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 惆悵
loading...

所以,真正有理想的劍修,渴望強大的劍修,就一定會選擇他們前輩的修行方式-苦修殺行!


李績的所作所為,隻不過是個階段性的替代措施,他需要更多的劍修來支撐起雙界分兵,宇宙縱橫;但不會一直這樣下去,等數量緩過來,他就會回到從前的軒轅模式中。


這是軒轅存在萬年的模式,自有它存在的道理。


事實上,李績現在在做的,也不是什麽拔苗助長,而是在庫存中挖掘潛力,這一段時間內可能會讓軒轅的實力有個大幅度的提升,但隨著時間的過去,沒有基礎的支撐,沒有大量築基金丹的崛起,也是治病不治根。


但是,在軒轅上下看來,這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縱觀軒轅萬年來的曆史,已隱隱有四祖衡周,六祖衛忌的風采;仔細數算輩份,如果李績保持這種強勢的風格,那麽在軒轅的曆史中,除了軒轅大帝,他很有可能取得衡周衛忌的同等地位。


已經有好事者悄悄稱呼其為十三祖,但大部分聲音還隻是在中低階修士中流傳,其中尤以鄰居魯胖子為最,上下活動,不吝口舌,為其造勢。


李績對此是無所謂的,這種高調不是他喜歡的;而且十三這個數字既不吉利也不大氣,在他前世,十三就是13,也就是說,他有可能被冠為:逼-祖?


不好聽!


崤山的事情不多,或者說大事是沒幾樁的,數百年來,崤山的大事或多或少皆和他有關,隻要他不惹事,軒轅就沒事;所以現在的他出現在新月福地也就不奇怪。


兩件事!


“你這個樣子,就是腎虧精虛,過度征伐的後遺症!也罷,我就再幫你一回,流亡地你沒找到機會,那就隨筏去贔屭吧,能不能闖到下一關,端看你自己,如果還不成,就自己跳進深空宇宙,找地方挖坑自己埋自己,別死在贔屭,晦氣!”


黑羊嘿嘿尬笑,他是褲腰帶下閑不住的,雖然雙依早已作古,但總是能找到後來者的;李績有時就在想,像這種家夥就應該把他丟去桃源,早死早超生!


“嘿嘿,寡人之疾,寡人之疾!上天生我千餘年,我為老天把根傳!


多謝鴉君,我覺得自己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


……新月後山,李績端著一隻渾濁的茶杯,看了半天,還是沒能下的去嘴,他這境界對氣味的辨識已經到一個非常恐怖的境地,所以對茶杯上一絲幾百年前的異味仍然一聞便知。


“這杯子,力士前輩用過?”


塵緣一推六二五,“不能!沒有!那家夥隻喝酒,不喝茶的!”


李績放下茶杯,不再做腳氣之爭,“前輩,贔屭中的元始清氣對您是有益的,雖然不能衝境,但宜壽延年還是有些作用,這和丹藥還不同,丹藥您不能吸收,但清氣不一樣……”


塵緣看著他,溫和的笑了,“如果是你,在生命的最後一個階段,你是願意留在有情有義,有山有水,青翠環繞的人間呢,還是願意留在孤寂的宇宙,看那些早已厭卷的陰冷黑暗?哪怕可能會多活出幾年?”


李績無言以對,塵緣現在還勉強維持在元嬰境界,但看這樣子掉下去就是隨時隨地的事,衰減在元嬰期還顯的很漫長,但到了金丹,築基,凡人,這點時間那就是一次閉關的時間,他雖不喜閉關,可一次遠遊數百年,恐怕回來就看不到老道,這讓他格外珍惜現在的時間。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如何渡過最後一段路的權利,是爆發璀璨,還是平靜安詳;是眾友悲慟,還是離群孤單……不用問,以塵緣的經曆,那必定是悄然遠離,泯然眾人。


修真界的分分合合,在李績數百年修道後,開始表現出了它的殘酷;有些人你不想離開,卻無法拉住他們,這些,在凡人百年的生命曆程中,還感受不深;可對於修士來說,這種永別,有些無法接受。


因為你修道之初幾百年的朋友,也將是你一生記憶最深刻的朋友,修士越是往後,隨著境界層次的越來越高,他們再無可能找尋到那種刻骨銘心的友誼,也正因為此,大修們往往成為了沒有感情的道物,不是他們願意如此,而是所有的情已逝,那種沒有過多利益考慮的簡單再也拾不起來。


在李績的生命中,這樣的失去早已開始,豆腐莊,果果,寒鴨,步蓮,渡海……可以想象,這樣的失去以後還會更多!


關鍵是,因為自身境界層次的原因,他新交的朋友永遠也比不上失去的,這才是修士悲哀之源!


你怎麽去要求一個執掌一派,傲嘯一係的大修,如築基時那麽無憂無慮的快樂交友,沒心沒肺?


簡單的情感不再,留下的都是深沉的利益算計,也包括他在內,就連收個先天靈寶,都不是看對眼了喜歡這個物事,而是盤算著自己能得到什麽,門派能得到什麽!


這樣生存下去,難不成未來的漫長道路就隻能剩下阿九和六眼那樣的踹貨?


這也是他現在為什麽習慣忘記仇恨的原因!


哪怕以後他沒有了朋友,最起碼還能留幾個仇人也是好的!


看到仇人,也能勾起對往昔的回憶,因為回憶不能時常拾起的話,也會逐漸淡漠!


凡人們都認為當修士變的無比強大時,就能快意恩仇,隨心所欲;這就跟窮人羨慕富人的生活,覺的肉包子吃一個扔一個喂狗就是人生巔峰;


你沒經曆過,就一定不知道,當你真正強大到可以一定程度上快意恩仇時,最不想這麽做的,往往就是你自己。


仇人永遠無法真正擊敗一個人,真正擊敗修士的,是時間,是孤獨!


所以他現在盡量的安排身邊的人向上走,不僅是安然,也包括其他人;這在之前對他來說是無法想象的,以前的他,就認為大道孤索,當獨-立前行,誰也幫不了誰,能幫自己的,就隻有自己。


現在,他不這麽想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