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太子“火了”
loading...

眾人在太子的帶領下進入榮王府,趙禎飛快的指揮著各隊人馬:“太子親衛去去把榮王府和皇城相連的地方全數扒掉,決不允許有相連的地方!馬元方你帶開封府的皂隸把傷者送去最近的醫館,同時調遣東京城能找到的大夫去幫忙要快!殿前三衙的禁軍和潛火鋪子去救火,記得要保護好自己!”


最後的一句保護好自己讓殿前三衙的禁軍感動,這時候還能考慮待他們這些廝殺漢的安危是殊為不易的。


隊伍迅速的開始分散各司其職,馬元方看著太子指揮若定的模樣暗自感歎:“太子的部署算得上是井井有條,比我這開封府知府還要妥帖,今天還多虧殿下了啊!”


一旁的主簿笑道:“太子當然是妥帖的,下官早些時候還覺得他的旗號燈火沒啥用,可現在看來真是防患於未然,殿下真是高瞻遠矚啊!”


“高瞻遠矚?如果真是這樣怕就不會硬闖榮王府了,你派人注意一下這些禁軍和潛火鋪子的人,榮王府的大火來的蹊蹺,趙元儼是什麽樣的人你我皆知,豈能讓大火燒成這樣?這水太深了!”


主簿奇怪的看著馬元方,自從王家的事情過後,這位大老爺就變得不一樣了,為人處事不似之前的剛直,也變得圓滑起來,雖然如此可原則上依然很強硬,就像突然開了開了竅似得。


“依您的意思是這榮王府的大火是有人蓄意為之?”


“這可說不準,反正多多留意沒壞處不是?”


“下官明白,這就去派人盯著些!”


馬元方的猜測讓主簿變得緊張起來,結合先前趙允初的話主簿臉色微變,難道是榮王府中有人刻意縱火,引得外人前來救活的時候栽贓陷害趙元儼?!


突然就聽有人大喊:“不好了,火已經燒到左承天祥符門!”


主簿和馬元方同時驚叫:“快快撲救!”但一旁的太子卻道:“速速派人稟報陳琳!就說宮火來的蹊蹺,務必保護官家和皇後娘娘,讓殿前司諸班直周廬宿衛不得有誤!”


“太子殿下這麽做是不是有些過了?大火隻是燒到左承天祥符門而已,距離禁中還遠著呢!”


“你腦子被驢提了?!榮王府的後院剛剛著火我們就衝了進來,太子親衛已經推倒了和皇城相連的建築,即使有些火種飄入左承天祥符門也不會燃燒的這麽快,那肯定是有人故意縱火配合,大火一旦燒起誰還能分辨得出是人刻意縱火還是從榮王府燒過去的?”


“殿下英明!不愧是我趙家的麒麟兒,以毫厘窺千裏,這腦子比我那癡兒好上百倍!”趙元儼從後院走出看著年輕的太子哈哈大笑的誇獎。


“侄兒拜見八叔!”


“勿要多禮了,你這小子還是心軟了些,其實你最好的作法就是派人圍住王府,任憑大火燒就是了,不過是些房屋建築之類,燒就燒了有甚可惜的,隻要能保住皇城這些都不算什麽!”


“八叔您早就看出來了?”


“那是當然,否則會讓你那不成器的四哥站在門口攔著?縱火之人已經抓到,是個侍婢刻意打翻後堂中的琉璃盞,火勢就在後堂中蔓延開來,王府中又多錦棉紗帳,便引起熊熊之火。”


“她為何如此?難道不知刻意縱火者男要殺頭,女要流放嗎?!”


馬元方不解的問道,在他看來誰會得罪堂堂的大宋八大王?


“誒!家門不幸,我家三哥兒允良好優戲,也不知為何看上了宮中的優戲便去向皇後討要,皇後娘娘是個寬仁的性子就遂了他的意把那優戲賞賜給他,可那優戲不喜我兒,便夜縱琉璃盞引火焚室,辛虧我兒機敏才逃過一劫!”


趙禎望著趙元儼的老臉真想大笑三聲,這話說出去誰信啊!一個表演賣笑的戲子就因對你兒子不滿縱火自殺?還不知你兒子做出了什麽令人發指的事情才會引起她一個小小弱女子的報複。


“沒聽母後喜歡優戲啊?”


“哦,那優戲雖然是從皇後娘娘處討要來的,可並不是皇後娘娘宮中而是楊賢妃宮中的,我兒豈能去楊賢妃宮中討要,這不,才去皇後娘娘那裏。”


當聽到楊賢妃三個字後趙禎下意識的就把所有的事情串聯到一起,楊賢妃手下的優戲勾引了趙允良,然後被他從皇後娘娘那裏討要到榮王府中,之後便對他表示不滿刻意縱火!榮王府大火,緊接著左承天祥符門也跟著起火,如果自己來的晚一點怕是大火會蔓延到整個皇城,就連禁中也不能幸免!這樣一來就算趙元儼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了。


想到這裏趙禎不寒而栗,這妖女的計策還真是毒辣,可她為什麽要這麽做,趙元儼又沒得罪她。


一陣焦臭的味道傳來刺的人鼻子難受,眾人下意識的捂住口鼻,一具具被燒的不成樣的屍體被抬出,都是些年紀輕輕的少男少女,模樣已經變得猙獰恐怖,可見他們活著的時候有多痛苦。


一具具屍體抬過在地上留下許多油脂,一旁的趙允初瞬間就開始狂吐,趙元儼也是皺眉的扭過頭揮手道:“還不快快抬走!”


但他敏銳的發現年輕的太子殿下去並無反映,說是不並無反映不準確應該是嘴角抽搐雙目瞪圓,仿佛有著無邊的憤怒被積壓在心中。


高高在上的八大王怎麽能理解太子此刻的憤怒,這些被燒的不成人形屍首在活著的時候就是王府的工具而已,死了便一點價值也沒有。


可在趙禎眼中卻不同,這些都是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孩子,他們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可現在卻變成了醜惡政治鬥爭中的犧牲品,趙元儼為了保全自己不惜緊閉後院見死不救,趙禎真的很想對著眼前可惡的老臉揣上兩腳。


連一旁的禁軍都能伸手為這些孩子瞑目,他這個每日享受伺候的主人卻厭惡的像是在趕蒼蠅,趙禎覺得他才是應該被燒死在大火之中的人。


並不是趙禎有多正直善良,而是他受到後世教育對生命有著敬畏之心。普通人看了都覺得慘不忍睹何況是做為大宋太子的趙禎?


無窮的怒火仿佛火山一般在趙禎的中燃燒,冷聲的對馬元方說道:“既然已經抓到縱火的侍婢,交給孤來審問吧!”


本打算反對的趙元儼在瞧見太子冰冷的目光後欲言又止,直直的看向馬元方。


“太子身為開封府府尹當然有權審理此案,但還是上報官家為好。”


馬元方很高興太子能親自審案,這樣一來就減少了很多阻力,八大王的目光讓他很不舒服。


用了倆個時辰才把大火撲滅,準確的說是沒有東西可燒了,皇宮隻有左承天祥符門受損而已,原因是當差的內侍無意中打翻了燭台,隻燒毀了職司的小屋其他的並無任何損失。


黎明的微光照亮了點點青煙,嗆人的味道被風吹散,大火雖然熄滅了,可卻引燃了太子心中的火焰,一場醜惡的政治鬧劇犧牲了整整三十條年輕的生命,北風呼嘯著如淒厲的慘叫,仿佛是這些孩子的冤魂在空中遊蕩發出的哭泣,嗚~嗚~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