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開始
loading...

穹頂雪峰上,四個大派的話事陽神聚在一起,他們都有同樣的感覺,仿佛事態的發展皆在軌跡之中,又好像完全在控製之外。


“幼域的啟動要加大投入了,我總覺的這樣等下去,似乎會有不好的事會發生!”戮神陽神不安道。


“同感!但幼域的啟動不盡如人意,我還是認為一定有聯軍修士進入了幼域,銀鬃三人讓人失望,他們不僅沒盡到責任,身死前連個消息都傳不回來,可謂廢物之極!”


幼域對天狼人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為什麽把出入口放在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說起來也很尷尬。


事實上,在天狼人一帆風順時,天狼星域的內部械鬥和所有界域都一樣,甚至因為性格鐵血的原因反而更加的殘酷血腥!


沒人願意把這樣重要的出入口建立在某個大派山門內享受山門大陣的保護,這對其他三個大派來說是不能接受的,於是自然而然,便選擇了這樣一個在距離上和四大派都等距的地方,說白了,就是誰也不相信誰。


防禦人手也是由各派分別派出,互相牽製,誰想進入,都必須得到其他三派的首肯;和平年代當然也就無所謂,但現在被人打到了家門,天狼人當時卻是犯了難,總不能依托這個破敗的地方建立大陣吧?


他們最終的決定就是中隱隱於野!


天狼星域地域遼闊,近千萬裏的體量,隻要不知內情,就絕不可能有人找到。


至於在幼域之中派駐大批人手,在當時戰敗的情況下也不現實。


幼域之中靈機特殊,元嬰以下境界無法承受,可若是去的元嬰修士多了,那麽勢必會分散防禦穹頂雪峰的力量,天狼精銳小行星一戰後本來就所剩不多,這一分散,便犯了兵家大忌!


至於全部力量躲入幼域,那是不可能的,又跟狼狽逃竄有何區別?天狼全域如果沒有四大派在穹頂雪峰扯起抵抗旗幟,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聯軍分化瓦解,你領頭的都跑了,憑什麽讓那些小門小戶為名譽而戰?


故此,天狼人狠勁上來,幹脆全體防禦穹頂雪峰,幼域一人不留!


這個決定,在現在看來,卻是有些失之冒險了,左周人的鼻子靈的很,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個秘密,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麽做到的?


啟動幼域在數年前就已經開始,但這麽大的域體可不是輕易能驅動的,需要巨大的投入和漫長的時間,就象喬山在天外搬運的那顆隕星,這都好幾年了,連影子都沒見到呢!


最關鍵的是,天狼人還沒下定徹底毀去天狼界域的決心!一個生存了十數萬年的界域,靈機也未曾枯竭,是所有天狼人心目中的唯一故鄉,棄是說毀就能毀的?


尤其是他們現在還有一定希望拖延下去的時候,幼域的啟動,不過是終極的後手,隻有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作為魚死網破的掙紮。


現在的天狼人,很矛盾!


………………


“你看,現在天狼人開始加強了對幼域的靈機刺激!雖然還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最終會選擇毀滅天狼界域,但卻是個危險的開始!


注意看幼域的反應!元化靈機本源開始變的有序起來,這是個由內向外的過程,一開始會很緩慢,然後由點及麵,爆炸式的聯動,越來越快,直到整個幼域十數萬裏的星體靈源都能秩序井然,到那時,就是幼域穿透地層,形成新的界域的時機!”


趙大廚講的很深入淺出,也難為他現在還在裝象,這是一個二十餘年前還是元嬰境界修士的人應該懂的麽?別說他一個元神,就是陽神在此,也比不了他對一個萌芽狀態的新星了解之深!


“我們是阻斷這種有序性,還是順勢在其中啃上一口?”


李績發現這廚子有些前世技術宅的通病,你隻要和他談道法談意境,他就會在不自覺的炫耀中露出渾身的馬腳,你隻需要裝作沒發現就可以了。


趙廚子得意的一笑,“阻斷是下策!他們有陽神操控,有靈脈支持,咱們兩個哪裏斷的過來?最終變成法力的比拚消耗,也隻能延緩時間,卻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順勢而為才是上策!咱們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控製方向上,要讓天狼人覺的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到最後嘛,讓幼域這些積攢了數萬年的靈性本源重新釋放回天狼界域!


嘿嘿,到時天狼界域便是一處真正的靈機福地,正好左周奪過來,一切開始欣欣向榮,生機勃勃!


你說,天狼人看到這種變化會不會氣的吐血!”


李績歎了口氣,你別說,這廚子的行事真有幾分他的風采呢!


“然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就趁元化靈性本源有序外泄之機,順便吞上幾口?”


趙大廚興奮道:“正是如此,你幹這個還是很有天份的!不過我警告你,靈性本源一旦開始吸收,便很難停下來,上古功法能做到,不過現在的功法麽,就有些急於求成,你要小心了!”


廚子確實可能是個技術宅,但技術宅不代表他就一定會心懷善意!他說的這些都是實情,唯一的問題就是漏了幾處最關鍵的!


吞噬元化靈性本源可不是每一個真君都能做到的,即使做到了,並因此而積累陰神獲得晉級也不是什麽好事!因為在真君三境界中,每一個境界的提高都是各種條件都齊備下的提高,而不是象凡世武者灌頂大法一般的簡單!


廚子能做到,但同樣會後患無窮!問題在於他就根本不在乎,他的目的就是簡單的提高再提高,直到那一刻……


沒有修士能抵抗這樣的誘惑,提升境界幾乎就是修士修行的唯一,尤其是在他起到示範作用的時候,有引領者在前,誰又能拒誘惑於外呢?


這個世界,又哪裏還有其他的機會能如此快捷的把一名陰神提高到元神,甚至更高?


這裏,是他的發現!他的努力成果!他的經驗見識,又豈是可以白白便宜他人的?


他現在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這個小劍修,在巨大誘惑麵前的那種掙紮,矛盾,欲罷不能!


並最終在這種欲罷不能中一路向上,成為元神,陽神,衰境……然後毀於莫名!


他的便宜是那麽好占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