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暢遊
loading...

李績在這裏盤恒了三日,實際上,他也並沒有把浮遊宮真正炸成灰灰,其實,宮中那些寶藏的很多,也是炸不毀的。


這些東西,他交給了陽神們,這就是他對器物的態度;主人都被他殺了,這些器物有多少用?


他一直認為,修道,人才是主體,尤其是劍修!


對器物的依賴,往往就是從一點一滴開始的,初時你可能還不覺的,隻是感覺很方便,慢慢的,因為這些方便你就會使用更多的器物,最後發展到戰鬥過程中的依賴使用,這是他絕不允許的。


就隻是劍,沒有其他!簡單,才會更純粹。


一個很關鍵的理念是,你不能把所有東西都歸為已有,哪怕這些東西確實是你通過戰鬥得來的戰利品!這樣做的唯一結果就是把路走絕!


要學會分享!


在某些方麵李績的所作所為顯的很自私,比如淘寶星的意識空間,西昭劍府,浮遊宮,但細論起來,這其中有很多更深層次的原因,並不能用簡單的自私大方來區分。


比如浮遊宮,站在那些元嬰修士的角度,他們會覺的這個劍修非常喜歡吃獨食,他們的層次見識不夠;陽神們就不會這麽想,因為他們很清楚為什麽要毀掉蟲族靈魂,這是境界的差距。


當李績把內庫中的那些所謂寶藏拿出來時,他在這方宇宙中受到的敵視也就降到了最低,因為在別人眼中,他不是一個隻知道殺戮,毀滅的莽夫,而是一個知道妥協,懂的分享的人,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在修真界中生存,


因為別人知道你是一個可以合作的人,這很關鍵!


這就是他在修道數百年中,看似殺戮無數,毀府滅宮,卻其實並沒有走到絕路上的原因;反而像割鹿候這樣的英雄人物,處事好像光明磊落,結果路越走越窄,所有的人都心懷敵意,如果最後沒有李績出頭,他還不知道會如何被幽浮子殘忍泡製!


智商和情商,在很多地方往往後者更重要,兩世為人的他,比大多數人更明白這個道理,哪怕是劍修,如果你真的以為隻憑手中一把劍來征服世界,結局也隻能是曇花一現。


最起碼現在,在這方宇宙,沒有哪個陽神大能會真正處心積慮的對付他,反倒是把他當成一個可以合作的對象,這就是生存之道。


李績又恢複了獨自旅行的狀態,經過浮遊宮一戰,他的事跡會慢慢的傳頌開來,恐怕壞的一方麵還要多於好的一麵,他不在乎,自汙,也是一種生存之道。


因為那些自詡高尚的人,會對另一個高尚的人產生嫉妒,但他們永遠不會嫉妒一個惡棍!


人與人之間就是這麽的奇妙,他們不願意和一個德高之士交往,因為自慚形穢,並很容易因為嫉妒而暗生殺心;但他們卻很願意在一個惡棍麵前表現自己的道德,希望能夠感化,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並時常在人前吹噓自己的大人大量,


李績很願意做這樣一個惡棍,這樣能保證他能活的更久些!


在來這方宇宙時他給自己定了兩個目標,一個是解決境界問題,一個是劍修的遺址,現在看來,時間百年才將將過半,他已經完美的解決了兩個目標,剩下的旅途將會無比的輕鬆。


他暫時不想立刻就返程,宇宙太大,出來一趟不容易,既然來了,就應該走的深入一些,因為還有沒有下一次真的很難說。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臨行前燕信托他為一個門派轉交一件物事,燕信在這方宇宙曾經長遊過,也結交了一些靠譜不靠譜的朋友,但真正有所虧欠的,內疚甚深的,便隻有這一個。


燕信並沒要求他一定做到,宇宙風波險惡,變故太多,隻能量力而為;但李績既然自己的事已結束,當然不願意半途而廢,總要把該做的事做的完美才好。


這方宇宙並不規則,靠近星漠的重華是邊緣位置,他現在所處的則是中心位置,其中距離超不過十年;但這個中心位置不是從地勢來說的,而指的是修真界域紮堆;過了這些修真界域紮堆的中心位置,另一側的空域更加廣袤,隻不過也更加荒涼,這裏的少數修真界域,距離之遠,等閑便是以數十年計。


元神,緊固之神,元神不能遨遊,但對自身實力的加強卻是全方位的,尤其在神魂方麵,到了這個階段,虛妄不可惑,幻象不能迷,意誌不可動搖,無論在哪方宇宙,都算的上是真正的大修了。


從星圖上來看,從浮遊宮去往燕信交代的門派大概要飛行三十年。這還是考慮了晉升元神後他更快的速度下,就像重華界在這方宇宙的星漠邊緣,那個門派也在另一側的邊緣,也不知道當初的燕信為什麽跑到這麽遠的地方?


三十年的時間並不是虛擲,他需要這些時間來適應身體和陰神融合後的種種變化,現在的他,飛劍威力大有增長,但在精微控製上,可能還不如當初陰神時,這都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磨合。


真君三境,己不存在功法秘術的選擇問題,它們是一個整體,所以統稱真君,


劍術還是那些劍術,道境還是那些道境,隻是因為人不再是那個人,所以所見所識,又有不同,他將站在更高的高度審視他所擁有的那一切。


修行便是消磨,把得到的,領悟的,通過時間揉合進記憶中,身體裏,最後形成本能的意識。


有太多的東西需要融合,在來到這方宇宙後,他也得到了太多的東西,無鋒的靈智,力量體係,信仰體係,西昭體係,現在再加上元神體係,這些東西,夠他喝一壺的。


這也是他對浮遊宮中器物功法不屑一顧的主要原因,境界到了真君這個層次,又哪裏會缺功法,缺的隻是在這自己特長方麵的深厚沉澱。


他浮在虛空中,不緊不慢的飛行,時而對空出劍,時而覓地沉思,


一個鬥戰強者,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越發的強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