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解決
loading...

在嵬劍山待了數月,閑不住的他又去了趟東南域的蒼穹劍門,最後在外晃蕩二年後才悄悄回轉了西域穹頂。


“你還知道回來?要我說你就留在洱海域做上門女婿好了,在自家地域幹活推三阻四,有氣無力的,你這去了別處倒是威風的緊!”


大象一如即往的嘴下不留情麵,旁邊上洛無疆長弓等人卻是一言不發,一副看笑話的樣子;其實這兩年來,軒轅的真君們也無甚大事,那些小門小派也不需要他們出馬,中型門派收拾的差不多了,而十幾家大派卻是龜縮自保,大家都在觀望。


李績早已習慣了大象的打擊,磨煉出堅韌的抗擊打能力,熟練的從戒中取出煙-卷,散了一圈才笑嗬嗬的問道:


“師兄你就明說怎麽動手,師弟我絕對衝在前麵,絕無二話!”


他一看神殿內內外劍真君齊聚,就知道師門必有動作,那些龜縮門派已經忍了他們二年,也是時候清除毒瘤了。


大象也難奈他何,看了看周圍的同門,沉聲道:


“各位師兄,神月天驕山門位置的地下裂縫,在經過我軒轅弟子二年持之以恒的探測下,已經徹底摸清,為此,我和長弓師兄還親自走了一趟,確切無疑,我是這麽想的……”


神月天驕,軒轅地盤上本土大派勢力的領頭羊,也是這次沉默抵抗軒轅的主心骨,即使在整個原來的天狼界域,也曾經是僅次於四大頂級大派的存在,也是曆次出征劫掠的天狼主力。


他們不肯臣服於軒轅不僅是抗拒外來侵略者的原因,也有其內部根源;神月天驕的唯一陽神真君,就是死在三秦手中,其門中近一半的真君強者,也是死在了小行星帶和穹頂雪峰上,和軒轅可謂是仇深似海,無法調和。


這個門派確實了得,即使遭此重創,現在仍然有近十位真君,數十元嬰在山門大陣之內,也不知道因為什麽原因,沒有跟隨四大派離開,卻留在了這裏死守?


這樣的大派,山門大陣防禦嚴整,幾乎無隙可乘,雖然比不上當初的穹頂雪峰護山大陣,但軒轅同樣比不了無上等法修門派的攻陣能力。


在逼迫天狼四大派離開後,無上等聯軍法修集團自然而然的放棄了對五環界域其他門派大陣的攻擊,這裏麵有必然的原因,也藏著很多的心思。


大陸上諸如神月天驕這樣態度的門派還有很多,一個個的攻下來的話,耗費時間不說,也浪費資源,此時的聯軍早已被勝利的喜悅所包圍,戰鬥欲望銳減,很難再像之前一樣的萬眾一心。


還有另外一個不能說出來的原因,就是以此拖累各門派的後腿!


攻擊大型門派法陣,最是考驗一個勢力的底蘊,隻有極少數的大派才能輕鬆應對,比如無上,伽藍等幾個法修大派,而對軒轅這樣銳氣十足的劍修門派來說就是個大問題,


所以,留著這些土著勢力的據點不攻,就是無上等法修大派拖人後腿的最佳手段,這一點,軒轅心知肚明!


大象一直沒放棄在這方麵的努力,雖然明麵上他們一直在疏理中小勢力,而對這些大派持放任態度,但這隻是假象!大象掌雷霆殿數百年,深知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所以從一開始,就盯上了神月天驕!


正麵攻擊法陣,那是最後最不得已的選擇,大象的應對是,通過那些幼域噴射靈機時形成的地下裂縫!


要做到這一點同樣很難,因為地縫它可不是一條直線,從幼域直通山門大陣之內,而是其中有無數的轉折,無數的裂縫變化,往往你衝著大陣內部而去,結果出來時卻發現偏離了數百數千裏!


這需要很多人,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才能找到正確的方向,因為在數萬丈以下,基本沒有修士敢動用土遁能力,這也是神月天驕並不擔心來自地下危險的原因。


即使這樣,山門大陣對地下的防禦仍然存在,而且一點也不比從天空接近來的弱;軒轅的機會在於,如果神月不阻止靈機進入山門,他們就有機會,如果阻止,他們就無機可趁。


神月天驕並未阻止地下靈機直接入陣,因為他們的低階修士需要足夠充沛的靈機!


三日後,軒轅一眾真君來到距神月天驕山門二千餘裏外的一處隱蔽地縫,這是軒轅耗時二年無數波折後才找到的一個路徑,


行動由外劍陽神缺月親自帶領,內劍上洛大象李績三個,外劍缺月無疆長弓等五名,基本上就是軒轅在五環上的全部力量,牛刀殺雞是修真界爭端的正確打開方式,而且,神月天驕還真不是弱雞!


二千裏的距離,對真君來說也就是動念間的時間,但在地下,要找到一個正確的途徑,卻足足花了八個人二個時辰!


先往下,再側向移動,再上再下,以李績的記憶,他們穿梭在不同的裂縫中的條數已達數百條之多,不停的變換裂縫,隻為更接近神月天驕山門地下,


這就是門派的力量,這樣的途徑換他李績來找十年也找不出來,但二十餘名元嬰真君卻在二年之內生生做到了這一點,這其中,其實還要感謝那些來自玲瓏劍道的元嬰,他們比軒轅劍修更博雜,更豐富的手段是完成這次突襲的保證。


他不擔心這其中有什麽風險,更沒有在緊要關頭出手幫助整個軒轅真君群的心思!作為一名成-熟的修士,你必須相信你的同門,他們的真君境界也不是睡覺睡出來的,同樣經驗豐富,考慮周全。


埋伏?對高境界的修士來說沒有什麽意義,當修士在道境上有所建樹後,純粹的地理位置上的包圍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們隻要能透進大陣,和神月修士正麵相對,就已成功了一半。


二個時辰後,打頭的上洛把速度慢慢降了下來,這一次,他們順著一條狹窄的地縫一直向上,控製身體氣息和湧動的靈機保持同樣的波動,不散發出一絲一毫的殺意道境,


李績知道,這是馬上要見分曉的前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