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幫忙[中彩票加更]
loading...

月滿盈虧,表麵上來看似乎跟腳在陰陽道,但仔細揣摩,又似是而非!


言出劍隨,有點預言類的感覺,也不知跟腳何處,是命運,厄雲或者什麽運,不會是先天五德吧,那可怎麽練?


俱往矣,神似時間大道,但李績沒有能力去證明它,對於時間大道,他還一直在門檻外徘徊,估計除非踏足真君,這一隻腳是邁不進去了!


沒關係,雖然暫時不明白,不過可以先記下來,終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在走入藏劍閣二年後,李績再次沐浴在陽光下,心中卻在想,這燕信老兒考慮的時間也太久了吧,是不是有什麽變化?


不管是不是有變化,現在的他,更堅定了自己的未來之路,百年之旅,無論燕信同不同意,他都會走下去!


要麽在旅途中涅磐,要麽在深空中消亡!


就象他築基時的縱身一躍,感覺到時,隻需去做,而無須考慮結果!


既然燕信沒有回音,他也不會去主動催促,這是一場耐心的比鬥,先張嘴的,就必然在這場博弈中失了主動!


李績才不會主動求肯,他給自己定了個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二年,再過三年,燕信如果還沒聲息,他就直接啟程!


回左周的路,可不止燕信有,他也有呢!當初在寶船,顯聖尊者給的途徑中,就明白無誤的指明了航道;如果兩種航道能相互對照,那當然最好,更有把握,如果不能,也無非就是更危險些,又能如何?


他又回去了林圭的洞府,這地方真是不錯,把玲瓏的物質豐富表現的淋漓盡致,他是個既能吃得苦,也能享得福的人,有美酒美食美人兒,又何必再尋他處?


林圭有事出了遠門,他就成了這座洞府的半個主人,仆婢們可不敢對他有絲毫的不敬,這可是主人的師弟,同為元嬰的存在,隱約間,主人還說過這李老爺的本事比他還大呢!


如此又過了月餘,李績正在洞府深處默感大道,神識虛罩處,感覺前庭似有些慌亂,他不好窺人**,也就沒有細察,及至晚餐時,看管事有些心神不定,才漫不經心的發問,這也是規矩,如果管事遮掩,那就裝作不知,如果肯說,再定往後,


“管家心不守神,可是有何難處?”


那管家撲通一聲跪下,伏首道:“李老爺,午時翼羿星傳來消息,說是天狼人去了哪裏,要星上民眾從此服從天狼,各大族需出財物贖身,才能離開,情勢猛惡,措手不及,我家主人祖地便在翼羿星,還有數十口之數,卻不知是否安全?


主人遠行,行前曾言,府中事皆以李老爺為首,故此冒昧,不知該如何做才是?”


李績皺起眉頭,林圭祖籍出身翼羿星,算是大家族的偏遠旁支,到他這裏,因為自身實力出眾,境界真人,才取得家族的完全接納,但他直係一脈,卻一直留在翼羿星,未曾遷來玲瓏主界。


這在修士家族中是常事,說是修真家族,其實族中絕大部分還是凡人,是凡人,就會故土難離,有修真資質的送來玲瓏主界,凡人則繼續祖地生存,是為常例。


“當前形勢下,天狼人咄咄逼人,為何不早做預防,遷來主界?”


那管家苦笑道:“個中仔細,小的也不能盡知,大概一來是翼羿星距離主界不遠,天狼人的勢力一時間還伸不到那裏,所以有些拖遝,卻誰知天狼人行動如此之快?


二來祖地老人,都是倔的,不到生死之交,卻是不肯離開故土,自以為身為凡人,天狼人也不會拿他們怎樣,故此主人多次催促,皆不能成行!”


李績再問,“主界族中沒有安排麽?”


管家搖頭,“現在族中說是元嬰有好幾個,但主人說了,要麽是煉丹的,要麽是年老沒了上進心的,皆不堪大用!


午時消息傳來後,我也曾發信族裏,卻是虛言推,主人和族中關係平平,來往很少,其實直係都在翼羿星呢。”


李績歎了口氣,“也罷,我是聽明白了,我這師兄留在身邊的族人都是血脈遠關係疏的,自家血親卻放在翼羿星!


這樣吧,我去走一趟,如果沒什麽意外,便直接帶回來好了,留在那地方,等人逮住當人質麽?”


凡人要想進出玲瓏上界,非乘坐星渡船不可,當初李績在築基時出行疊翠星,便是乘星渡船數月才到;現在的疊翠星早已落入天狼人手中,就隻剩下一些距離玲瓏主界較近的星體還未淪陷,翼羿星便是其中一個,它距離主界的距離很短,不過才不足十日的航程,如果是修士飛行,還要更快些。


所以,要接回林圭這一脈,必須先找條能裝下他們的星渡船!


這種東西,是一般家族不能擁有的,因為星渡船的進出,就完全避開了天地宏膜的防禦,如果落在心有異心之人的手中,就會造成大批異界者的闖入,所以,玲瓏道對此管控甚嚴!


但這種嚴,對玲瓏道的元嬰修士來說,還談不上艱難,畢竟,元嬰修士已是道門中能夠進行星際戰鬥的中堅修士,對他們,道裏還是很寬容的。


李績直接向劍道主裘真人提出要求,裘道主也沒任何猶豫,當即批給了他一條中型星渡船,可乘數百人之多,多打些富裕量總是好的,誰知道在翼羿星又會遭遇到什麽呢?


他頭一次乘坐星渡船時可謂耗資甚巨,不過這一次卻是免費使用,裘道主甚至還給他配備了最有經驗的航士。


這是意料中事,林圭,李績,道內兩名元嬰劍修的麵子,哪怕他是道主,也必須十分重視,不可輕忽的;另外,玲瓏道現在也不缺星渡船這東西,絕大部分星渡船因為星體被占,都失去遠航的機會,正放在塢中風吹日曬呢。


臨行前,裘道主還萬分抱歉,劍道本來就不昌盛,人員和其他八道相比不值一提,最近些年又各種防禦任務繁重,實在是抽不出更多元嬰人手配合李績;


至於金丹修士,李績一個沒要,金丹拉去深空能做什麽?和人衝突起來還得他來照顧,就不如不帶還省心些。


給操船的航士每人一筆重賞,言明若平安回來,還另有酬謝,一日後,這條中型星渡船終於出發,帶著李績向深空開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