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後患
loading...

李績從方尖劍塔穿身而出,此時的劍塔之尖已細碎成沙,並向下飛快漫延,


他也不猶豫,借劍塔崩散之力,自己身體中還隱隱留有一絲的將軍真靈劍意,悍然出劍,疾如流光,數十萬裏之遙,轉瞬即至,


劍光正巧從豎眼過去未來聯係的紐帶處穿過,一絲不偏,卻正是豎眼的著緊關竅之所在,在衰境以下,沒人能把握,更沒人能抓住的這個缺陷,卻被人一擊而散,


頓時,仿佛瞳孔放大般的,豎眼的瞳光豁然睜大,又驟然縮小,扭曲變形中,無數蘊光之圈失去控製的發散而出,讓聚在它周圍的十名修士四散而逃!


“為何滅我?上萬年來,我盡心盡力守護這方空間,遵循大道,從不逾規一步,就得來這般結果麽……”


豎眼的靈魂風暴狂卷而至,李績在其中紋絲不動,不悔分毫,


“閑的……蛋-疼!”


豎眼在掙紮中煙消雲散,其實,他的毀滅和李績無關,隻不過李績加快了它的這個過程而已,


將軍早已料到了這一切,這方宇宙也不應該出現這種逆天的東西!所以,他早把這豎眼的生死綁定在了方尖劍塔的存在上。


劍塔在,說明將軍在,豎眼便作不了怪;劍塔湮,豎眼毀,這就是這個劍府存在的本質。


這些,李績知道,可有些人卻不知道。


四家修士圍了上來,個個怒氣勃勃,也包括優遊在內;他們正領悟到著緊處,卻無端被毀了豎眼,如何不怒?


他們能看到的,便是最後那一抹劍光,然後豎眼崩潰,這筆賬當然要記在李績身上!


“李道友,你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否則,這關你過不去!”井犴君麵色帶煞,他也是正領悟到緊要關頭,結果卻被人打斷,心中十分的惱怒。


李績聳聳肩,大姆指翹向後麵,“劍塔已毀,豎眼不存,這便是豎眼毀滅的真相。


至於我為什麽出劍?隻是怕諸位在豎眼突然崩潰時害了神魂,所以先切斷其關聯,讓崩潰柔和些。


所以,前輩所言不妥,晚輩在此變中非但無過,還有功呢!”


他這一番話,真中有假,假中存真,劍塔和豎眼之間的共存關係,這些老練的陽神稍一留意便能判斷,也不是多複雜的事。


果然,四名陽神細察之後都沒有出聲,便幾個元神也是猶豫不決,但那名星宿洞的陰神卻性子暴烈,戟指於他,口中喝罵道:


“賊子!在這裏轉移視線麽?為何你一個陰神能做到陽神都做不到的一劍找出豎眼薄弱之處?為何劍塔會忽然塌滅?你在裏麵做了什麽?


不說實情,卻在這裏虛言蒙騙,是覺的我們都是初入修真的雛麽?”


話音方落,天空虛震,一枚飛劍徑從那星宿暴烈修士腦中穿過,萬裏之距,連個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空間道消天象就和豎眼崩散的靈機餘波混在了一起!


剩下的真君們反應極快,瞬間拉遠距離到十萬裏,幾名陽神真君怒極,還沒見過這樣囂張的陰神劍修,一言不合,便出劍殺人!


“賊子!”


“敢爾!”


“師弟你瘋了麽,快快住手!”


李績當然住了手,因為人已經死了,雖然到現在他也不知道這星宿洞陰神的名號,但不代表他不知道在另一處精神世界的名號--朱十!


冷漠的看向眾人,絲毫沒有闖禍後的不安,而是嘴角帶出一絲牽強的笑容,就像是在抽抽,


“回答你們的問題!


為什麽殺他?因為他指我!這方天空下,沒人敢指了老子還能囫圇個的活著!


為什麽能斬豎眼?因為老子拳頭大!別說豎眼,便陽神,老子也斬得!


為什麽劍塔塌?因為就是老子幹的!裏麵的老不死不老實,老子就斬了,怎地,還需要問過你們的意思?”


這是失心瘋了?在四位陽神麵前左一句老子右一句老子的,整個宇宙中,怕都找不出第二個來!


幾位陽神怒極而笑,這是壽星老上-吊啊,反應最快的是烏蕪,星宿洞真君,他門下陰神被斬,因為變化突然,他沒有反應過來,現在這小瘋子找死,想來也沒人來阻止他行規矩!


“優遊,你且原地站好,我不算你同謀共算!”


說罷往前一拿,人已飄出,星光倒懸中,似有無數星辰向那劍修砸去;優遊鼓了鼓嘴,別說伸手,便是話也不敢多說一句,因為井犴君和七戒的神識已經罩定了他!


劍光星辰一觸即分,燦如星河的陽神之術,和冷寂孤沒的黯然劍影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但所有在外圍觀戰的真君們,無論陽神陰神,都感覺汗毛倒豎,毛骨悚然,


因為又一朵道消天象升起,比之前的那朵還要巨大的多,那是陽神之殤!


這才多長時間?二息?三息?什麽時候,陽神變成小雞子一般的脆弱了?


死一般的寂靜!瞬殺陽神,這其中意味著什麽?沒人不清楚!這意味著即使剩下的真君們一擁而上,不折個過半,恐怕都不能奈之何!


各人皆有所思,真靈上門幾個想的是,這人是門派找來的肉-雞?那司馬缺不是傻-缺,就是窩底!偌大的宇宙,偌大的重華,怎麽就單單找了這麽個大蟲出來?七戒嚴厲的目光看向曇驊,卻發現這廝早已退到二十萬裏之外,而且,還在後退中。


井犴若有所悟,看來這玲瓏道隻派兩人前來,卻不是沒有準備,而根本就是要扮豬吃虎!有這樣逆天的劍修陰神,別說不來元神,就是優遊不來也是無所謂的吧?


優遊則是冰火兩重天,之前還縮頭裝駝鳥,生怕這瘋子牽扯到自己,現在卻有些後悔,這劍瘋子不會埋怨他方才冷漠旁觀吧?


至於星宿修士,隻剩個元神杵在那裏,卻是半點想法也沒有,隻盼望大家能把他忘掉才好。


這是胡三!


李績在眾星隕落中現出身形,看著眾人,燦然一笑,


“那麽現在,還有人對老子的解釋有疑問麽?”


在方尖劍塔中,因為將軍的殞滅而憋著的一口氣,總算稍微平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