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高人
loading...

這一日,李績正在埋頭趕路,側方一道靈機波動忽然直衝而來;他現在已進入眾星之城空域二年,可以說,身處位置的前後左右各個方向都有界域存在,已經是陷在眾域之中,修士隨處可見,已經不是一天能遇到幾次修士的問題,而是基本上周遭空間隨時隨地都有人類修士活動的跡象。


所以,這道波動在一開始並未放在他心裏,同樣的波動在其他方向還有好幾道,直到忽然接近,才顯現出這道波動刻意的企圖,


“師弟救我!師弟救我!”


一道神識在虛空中擴散,慌張中卻帶著急迫,但聽在李績耳中,卻另有一層意思,神識散而不聚,十成十是有人要拉他下水,喊給他人追兵聽的,這樣的伎倆,放在當下的環境,簡單實用,由不得人不產生懷疑。


按捺下心中出劍斬殺的念頭,倒要看看這人在打什麽鬼心思,他速度不變,方向不變,隻顧自己飛行,權當未聽見!


在眾星之城中飛行,可不能用燕信給的瞬,不是空間狹窄,而是架禦如此寶物,快是快了,太容易引起不明身份者的窺覷,有如背著錢袋逛鬧市,這是考驗別人的操守呢,事實證明,古往今來,無論是凡人還是修士,總有經不起考驗的。


所以,他使用的是大象送的浮筏,速度不慢,但在正常範圍之內,外表也很普通,讓人一眼望去,就很難有搶劫的衝動。


那道波動還是頑強的追上了他,與他在千裏外齊平,並肩飛行,


這是一個五官端方的修士,一臉的道貌岸然,李績沒有搭理他,因為他知道隻要開口說話,這道人一定打蛇順杆上,甩也甩不脫;他也沒這個功夫,因為後麵已有四道靈機波動飛快的追了過來。


這麻煩,來的突如其來,讓他一點反應的時間也沒有,也是鬱悶。


四個修士配合默契,移動迅速,很快便兩前兩後把他們夾在其中,看來以前也沒少幹這事,李績不得已,也隻能站定身形,別人家的地頭,是不好太放肆的。


其中一名追擊者厲聲喝道:“你們兩個,乖乖跟我們回去,是非說個清楚,也許還有一線生機,若是一意頑抗,術法無情,到時有個閃失,就別怪我等出手狠辣!”


李績歎了口氣,這人哪,名氣很累贅,但有時也很重要,放在青空,哪怕放在左周,有誰敢和他這麽說話?就是真君見到他,也要客氣一句鴉小友呢!


一身的威風,沒想到在這裏還要受這種醃氣,他仍然不想惹出太大事端,眾星之城整個星域太大,保守估計至少要飛近二十年,如果弄出人命,那整個旅程又將是另一番景象,實在沒必要。


“各位,你們追的是他吧?可跟我沒任何關係!難不成他一路跑一路胡亂攀咬下去,你們還能把他見到的修士都給抓了去?咱們修士講究恩怨分明,因果兩清,如此不辨是非,實非修子所為!”


那道人絲毫不讓,“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跟我們回去,查的清白,自然便放了你,可不由你自說自話!”


李績默然,話說到這兒,已經沒法繼續,這樣的人就不是能憑語言溝通的,用劍就比較合適,可惜地方不對。


追擊者中的另一位發聲道:“你既說和他並不是一夥,那麽至少,總要說出自己的界域門派吧?如果確是我們熟悉的,現在放過你也不是不可能!”


李績就又歎了口氣,這灘泥巴糊褲-檔裏,一時半會算是洗不清楚了,還沒等他有所反應,那栽贓者一旁哂笑道:


“我說的吧,師弟,周遊天宗一貫強橫不講道理,你這點小把戲又哪裏瞞的過他們?就不如咱們師兄弟聯起手來,一同闖出去如何?”


混亂的星域,奇葩的修士,看起來卻象是一個局,一個針對他的局。


已經沒有溝通的必要了,李績晃身遁遠,強行壓製心中的殺機,這是把他當成**了?


在他修道數百年間,那些耳熟能詳的裝比打臉情節很少遇到,因為隻要是正常人類,具備正常語言能力,又不犯傻充楞的話,溝通其實很簡單,


如果溝通不成,隻能說明一方另有目的;他已懶的多話,誰再攔截,用劍溝通就好。


“好膽!真以為我們不敢拿你怎樣?”


先前說話的修士大怒,把手一招,一條漓龍憑空出現在李績頭頂,張牙舞爪便撲了上去,


漓龍還未完全成形,幾名追擊者突感虛空一滯,一道灰黑光影閃過,那修士外袍,裏衣,腰帶,褲中,被整齊的剖成兩半,卻不傷一絲皮肉,劍氣卷動下,衣物被瞬間撕成碎片……


這人竟被瞬間剖成一隻光豬!


修士的反應也非常之快,意識到出了大醜,第一要務不是術法報複,而是迅速從戒中在取出一身道袍裹上,衣袍上身,羞怒才從臉上顯現,瞬間熱血,就要遁起直追!


這還沒起身,其他三位同伴皆齊齊攔阻於他,三人成陣,迅速把他圍在圈裏,


“師兄,不可!”


“師弟,切住!”


“是劍修!那一定不是那賊人的同夥!”


都是鬥戰經驗豐富的老手,所謂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修士修行,最重自知,如果對方出過手之後還不知道雙方實力的大致差別,那這數百年的道才是真正白修了。


他們一直在警戒,那陌生道人隨身一晃,就脫出了他們的勢壓之圈,這份遁術已是極為了得;然後是同伴的漓龍出手,這可不是隨便的出手,是水行意境下的禁忌之術!


結果那人竟視若無物般的反手一劍,劍出之時,四人都感覺到了瞬間的心神動搖,這放在戰鬥中便是極大的破綻;以一對四,如若等閑,劍出無匹,鋒銳不可擋,更操縱精微到剖修士裏衣而不損皮肉分毫,這種控製力簡直是聞所未聞,讓人瞠目結舌。


這樣的修士又怎麽可能是那賊子的同伴?劍修之銳,從不懼以少敵多,他們四個圍上去,又能回來幾個?


這一劍,確實是羞辱,但也是無聲的警告,再有下一次,恐怕彼此之間就真正無法收場,所以,攔住同伴的衝動才是最正確,最負責任的做法!


大呼小叫的追將上去,那不是幫忙,那是掘墳!都是活了數百年的老妖怪,又怎麽可能做這等沒腦子的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