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結果【為五百月票加更】
loading...

ps:這月開始,老惰嚐試一下每500月票加一更,年紀大了,體力不支,恐難持久,撐到哪算哪兒吧!


另,感謝大家的支持,如果您能正版訂閱,老惰有了錢買幾支腦白金,可能還堅持的久些,拜托了!


………………


“黑曜道友的遭遇,晚輩著實過意不去,英年早逝,十分可惜……”


李績此言半真半假,有些虛情假義,颯遝的死和這家夥有直接的關係,說他是幕後黑手也不為過;但單論今日,他確實要承黑曜一份情的,哪怕沒他來,李績也未必就斬不了廚子,哪怕黑曜真正心裏所想,也未必是要為他烏鴉賣命。


這些都不重要,天道之下,修真界中,仇恨和朋友,往往也就是一線之差,又哪裏是那麽容易能用簡單的好壞能夠區分的?


“不過顯聖尊者那裏,不知道會有什麽變化?其一怒之下,會不會做出什麽對我左周不利的事來?”


喬山冷冷一笑,“這個膽小鬼,出不了贔屭的!


他現在也沒空找我左周修士的麻煩!恐怕他自己怎麽渡過這五衰至上境這一關,已經夠他焦頭爛額的。


衰境萬年,不出贔屭一步,這樣的修行,又修來何用?”


……李績背手走出天相寶殿,身邊有觀漁相送,一臉的晞噓,表情沉重,就仿佛失去了最知心的朋友,


“黑曜於我,神交已久!贔屭初見,卻未曾相識,盲道再遇,也是鞭長莫及,沒成想與他相遇的第一句話,卻是共對強敵之時,斯人已去,徒呼奈何?


你與黑道友關係如何?可有交情?”


觀漁嗤聲道:“李烏鴉,你又何必貓哭耗子?還奈何,黑師弟當時便不被顯聖殺死,恐怕也逃不過你的暗劍!


我和他無甚交情,無上之大,完全是不同的派係,他順應天勢,遵從本心,死了也怪不得誰,你倒不用擔心以後我會因此來找你麻煩!”


李績就奇怪,“咦?這話咋說的?我一番真情實意,難道做的還不夠逼真?


你找我麻煩?說反了吧?老子活這麽大,隻有我去找人麻煩的,還就沒人敢來找我麻煩!


顯聖算一個,結果怎樣?


躺-屍了!”


觀漁就不屑,“一個隻有過去沒有未來的假陽神罷了!黑師弟也是冤枉,至死也不知道原因在哪裏!


與人爭鋒,沒有問題;挑戰陽神,也沒有問題……問題在於,他就不應該和不該在一起的人混在了一起,這才是大大的問題!”


李績瞪眼,“你在說老子麽?”


觀漁把手一伸,做送客狀,“慢走,不送!以後若是出門,看在小行星帶同舟共濟的份上,你能不能提前支會我一聲?”


李績奇道:“做甚?我又不缺跟班?”


觀漁回頭就走,“知道你的去向,你往東,老子就往西!你去殺狗,老子就攆雞!還能活的長久些!”


……除了無上,李績又去了幾個門派,都是左周的門派,把幾名戰死修士的遺體送到,這是一份心意,雖然互相間素不相識,雖然他們的到來其實根本不關他李績的事,但有些東西,該認就得認,他不是六親不認,不知好歹的人。


當然,顯聖尊者借替身準備避過天劫,假死出道的消息也傳了出去,成為左周修士最近津津樂道的一件趣事。


同時傳出的,還有軒轅李烏鴉再斬一名陽神的事跡,這卻不是李績自吹自擂,而是當時在場的數十名左周修士親眼所見,也由不得他掖著藏著。


第一次斬陽神,因為有喬山斬過去在前,又是突然偷襲,還可以說是偶然事件;再斬第二個,還是具備衰境意識的陽神,那可就不太一般,雖然遙傳那陽神沒有未來,隻需同時斬過去現在即可,但人們總是會產生如此的慣性思維:現世的陽神斬得,過去現世的也斬得,那麽哪怕真遇見過去未來現在的陽神,誰敢說他就斬不得?


偶然?怎麽數個星係成千上萬的真君,別人就做不到這點?他李烏鴉就能連續偶然二次?


從今日起,其他門派修士看他的目光又有變化,之前是陰神元神看他有些虛,現在連陽神看他,都有些心頭打鼓!


軒轅劍修中,原來有個三秦已經很遭人忌憚,現在又出了個烏鴉,不過陰神境界就能做到這種程度,真等他到了陽神,這方宇宙中,他就算放個屁,恐怕大家都得說是香的!


天道公正,致令劍修傳承艱難,否則,法修們也不用混了。


洱海域,某個山門之內,一群土著真君彈冠相慶,飛渡道人自得的一揚脖,


“我說的吧?當初我一看那烏鴉來,立刻便知道事不可為,於是果斷戰略性後退,忍下一時氣,存得千年身!


當時你們之中還有人說我軟弱,消了我天狼人的威風!現在都知道了吧!若是容你等這些目光短淺之輩作主,早轉世豕犬矣!”


………………


李績回到穹頂雪峰時,師兄們還沒回來,這才過去了十二天,因果空間還不能破,哪怕趙廚子死了,可顯聖沒死,所以因果仍然有效。


大象瞪著他,他還沒聽到關於顯聖那個陽神替身的傳言,“你人倒是回來了,你那些師兄呢?”


李績就無語,他能說出去偷偷打架,然後把一群老頭給弄丟了麽?


一日後,缺月領一眾劍修回返,幾個人圍住神殿中的李績,左看右看,


“好小子,硬是要得!老子怕是沒什麽教你的了!”求已哈哈大笑中,飄然而去。


“玲瓏劍道之主?那是什麽東西?你來蒼穹劍門,我給你個門主當當!”青帝也不理缺月在一旁瞪眼,說完話,晃身不見。


“從今日起,鎮峰十年,哪裏也不許去!”缺月哼了一聲,背手離開。


“聽說玲瓏風景如畫,景色宜人,玲瓏塔玄妙莫測,既有人鎮山,我卻要好好見識一番!”上洛滿臉歡喜,自去準備行囊。


“大千有我一名摯友,千年未見,甚是想念,如此好機會,當移步造訪!”無疆不落人後,也自己給自己放假。


最讓李績鬱悶的,是大象也來湊熱鬧,“如此,我也外出一趟,散散心也好!”


李績激憤道:“師兄,你一無舊友,二不好風景,卻也外出做甚?”


大象撇了他一眼,“老子去天外找個隕星,睡覺!不行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