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等待
loading...

燕信不置可否,隻閉目不語,良久方道:


“這些決策,我需要時間,畢竟,玲瓏也非我燕信一人之玲瓏!你遠來很是辛苦,且在這裏住些時日,等我消息就好!”


李績飄身出殿,餅是畫下了,燕信肯不肯吃,也由不得他,盡人事,聽天命。


回到玲瓏山門大殿,一時之下,竟有些無處可去的感覺,離開二百來年,物是人非,在玲瓏道,他其實也找不到幾個真正熟悉的。


回溫泉峰自己的那個洞府?也不知現在有沒有人占據?又怎麽麵對那些過去的師兄師叔?他不是喜歡炫耀的膚淺之人,也沒心思去享受別人師叔長師叔短的恭維,很尷尬的事。


再想想,好像也沒什麽地方可去,去凡人城市瀟灑一番,他現在還真沒這個心思!


正自躊躇之時,一道神識傳來,“李績師弟,真的是你麽?”


李績回轉身,一個熟人出現在眼前,正是和自己交情不錯的劍道元嬰--林圭。


李績含笑點頭,“是我!林師兄,恭喜得證元嬰!”


林圭是特意留在這裏等他的,也多虧了那位降尤道人的提點,他和李績算是朋友,當初在小城有過瓜葛後,脾性相投,一起琢磨劍技,互相提高,走的很近。


“去我那裏!咱們今日不醉不歸!”


李績也無所謂,兩人直奔林圭在溫泉峰的洞府,其實到了元嬰這個層次,玲瓏道還有更好的地方安置這些元嬰修士,隻林圭懶得去而已,他其實也是個性格有些怪異的修士,不合群。


兩人徑直來到洞府,也沒人來管他們,在溫泉峰,元嬰就是最高層次的修士,便劍道之主,也不過是個元嬰後期,二百年來,也沒什麽長勁,從這一點上來看,劍修的晉級,確實要比其他道統艱難些。


林圭的洞府,可不象是李績那個苦修洞府,他練劍時比苦修還投入,但該享受的是一絲不拉,洞府豪闊,仆婢成群,看來出身不低;這樣卻有一個好處,食物現做,卻比李績的僵屍肉強出太多。


也許是對李績的來曆出身有模糊的了解和猜測,林圭在飲宴中,是絕口不提這些敏感的話題,隻在舊識昔友,劍技秘術上交流,讓李績感覺很輕鬆。


“諸般意境,我獨尊混沌,混淆陰陽,沌聚五行,大道一出,大家都如盲人摸象,一番亂戰,卻是對劍修最為有利……”


林圭的理論,有些胡攪蠻纏,他大概是無能對過多的意境產生領悟,所以幹脆精專混沌,求的便是混水摸魚,也是一種不得已的方法。


但實際上,混沌意境也未必便能攪亂對手的大道,修士鬥戰,看的還是對大道意境的理解,便如李績,若出陰陽之道,他也未必能攪亂這潭混水。


討論而已,也無須較真,林圭成嬰時間才不過三十年,要走的路還長著呢。


“師弟,你初回玲瓏,溫泉峰劍道的元嬰真傳你還未見識過吧?正好這些時日藏劍閣歸我掌管,明日你去看看,有些劍術很是神異呢!”


李績心中一動,林圭這句話,終於讓他意識到了自己的疏漏,玲瓏劍道的主要傳承,是來自那個神秘的劍府遺址,若說低層次劍技,可能是不如軒轅實用,但在意境之劍上,卻是不遜軒轅分毫,確實值得一觀!


他是有這資格的,好歹也是劍道正式收錄的弟子,燕信看重的重振劍道的潛力者,這些秘術對他來說不是禁區,在玲瓏道,最核心的東西從來也不是劍道,這也是燕信大方的一個原因。


關於如何取舍自己未來的行止,他已經有了個大概的謀劃;玲瓏劍道之主不在他的考慮之內,也許在這裏潛心耕耘百年,他會走到這個位置,可有何意義?


他的心不在這裏!


境界層次實力才是修士的根本,要快速衝過元嬰中後期的桎梏,他就必須有足夠險惡的環境來刺激自己!這不是閉關山門能做到的,甚至也不是單純和人鬥戰能做到的。


在和觀漁的四年戰鬥中,對他整體鬥戰的實力幫助極大,這種極端的情況是每個修士都夢寐以求的,但境界修為和鬥戰不同!


他需要一種全新的,持續的,心無旁鶩的,在生死邊緣行走的,與宇宙,大自然接觸融合的機會!


大部分修士會用漫長的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但他覺的自己可能不會有這麽充足的時間,所以,他想用一種特殊的挑戰--宇宙漫行百年,生死置於度外的方式來解決!


他當然知道其中的危險,他遇到的,也不可能再象左周星係內那些以元嬰為主的**,而是真君為主,可能還會有五衰境的存在!虛空獸也不再是弱雞,天體現象將更為詭異難辨……


闖過這一切回到青空的可能,也許超不過五成,但如果成功,他也將成為一個嶄新的他!


這是很多綜合因素合力的結果!


鬼使神差的來到玲瓏,境界層次的卡頓,黃庭經冥冥中的誘惑,他自身修行的理念……太多因素,讓他選擇這條路,而且,似乎也沒有其他更好更安全的選擇!


攤子越鋪越大!餅也越畫越大!可怎麽收場?


他一直在避免陷入這種身不由已的境地,所以一直以來,行事都異常果決,快刀斬亂麻,盡量不糾纏!即使這樣,他還是發現自己在其中越陷越深!


轉生盤,玲瓏界,新廣成,左周環係……就象一張巨網,身在其中,逃無可逃,躲無可躲,再也回不去以前那種可以躺在幹草堆中,無憂無慮的睡個午覺的時光!


他也終於明白,天道這張網,是斬不斷的!


這就是想自己給自己做主的結果!


從這個角度上來講,象安真人那樣沉浸在自己丹道世界一輩子的修士,是何等的幸福!


但那樣的生活他忍不了,他就是那種心中有股氣,充滿要自溢的人!


隻有劍,才能給他這樣的勇氣!但這口劍,不僅能斬人,也能傷已!當他想停住腳步,欣賞一下沿途風景時,這口劍就一直在後麵戳刺他,讓他無法選擇!


何時是個盡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