有何用?揮斧子和天道拚命麽?最終下場怕還不如我……


也好,我這就去周遊萬界,順便探尋蔚藍的蹤跡,也一遂嚐遍萬界美食的心願!這一點你是比不過老道了……


沒什麽好報怨的,論生命壽數,老道未必比你短,你那實力,除了一手空間之術,其他都不夠看,還是好生留在那裏想想怎麽過天冊一關吧……勿念……”


是塵緣的聲音,也是他衰減修為前的樣貌,這些,都騙不了人,要說以衰境之能,能在頃刻之間做出這樣逼真的東西,李績是不信的,所以,牛力士是自己人,隻不過在虛言詐他而已。


“老道於我有大恩,半師半友,他被貶走後,我找了他數千年!天冊每百年一決,每挺過這道鬼門關,有了百年的喘息時間,我就會抽出十年去各界找他。


這一次倒是沾了吊眉老頭的光,如果不是為他送矩術,我也不會來這裏,然後遇見你!


怎麽,小子,現在還和我胡扯什麽機緣,姻緣,仙緣麽?”


李績被揭穿,也不尷尬,塵緣老道在傳他天幹周衍術時曾說過,此術高深莫測,卻不是他的師門本傳,而是得自一個朋友,現在既然都對上了,也沒什麽好隱瞞的。


“老爺子既然是自己人,那晚輩也就放心了,塵緣前輩還能在哪兒?當然是我的母星,左周青空界,北域中條福地,不過老頭有時很懶,有時腿腳又很勤快,我也不能保證他就一定留在那裏。”


“哦,這就改老爺子了?還是喜歡聞臭腳腦袋卡魚刺的老爺子?


我看到你,就也猜到他在青空,沒關係,如果能確定界域,找他就很容易!


嗯,你是在青空遇見他的?他現在境界掉到哪了?不會已經掉到金丹了吧?”


李績陪笑道:“晚輩是在反物質空間遇見塵緣前輩的,他當時好像是被空間裂縫帶過來的,後來就一直跟著晚輩走。


境界麽,應該還在元嬰初期,這一出來數十年,很多東西也不知道有什麽變化。”


牛力士撇撇嘴,“老道空間能力不成,學的都是皮毛,要不何至於被卷進空間裂縫?還說老子樣樣稀鬆,他不也一樣?除了占卜有些門道,其他的和老子也半斤八兩,強不到哪去!”


站起身,“路途遙遠,便是我也需走幾個月,但若見不到他,我這百年恐怕也靜不下心!真正百年之後,無論是我,還是他,又誰能肯定就一定能活下來呢?


今日一見,也是緣份,你這小子牙尖嘴利,不過脾氣還是對我胃口的,


長輩見晚輩,總是要有見麵禮,你招待我一頓魚,我還你隻玉簡,也算公平合理!


走了,老朋友,見一個少一個,也是命數!”


牛力士忍不住渴望和老友相見,原地晃身,沒入空間之中,隻留下李績麵對空蕩蕩的鍋子,心中浮想聯翩。


是否告知牛力士塵緣的所在,他是有極短時間猶豫的;在他人不知情下透露他人的行蹤,這是對人的不尊重;


但他還是考慮,之前的塵緣不願意他人知道歸處,不代表現在也這麽想,人老了,境界退了,有些事也在變化中,比如,追憶往昔,思念舊友!


這都是人之常情,越來越接近普通人的塵緣也不會例外,所以讓牛力士去探望他對他們雙方來說都是件好事,便牛力士本身,數千年心願得償,心境上都能更圓滿些。


成人之美,是好品德!


拿過那枚玉簡,裏麵密密麻麻的都是牛力士對空間之道的理解,是基於天幹周衍術,他本人,甚至包括他曾經的師門數千上萬年的探索和經驗,這是無價之寶。


對李績最實用的,不僅包括空間挪移能力,任意出入各種異常空間能力,以空間能力為基石的劍術衍伸能力,還包括在真君階段對自己很重要的一個能力,在各平行空間中隱藏自己的過去!


在師門之外,李績很少欠人情,除了一個--塵緣!


現在再加上牛力士的因果,他現在欠老道的越發的多了,多的已經債多不愁,虱多不咬。


但他當下的主要修行方向,還不是空間能力!而是抓緊時間把從幼域中得到的龐大靈機本源完全收歸自用--放到他的陰神體上!


趙大廚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一個現世的修士,還會修煉上古的功法!


黃庭內景經再一次的發揮了它神奇的能力,李績所吸收的元化靈機本源,就根本沒輸送進他的陰神體中,而是儲存在他的本體之內,這在現在流行的功法中純粹多此一舉,還會在這個轉化過程中造成額外的浪費,


但黃庭內景經,就是這麽一個浪費的玩意兒!


所以哪怕李績再留在那裏吸收下去,也不會有衝境的可能,因為他的陰神體根本就沒在這次的吸收中受益。


李績很喜歡快速通過積累期,其實是個修士都會喜歡;但他更是一個控製欲極強的人,不屬於他的力量,不能控製自如的力量,對他來說,有等於無。


而現在,就是他通過黃庭內景經的運轉,再反哺回去的時候!經過本體的吸納改變同化,這些靈機再滋潤到陰神體中時,就再也不用擔心那種情不自禁的衝境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