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麵對【求月票】
loading...

ps:不加更求月票就是耍流-氓!但這月比較特殊,有太多的外界因素影響老惰,需要自審,整改,很耽誤時間,非常抱歉!


還剩最後一天,大家看看手頭還有票沒?有就投了吧,過期作廢。


後天晚上0點,老惰再加更求六月月票,爭取爆發幾天,還請大家捧場!


………………


在李績數百年的修行經曆中,從來也沒因為自負,自傲,自我膨脹去做超過他能力範圍之外的事,他一直認為這很傻很天真。


但現在看來,就算是很傻,就算是有些不自量力,他也必須獨自完成這次天道對他的考驗,不能依靠宗門,不能拖入持久對抗的泥潭,不能讓他的這些師兄弟們因為他而遭到突然的襲擊,這次的大象很幸運,有上洛趕到,那麽下次呢?當上洛有難時,誰又會恰好趕到?


把真相告訴宗門是最簡單的解決方式,也符合他一貫的行事邏輯,但後果便是,整個軒轅,將陷入和一名陽神的藏貓貓中,也許最終也會妥善解決,但軒轅也會失去一些東西,寶貴的整合時間,名望,可能的傷亡!


李績不是一個宿命論者,但他也相信一些冥冥中的東西,比如直覺!


在他對自己的未來道途產生疑惑,並想通過漫長遊曆來解決時,趙廚子這個**煩跳了出來,他的第一感覺就是,自己必須獨自解決它!否則,遊曆便再漫長,恐怕也不能解決他的困惑。


最重要的是,他不認為自己在廚子手裏就沒有任何的機會!大象都能稍微支撐,更何況現在的他,早已遠遠超出這位師叔的能力。


神殿上還有幾位真君,包括缺月在內,一名陽神修士對軒轅的挑釁,戰略上可以不在意,戰術上劍修們還是非常謹慎的。


“各位師兄,咱們軒轅有何應對?需要我做什麽?”


上洛哼了一聲,到現在他還在為自己那次被傳送出地心幼域耿耿於懷,如果他當時能留下,別說天狼人,便是這個莫名其妙的趙廚子,也一定逃不過他和李績兩人的聯手,李績是大象看著成-長起來的,同樣的,大象也是他一手扶持大的,雖不是師徒,但其中關係尤甚,


“大象於月餘之前遇襲,為此我們搜索了五環界域外千萬裏範圍內的空域,沒有任何發現,既未見人,也未遇襲,所以到目前為止仍然不能判斷其真實意圖,限於人手,我們也不可能再擴大搜索範圍。


但我以為,此人存心不良,有意挑釁的可能更大,原因麽,應該也與我們進入地心幼域有關,那人心胸狹窄,認為我們軒轅耽誤了他衝境過程也是有可能的。”


一旁的缺月睜開雙眼,嗤笑道:“不是可能耽誤,而是一定影響了他的衝境!


顯聖那個膽小鬼,自進入衰境後就不敢去麵對不可說之地的考驗,躲在寶船那個烏龜殼中,一躲萬年也不肯出來!他就是怕一出來就被天冊召去,天冊百年一裁,他躲了萬年,欠天道百次之裁又如何能扛過去?越躲,就越不敢露頭!


偏這廝還是個有點氣運的,萬年下來,五衰之境竟讓他安然渡過,現在眼看到了五衰之道心衰,再往前一步便是下一個境界,天冊第二頁就連也遮掩不過,所以這才想法,欲魚目混珠,騙過天道,以得享自-由。”


“師兄,那趙廚子,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存在?是化身?還是奪舍?或者其他什麽手段?”李績問道。


缺月歎道:“不是化身,也不是奪舍,這樣簡單的遮掩是瞞不過天道的。


就我所知,有這樣一種功法,名萬揉之法,便是攝一凡人,以修士神魂灌之,使其修真,待其築基失敗後抽其神魂,再輔以自身神魂,擇一身體重新開始,如此九次失敗後方築得道基。


築基如此,金丹亦然,元嬰照舊,如此一次次在九敗一成中圓滿神魂,直到這道神魂完滿無缺,幾與顯聖完美契合,連天道都無法在這一次次的緊固中區分真假,等成得元嬰,天道有所關注,便不再拖延,而是一氣嗬成,直上真君,再上衰境,天冊必然召喚,這具身體去了不可說之地,是死是活就不再重要,顯聖自然也就遊離在天冊看顧之外,由此得大逍遙。”


李績咋舌,“這需要多少凡人身體?怕得有三十具?而且還需自我抽取神魂三十次,才能完善……這顯聖,為了今天這一日,怕是已經準備了數千年?”


缺月應道,“隻多不少!幼域就是他選擇的為這具身體準備的衝境之地,真君數個層次,依靠幼域澎湃的靈機本源,一鼓作氣,直達衰境,可惜半途遇上了你們!


李績,你來說說,在地心幼域的最後日子中,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麽?”


李績大呼冤枉,“我什麽也沒做啊!不過是和他一起吸收靈機罷了!而且這人離開時還是好好的呢,他若真是懷恨於我,何不就地在地心對我出手?起碼陽神之後我是拿他沒有法子,又斬不了他三生……”


半袖一哂,“他哪有三生?顯聖的這具身體,便隻有二生--過去和現在,卻是沒有未來的,傀儡而已!”


說罷,再次閉目不語,仿佛對周圍一切不再關心,對李績的敷衍也未深究。


李績又看向上洛,詢問接下來該如何做,上洛一攤手,


“人手不足!我軒轅現在在五環的真君不過八名,要穩妥應對一名衰境意識的陽神,非兩兩結伴不可,如此隻得四組,這樣的搜索力度,卻無法應對界外遼闊空域。


所以,暫時靜觀其變吧,不過我要提醒你,在此期間,莫要單獨外出深空,在解決趙廚子之前,不宜大意,命是你自己的,可不是玩笑充英雄的時候!”


李績點點頭,“可有找幫忙的?”


上洛搖搖頭,“無論是嵬劍山,還是蒼穹劍門,自家地域都是一團亂麻,比咱們還不如;若開口相請,他們必然是會來的,但問題在於,找不到正主,你喊人來也沒用,總不能把他們也和咱們拴在一起,整日跑到深空去閑逛?”


李績就歎了口氣,上洛說的是現實,別人可以來幫你打架,但你至少得先找到對手,現在對大家來說,時間都很寶貴,都拖不起!


“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師兄盡管招呼!”


看著李績晃身離開,殿內幾人互視一眼,皆露出笑意。


“這小子心中有鬼!”缺月斷言。


“他想做孤膽英雄!”上洛一語道破。


“這混-淡到底是怎麽折騰的顯聖呢?”大象很好奇。


缺月一揮手,“閑話休提,既然顯聖老-匹-夫不守規矩,咱們也沒什麽客氣的,盯住這小子!求已和青帝那裏我已打過招呼,嘿嘿,我軒轅劍修不僅會以一抵十,也會以十抵一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