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同行
loading...

這麽一個人,突兀的出現在了豐穀星附近,很讓人懷疑,因為其他修士印象中都沒見過這樣特別的家夥,可以肯定,不是這片空域的修士,很可能和那些心宗修士一樣,來自這方宇宙的極遠處。


沒人會想到他會來自另一方宇宙。


黃觴卻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雖然她並不認為師傅就一定敵不過那個夜帝,但為了更保險,她也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能的幫助者,哪怕這人看起來很……不著調,但願他的實力不會和他的穿著品味一樣的糟糕。


她沒有私發神識,而是公然邀請,在她看來,來的這些修士雖然沒有勇氣阻止夜帝的胡作非為,但起碼心中是有良善認知的,


“貧道心宗黃觴,我師藍蔻正欲勸阻夜帝,停止在豐穀星的滅修行為,若前輩心有同感,何不一起?也是表明我輩正道修士態度的立場!”


那古裝修士一歪頭,“大家都在這裏看熱鬧,憑什麽老子就要上去被人看?”


黃觴被噎,心說這人好生粗魯,說話方式和他那外表打扮一樣的惡心,也不氣惱,正言勸道:


“天道自在人心!我輩當奮勇護道,參與其中對道友的未來也有好處的吧?總比做個看客要來的心裏紮實的多!”


那人一翻眼,“你怎地不去?你這些同門為何在這裏站的安穩?還有這些人,一大幫子,他們為什麽就不用奮勇護道?


我去護道,道護我麽?”


黃觴很悲哀,一名堂堂元神真君,覺悟竟然如此之低,大家都心有善惡,卻在行動上明哲保身,這片空域的修真界真正讓人齒冷。


“如果人人都像道友這般惜身,修真界又談何未來?我輩修士,不是應該路見不平,術法平宇麽?


在場眾人,皆境界低微,縱有心卻敵,卻是無力回天,上去也是給我師傅徒增煩惱,這裏便隻有道友實力接近,為何不慨然應諾,也給自己的修行,給豐穀星留下一段佳話?”


那人卻手中不停,從戒中取出一張板凳,又取出瓜子美酒,就這樣虛空坐下,翹起二郎腿,一枚瓜子配一口酒,就這樣悠哉遊哉的,嘴上還不忘記反唇相譏,


“術法?老子是不會的!


路見不平?躲開就是!難道非得學那小兒,哪有坑往哪踩?


佳話?活著才知道是佳話還是屁話,人死了,是什麽話和老子有何幹係?


你這女子,在這裏說這麽多,無非就是讓老子上去替你師傅吸引火力吧?


太虛偽!


何不幹脆些,直接些?你拿出好處,老子看的上眼自然就會去,何必整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當老子傻呢?”


饒是黃觴已境至陰神,也被這人幾句話氣的心火大起,如果不是師傅現在正處在一個緊要的關頭,她都有心要狠狠的給這嘴臭的家夥一個讓他終生難忘的教訓;


不僅是她,便周圍那些附近界域的修士,也個個對這元神不齒,你說你不去就不去吧,非得說些大實話,說些應景的虛張聲勢的豪言壯語不好麽?怕死歸怕死,嘴就不能硬氣點?高風亮節些?


讓所有在場修士都尷尬!


還沒來得及有所回應,數百萬裏外,一道磅礴的氣息急速掠來,同時神識之盛,震的眾人泥丸神魂刺痛,


“藍蔻?沒聽說過!你這是來為民除害的麽?數千年修行不易,可曾仔細斟酌過?”


眾人在數十萬裏外遙遙張望,這片空域甚是幹淨,沒有流星群,隕石群,小行星等天象的阻擋,所以哪怕不用神識,隻憑目力,也能依稀分辨出大概的身影,那是一條血陽如火的軌跡,


夜帝來了!


藍蔻神色不變,數千年的陽神,半隻腳已經跨入了衰境,平生大敵巨寇見過無數,大風大浪闖過來的人物,比夜帝氣息還可怕的人物也見過幾個,又如何會畏懼這樣的虛張聲勢?


“尊駕在豐穀星所為,不合天道,不敬人倫,不憫蒼生,不尊傳統!


宇宙生靈,各有其本,遵循向上,是為權利!哪怕你是陽神,也不能奪走一名練氣士的上進之路!更何況豐穀星數萬妖靈人修?


現豐穀星妖靈絕跡,人修無蹤,你造下如此血債,估且不論你自身的道途,也不論你如此做的目的,便隻一點,這些生靈之魂,你打算如何麵對?”


夜帝是名高冠道人,方麵大耳,威嚴端肅,那頂高冠戴在他的頭上,真正是平添了幾分君臨天下的帝王威勢,聞聽藍蔻所言,他也不惱,風度依然,


“首先我要申明的是,豐穀星妖靈確實為我所殺,這沒什麽不能承認的,但人修卻未盡殺,凡願意離開此星的修士,我都會送他們去往其他中等修真星體繼續他們的道途,當然,願意走的不足半,不願意的我也懶的廢話都宰了,你若認為我夜帝屠盡豐穀星所有靈性生靈,也可以這麽理解,我不爭執!


其次,你說的道理我都明白,類似的話我也曾和他人說過萬遍!但是,明白,不見得會依此照做!這是兩回事!


大道理誰不會講,真論到自己利益相關,又有幾人能做到?”


不屑的看了藍蔻一眼,眼角再掃過遠遠的吃瓜觀眾,輕描淡寫道:


“我認錯!


但我就是不改!


你待怎地?”


藍蔻搖搖頭,歎了口氣;自境至真君之後,他所遇到的修士就基本都是這個德性,歸根到底一句話:我認錯,卻不改!


道盡了修真界的實質!


修士這個職業,一個特點就是心智成-熟,築基時還能有所改變,金丹後基本就是頭倔驢,元嬰則根本就是顆頑石,可想而知真君的心智是個什麽狀態?又怎麽可能被幾句話所勸,或者威脅?


和夜帝交談幾句不過是例行公事的走過場,從決定來這裏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這種事最終還是需要用實力來解決,這也是修真界最正確的打開方式。


“如此,你我不如稍微驗證一二?你贏我走,再不管豐穀星是非!我贏你走,再莫在豐穀星製造殺戮,可好?”


夜帝玩味的一笑,“某,不賭輸贏,隻決生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