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驚魂刺
loading...

李績已不知道這是他第幾次的走進樊樓了,平時隻要有閑暇,他必定會來這裏打發時間,雖然受五年五本的額度限製,但多看看,了解感受一下這個世界的奇功妙法也是好的。


他在樊樓已領書四本,分別是第一次的《禦劍術》《五行遁法》《分光錯神魂》,第二次的《金銳中刑劍》,還有一本可選,對此他也有自己的思考。


對於李績現在的情況來說,挑選什麽樣的術法,如果可以不受限製的拉一個書單的話,他能寫進一百本;這就是他現在狀況,處處短板,有無數需要改進加強的地方。可惜額度之有一個……


門派做出這樣的限製並非無因,沒辦法的事,就如美食之於饕鬄,毒-品之於癮君子,權力之於皇帝,術法的吸引力對於修士們來說也幾乎是致命的,誰不希望多練幾手,多幾個底牌,這是人性……


如果修真界是歌舞升平的太平的話,其實五年五本都多,起碼李績從自身情況來看,他已經修習的四種術法中,都二年半過去,不過才三種達到小成,《金銳中刑劍》直到現在還在摸索中,由此可見一門術法的難修……隻不過修真險惡,終歸不能讓弟子們光著屁股下山吧,所以門派還是給了五本的額度。


築基期的飛劍之術並不多,聽師兄們講,《軒轅劍形真解》大部分匪夷所思的劍術都需在金丹後才能學習,築基期能學的隻有很少一部分……


戰鬥無非攻守,選術法也就隻在這兩個方麵,經過精心挑選,李績大概選擇了以下幾本:《魔音劍律》《無難劍咒》《驚魂刺》《浮生幻劍》《衣劍訣》《無相劍盾》……其中,前四種是附帶特殊效果的攻擊術法,後兩種是防禦之術……


在攻擊和防禦之間,李績猶豫了片刻,每一個劍修都缺防禦之術,故此他們不得不懷揣大把的符籙,這是這兩種防禦術法吸引人之處……


最終,他自嘲的笑了起來,如果是名古劍修,那大概不會有任何猶豫的吧?李績把《衣劍訣》《無相劍盾》又放了回去……雖然我有誌成為古劍修,但現在的心態還差的遠啊……


劍修就應一往無前,鋒銳無匹,所以,當然要選攻擊之術……


《魔音劍律》是種音攻之術,幹擾感官,《無難劍咒》是小範圍強製詛咒,引發負麵狀態,《驚魂刺》這個是刺激神魂的,《浮生幻劍》則是種幻術,可短時間內影響對方。


李績稍一斟酌,便取出那本《驚魂刺》的玉簡,四種特效攻擊各有特色,並無高下之分,問題是李績合兩世靈魂,神魂強韌,又修習極度自虐的《分光錯神魂》,在神魂方麵是有很大優勢的,當然要善加利用。


“汝《分光錯神魂》小成了?”在辦理玉簡借閱手續時,渡海道人詫異的問道。


“哦,是,是的。”李績有些萃不及防,“師叔為何如此問?”


“嗯,《驚魂刺》此術對神魂要求比較特別,不修《分光錯神魂》就無法學此術……故某有此一問。”想了想,渡海道人還是提醒道:“《驚魂刺》此術擅長亂中突襲,出奇出險出無備,但你需記住不可濫用此術,若對手神魂了得又有防備,你用多幾次,恐怕會招來神魂反擊,輕則被人反製,重則變成白癡,切記……”


李績點頭稱是,渡海的建議一針見血,《驚魂刺》這樣的術法是不適合頻繁使用的,最好在雙方苦鬥正酣時,瞥個冷子偷出一刺,然後趁對方神魂不濟的片刻克敵;聽起來這不是堂堂正正的劍修之術,能從渡海這樣看起來方正嚴明的老一輩劍修口中說出來,也說明其並非因循守舊之人。


離九宮界開啟還有四個月,這段時間,李績打算主修《金銳中刑劍》和《驚魂刺》,怎麽也須修到小成境界,否則不堪大用。


九宮界可不是宗門小比蟲界,沒有金丹前輩看顧,也沒有護體道符保命,是真正的搏生死之界。也隻有在九宮界這樣的外界環境中,他才有機會使用劍丸無鋒;之所以要把自己置於如此危險的境地,奪取靈石資源是一方麵,另一方麵也是想看清楚自己的真實戰鬥力,金行本命,金遁術,金銳中刑劍,金行劍丸,當這些因素組合在一起時,他會達到一個什麽樣的高度?如果再加上驚魂刺,崇骨氣旋呢?


不是李績嗜殺,要想在修行界長久的混下去,沒有點搏殺的本領怎麽成?至少在九宮界中,進去的都是早有心理準備之士,願意通過冒險搏取利益之人,沒有純粹的無辜者,殺與被殺,願者服輸而已。


——————


“師傅,您的茶……”寒江道人畢恭畢敬的把烹製好的茶盞端到師傅渡難道人身前,然後跪坐於榻,等待師傅訓示。


“嗯,吾離開這些日子,門內安好否?”渡難道人呡了口茶水,開口道。他是位麵相斯文的中年男人,當然,修士到了金丹這個境界已輕易看不出真實的年紀。渡難在軒轅內劍一脈三十二位金丹強者中實力中上,在衡周峰上掌文印堂,實力派人物。寒江是他的三弟子,也是關門弟子,天資出眾,不足百歲便心動大圓滿,未來很可能衝擊金丹成功,也是他門下唯一的希望所在。


“稟師傅,一切安好;其間二師兄出關一次,取用了些丹藥後便繼續閉關,目前還未知進境如何?”寒江恭敬道。


“唉……便由他去吧……”渡難有三個弟子,老大未成金丹,壽數已盡,歸天很多年了;這老二也被阻在金丹前數十年,數次衝擊未果,渡難也曾隱晦勸他放棄,卻如何肯聽?衝擊金丹並非毫無代價,每衝一次失敗後都有神魂反噬,經脈暗傷,累積起來便是大患,很難徹底根除;故修士衝金丹,隻頭一,二次成功機會最大,再往後便一次不如一次,而其中風險卻是正好相反;老二這已經是第五次衝擊,渡難不敢指望他能成功,隻希望能平平安安活下來就好;修真界的師徒,便如父子一般,白發人送黑發人,也一樣會心傷難過,所以很少有人收徒收個十個八個的,心太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