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秘幸
loading...

“有一點我必須確認,如果天眸人來找後賬,你軒轅必須全力支援!”


喬山斬釘截鐵道。


李績搖頭,“喬老,軒轅底子薄,我可不能隨便答應你!我唯一能保證的,就是我李績一定全力相幫!”


喬山點點頭,“也不指望你軒轅那幾把劍!我要的就是你,其他人來不來,倒也無所謂!”


很快的,無上一夥八人已聚齊,但天氳卻是渺無人蹤。


再過半刻,天鉤飛了過來,麵色平靜,


“就不等了吧?這時候不回,師姐大概就回不來了。”


饒是喬山數千年修行,把麵皮修得城牆般厚,也不覺有些微發燙的感覺,心中暗罵李績無恥,人明明是他殺的,卻裝的和沒事人一般,真是天生的害蟲。


“小友莫急,不如再等等,也許是對手難纏,誤了歸期?”


天鉤搖搖頭,“不等了!我知道,師姐已魂歸天眸!我確定!”


一行人繼續趕路,無上修士心中有鬼,再說還要商量李績的餿主意,所以落在後麵;前麵隻天鉤一人,飛的孤索,但是,很快便有一人飛到了他的身邊,


“很難過?又何必表現的這麽無所謂?你表現的衝動些,我們對你的提防還會輕些!”


天鉤淡淡一笑,似乎對身邊這個奇怪的家夥一點也不在意,“我是真無所謂!幹嘛要裝的很難過?人誰無一死?或早或晚而已!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是痛苦,但對有些人來說,也是解脫!”


“雖然聽不懂,但感覺很深奧的樣子!”


李績發現他遇到了一個比他還能裝,還能灌雞湯的家夥,隻不過這家夥的雞湯灌下來不是為了慰籍,而是讓人心中隱隱不安,仿佛他做錯了什麽?或者,有什麽正在隱隱發生?


其實這種感覺在他剛一殺死天氳時就已經有所察覺,否則他也不會跑過來和這個天眸人扯淡,躲都躲不及的,腦子抽了才會跑過來故意求關注!


但他不能消除心中的懷疑,而且冥冥中他有所覺悟,要找到答案,就隻能從這個天眸人身上獲得!


這是他自修道以來,七百餘年養成的直覺,不會騙人!


天鉤緩緩吐出了一口氣,“師姐其實待我很好!我也很想為她報仇!可我卻不能這麽做,你知道是為什麽?”


李績有些不想聽了,他突然發現自己可能已經陷入了某種不可控的境地!不是身體戰鬥方麵的,而是仿佛墜入了某個大棋盤中,身不由已,隨波逐流,


他和這個天鉤不過才見過數麵,還是遠遠的那種,交談還是第一次,這人卻仿佛把他當成了一個朋友?說話的語氣娓娓道來,透著一股平靜中的詭異!


“你不想說的話,其實可以不說!反正和我沒什麽關係!交淺言深,修士大忌,你的話說不定我轉頭就會告訴宗門了呢?”


天鉤輕笑道,“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和天眸有關的,我可以起誓其中無有一句虛言,句句屬實,可能,能滿足你的好奇心?”


李績長這麽大,從未怕過什麽,不知道為什麽,他突然有些害怕這個天眸人要說的故事!他想離開,他不想聽!可他又明白,這世間有些東西,不是你想不聽就不聽的,裝駝鳥把腦袋紮進土裏,沒有用!


還有他的驕傲!


“為什麽要說給我聽?這裏有很多人!我看不出來我和他們有什麽不一樣的區別?”


天鉤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之前,是沒什麽區別!可現在,就有了區別!尤其是在襲擊發生後!”


李績全身一緊,這是他發劍前的前兆,他有一種立刻出劍殺了此人的衝動!但理智卻死死拉住了他,現在的情況下,就算他能殺了此人,甚至殺了身後的無上群修,恐怕也於事無補!


天鉤絲毫不在意他有些克製不住的殺意,反而好像很享受似的,就像巨坑裏的人,歡喜的看著另一個剛剛跌進來的……


“天眸啊,嗯,存在可不止數十萬年了!具體有多久遠我也不知道,反正比我們想象的更久!


我不知道,是因為我其實並沒去過那個地方!好笑吧?天眸人,沒去過天眸?其實不僅是我,師姐也沒去過!我其他那些師兄弟姐妹也沒去過!


因為,根本就不存在那個地方!”


李績終於平靜了下來,在初期的抗拒後,他終於又變回了本來的自己!怕什麽呢?嚴格說來,他現在的狀況應該是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近了吧?


劍及之處,就是他的真理!其他的,讓神秘來的更猛烈些吧。


天鉤讚賞的看了他一眼,繼續道:“無上對天眸的所謂了解,不能說對,也不能算錯!


最起碼,一開始的天眸,確實是他們典籍上所描繪的那樣:有一個地方,有一個族群,他們的祖先非常偉大,偉大到可以有限度的參加天道的運行周轉,於是他們擁有了不一樣的血脈,這樣的血脈,在他們修行有所成之後,能讓他們淩架於其他道統之上!


就是我們所說的執法者,代天行道!


但是,血脈是會攤薄的!聖獸都會如此,何況人乎?這是自然規律,是天道的核心基礎,違背不得!


所以,血脈的力量越來越弱,直到弱的再也分辨不出,淪為普通!執法者沒有了超越其他道統的力量,還是執法者麽?還能代天行道麽?


於是,天眸一族開始虛弱下去,這時他們又遇到了另一個災難-近親繁殖!


這也是自然規律,血脈攤薄讓他們失去了力量,而近親繁殖則讓他們甚至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權力!


於是這個世界再也沒有了天眸一族,他們之前的傳說,也僅隻流傳於最古老的門派,就像無上記錄的那樣,


從這一點上來說,無上的了解是沒錯的!”


李績默默傾聽,天鉤所說的,符合他對族群血脈的判斷!再純粹正的血脈,再經過萬千次的稀釋後,也會淪為普通,


而且聽起來,那位先祖老爺爺,也沒忘我的耕耘!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