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展開【為盟主蕭真人加更】
loading...

神月天驕原山門,現在律正門的所在地,


這些年來律正高層可謂是天天忙的暈天黑地的,他們哪裏有管轄這麽大地盤的經驗?以前的領地連現在的一成都不到,所以維持的很辛苦!


但再是辛苦,心裏也是甜的,這是一個門派複興的偉大的開始,容不得半點的馬虎,一切務求做到完美。


所以,高層會議總是沒完沒了,因為有無數棘手的問題急需解決;如果是個講究無為而治的門派也就罷了,偏偏律正門還是個規矩極多的,其工作量可想而知。


現在,主殿內數名真君和一些元嬰真人正在議事,一道特急信符飛來,主事元嬰真人一把抄住,神識一掃,便如吸氣時吞了隻蒼蠅,神色極其難看,


一名真君問道:“守正,何事失態?”


守正真人苦笑不已,“各位師叔,倒是沒有什麽著緊的大事,不過弟子卻需立刻去河洛一趟……手下弟子們在河洛城例行掃風行動中,竟然現場逮到一名元嬰!真正是千古奇聞,不可思議!


弟子要馬上趕去,可不能鬧出大事,畢竟我律正的規矩,在正常修真界中,施行起來還是有些難度的。”


座上眾真君元嬰皆麵麵相覷,這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本欲撈泥鰍,網出老鼈怪!


那名真君一撫額頭,“這都什麽破事?也罷,速去速回,要注意分寸尺度,好歹是個元嬰,背後也很難說有沒有什麽勢力存在,方式方法很重要!


律正的規矩不能破,所以法印痕跡還是要留的;但留過之後,你再私下把那符紙交還於他,也算是顧全了雙方的麵子!”


“等等!你不要去!找個金丹弟子拿道元嬰符過去就好,像這種事,最難辦的就是麵子問題,你這一去就怕他反而麵子擱不住!現在不是沒事麽?那說明那人還是講理的,你挑個機靈會說話的,好歹糊弄過去,總比你親自前往,再是個熟人,尷尬不尷尬?”


另一名真君提醒道,大家覺的很有道理,於是便派了一個老成會說話的金丹持符前往。


那金丹心急火燎,跑的飛快來到河洛城,就怕同門們說錯話辦錯事,為了這屁大點子事再有了損傷,說出去難免讓人笑話,


還好來的及時,河洛城中風平浪靜,那個搞事的元嬰,修為深淺不定,很是讓人忌諱。


這金丹是個心細的,看那陌生修士雲淡風清,他也就不再多話,隻恭恭敬敬的把元嬰符紙放在案上,虛手相請,口中低聲道:


“就是個過場,徒博一笑,事後這符紙還請前輩拿走,晚輩們是斷斷不敢要的。”


李績一笑,確認道:“這道符紙,可結實否?”


那金丹陪笑道:“結實,結實!是漓龍額間之皮所製,可承元嬰真人全力一擊呢!”


李績於是輕提手掌,慢放法力,他也知道這東西要是再蝕了,這段笑話可就鬧大了,


隻是,天不從人願,手掌距那符紙還有數寸,一陣青煙升起,仿佛畏懼劍修的法力,那堅不可摧的龍皮符紙瞬間被蝕個對穿……


李績聳聳肩,表示真不是故意的,沒法說話,不管說什麽,都有搞事裝大之嫌,


律正金丹的汗,頓時驚出一身!什麽時候掃風月這種小事,需要真君帶隊了?


他有些不敢確定,急忙拉過幾名金丹同門,壓低聲音:“怎麽回事?是誰把這尊大神網來的?哪家畫樓?何處雕坊?是,是什麽具體情況下抓到的,不會是……?”


那幾個金丹也不清楚,急忙召來辦事的那個小築基,那小築基脖子梗著,一點也沒覺的自己做錯了什麽,


“在門口!他確實沒進去!不過在與一女子攀談!


弟子以為,穿衣起-床,脫鞋過溪,提箸吃飯,孝服奔喪,凡事皆有動機,誰又會做無用之功?此人既來花街,心中想著什麽,不言自明,拘他來難不成還能冤枉了他?


律規之下,人人平等,正是門派數千年的規矩,又豈可因境界高低而輕重不同?”


幾個金丹現在轟死他的心情都有,也不知這是誰教出的榆木疙瘩,事情已是明擺著,這位大神恐怕來這裏真未必就是為了某些不可說之事,太匪夷所思!


他們當然不知道,那築基小修這次也許確實是冤枉了他,但從曆史角度來說也不算是冤枉了他,


問題是,勢成騎虎,接下來怎麽收場?


看這大神的意思,他不留下法痕是不肯幹休的,可諾大的律正門,方才那道符紙已是最高等級的東西,而且整個門派便隻這一張,當初做出來也隻是為表達一種元嬰犯律與築基同罪的態度,又哪裏準備過萬一有真君被逮到如何留痕的問題?


……律正山門,高層們接著討論,


一枚急符飛入,守正手一招,接符在手,臉色大變!


上位真君不滿道:“守正師侄,你今日卻是怎的了?如此浮燥,一驚一乍的,我律正門以規矩立世,最忌沉不住氣,舉止慌張,你都這樣,又如何服眾?”


守正苦著臉,“諸位師叔,不是弟子浮燥,實在是世事難料;方才所說的那個被拘修士,元嬰符紙也留不下他痕跡,您們看,該如何處理才是?要不,幾位師叔現在製作一枚真君之符?”


“你這是告訴我,幾個築基弟子在河洛城例行掃風時,抓住了一名真君現行?而且對方還一直配合,老老實實的等著封印留痕?”


一名真君拍案而起,“不用說了,定是此人故意難為我律正,現在看來,誰去也沒用,送什麽符也白搭,幾位師兄,看來咱們不走一趟,此事怕很難善罷!”


以修士考慮問題的角度,這就是一種赤果果的挑釁,否則此事根本就不會發生!


真君的能力,有太多神不知鬼不覺的辦法來擺脫這樣的尷尬,哪怕他真是被逮了現行,隻要他願意,築基小修連見他一麵都不可能,甚至一切都惘然不知。


他反其道而行,等於就是在向律正挑釁,除了正麵應對,這場麻煩是躲不開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