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 靜思【為銀盟摳腳大漢加更10/10]
loading...

ps:出差中,對不起大家!


沒有道消天象!


因為天道根本就不承認顯聖的存在!在玉冊中,沒有顯聖的名字,在陽神中,也沒有他的痕跡!


仿佛就從來沒有過這個人,他做的一切,呐喊反抗,在滾滾修真長河中,沒有帶出一絲波瀾!無聲無息,無存無憑!


造-反-造到這個程度,也是悲劇的可憐!連自己的聲音,自己的足跡都未留下,從頭到尾的無視!


他隻不過是想抄個近路,不被人約束而已!


事實證明,搞就要大搞,做就要往死裏做,天道也是怕惡人的,你束手束腳,反倒是約束了自己,天眸管的就是這樣溫柔的背法者。


唯一見證了他悲劇一生的,隻有兩人一靈寶,在這時候,卻是誰也不想多說什麽。


良久,喬山才發出一聲歎息,作為同道中人,顯聖這樣的走法,讓他心有戚戚!也深切的感受到了人類渺小,大道無情!


“你是如何打算?是和我一起回鼎新?還是……”


李績惆悵道:“我在這裏勸解一下贔屭,喬老既是回界,就麻煩通知我那些同門,來贔屭相見吧!”


喬山點點頭,也沒多說其他,瞧瞧,這還說和贔屭沒有勾搭?都開始互相勸慰了呢!自己回去後看來還是得和門派高層商議一下,對軒轅的態度和策略需要再做調整,既然打壓已不可能,那就最好拉到一條船上,好在有了五環,大家在地盤上已經沒有的爭鬥的誘因,無上和左周幾大劍脈也需要緩和一下氣氛,確實不宜再向以前那般劍拔弩張。


他有感覺,自打下天狼,左周修真界的步伐可能也不會就此停在這方宇宙,外麵的世界很精彩,也是該走出去看看的時候了。


喬山離開,李績獨自孤懸在顯聖自裁的地方,默默無語。


這不是憑吊,他和顯聖也沒那份交情,之所以留在這裏,是這片空間中還殘留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喬山無法察覺是因為他沒有信仰,但李績能!


不是純粹的信仰,有點似是而非,仿佛是信仰的變種,和道門融合的怪胎……


他之所以留在這裏,是在考慮天道對修士的最終控製是如何達成的?站在劍修的角度,以他一身所學所悟,如果遇到和顯聖類似的情況,他該如何做?


這是他必須要麵對的!因為未來他可能搞出的事,恐怕要比顯聖更大更實際,顯聖充其量不過是個未-遂而已,而他,是準備付之行動的!


對三魂七魄,他在晉升元神時有過接觸,這是道門正常的晉升過程,對劍修來說並沒有什麽太過著重的地方,如果他一輩子循規蹈矩,也無所謂這些東西;但問題是他不想按部就班,所以,最起碼要有個提前準備。


這一點上,顯聖給他提供了很現實的反麵案例!


他要搞清楚的是,天道,或者部分代表天道意誌的人,是怎麽找到並定位背法者的?又是如何做到魂魄的抽離的?


喬山和他在當時附近空間中都沒有發現任何的能量傳遞形式,這說來就來,把一個強大如五衰的修士逼死當場,這效果讓人有些不寒而栗!


雖然在成為修士後,對種種神秘他已經習慣成自然,但這些所謂的神秘在究其本質之後,卻無一例外的和某種能量形式有關!李績修行至今,對先天道境的理解已經有了一個很全麵的了解,要說某種能量是他不能感覺到的,他有點不信!


更何況,還有喬山和顯聖在,沒道理三人都感覺不到任何異常,這違背了常識規律!


他有些想法,現在還不太成-熟,需要慢慢的求證,完善;好在他還有的是時間,現在的他,才入元神不過百年,離陽神還早著呢,便到了陽神,距離衰境更有天塹的距離,他現在的時間,至少是以千年來計算,寬裕的很!


贔屭沒有和他溝通,不知道是因為失去老朋友的心情低落,還是抱著誰先開口誰契約被動的心理,李績同樣如此,本來他留在這裏就不是為了勸慰贔屭,一個活了數十萬年的先天靈寶,還會走不出這道小坎,留下心理陰影了?


李績仔細回憶顯聖被抽離魂魄的過程,企圖從中能找到些什麽;可惜,整個抽離過程隻進行了不到一半就因為顯聖的自裁而結束,他不能要求太多,不能要求別人失去生命尊嚴隻為給他展示什麽,答案需要他自己去找。


沒有能量傳遞,顯聖的道消現場又殘留著這種似曾相識的奇怪氣息,在他看來,這一定是和顯聖抽離天鉤的神秘信仰有關,但是如何做到的,還需更多的依據。


等待是無聊的,李績判斷安然一行過來的時間當在一年之後,這段時間還有個很現實的問題,怎麽在和贔屭的對峙中讓它先主動開口,誰先開口誰被動的道理兩個都很明白,讓李績有些鬱悶的是,單論耐心的話,他還真未必是這靈寶的對手!


變化出現在半年後,無鋒忽然提醒他,“李績,有莫名的信仰降臨,你做了什麽?就這麽在宇宙中枯坐發呆,就能得到信仰麽?”


李績心中一動,喝道:“先不要接受它!先用古信印淨化它!”


古信印是青梅道統七枚信印中最古老的那一隻,它為李績帶來了兩個信仰,到目前為止,還沒發現任何後遺症,李績猜測,這道莫名落下的信仰恐怕就是天眸人所謂的神秘,也是代行天道那些人留下的控製他人的方法,他殺了天氳就無法躲避這層因果,但他還有信印,還有無鋒!


他隻接受自己能控製的信仰,而不是別人強加給他的!如果躲不開,至少要過濾一遍。


也隻要在此刻,他才感覺自己所謂的一方宇宙縱橫無敵在天道之下是多麽的蒼白,他不想要,天道給你,你還拒絕不了!


把心神沉入劍丸,和無鋒一起,對新落下的信仰進行信印淨化;所謂淨化,其實就是去除這道信仰中融合的有關道門的那一部分,而隻是留下純粹的信仰。


這相當的麻煩!這道不純粹的信仰千方百計的想要附落在李績的神魂中,卻被無鋒上的信印一次次的拉回來,呃,不斷的洗澡,揉搓!不僅要搓下它一層泥來,更恨不得搓下他一層皮,一層肉,把它搓幹抹盡才是李績心中真正想要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