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無心逆襲,隻想暴富20
loading...

雖然嫌棄了瓢,但是丹藥沒得嫌棄。


所以,鳳之薇的手還是很誠實的收了藥。


就是這麽多……


還是用瓢裝的,有些浪費啊。


“瓶呢?”鳳之薇沒忍住,小聲問到。


“裝藥了啊。”東姝特別自然的回了一句。


鳳之薇聽完眉眼一抽,然後才不怎麽敢相信的開口:“都用了?”


“啊……”東姝還是特別自然。


鳳之薇:……!


所以,人比人得殺是不是?


她以為自己修複丹田,一天八階就是強者了。


結果呢?


自己同居室友,特麽的一天一百多瓶藥,說拿出來就拿出來。


這到底是什麽神仙際遇。


“你要賣掉它們?”鳳之薇想了想,有這樣的際遇,東姝估計是想賣錢了。


“成。”東姝自然是想賣錢,畢竟原主的心願,夢想暴富。


聽到東姝這麽說,鳳之薇點點頭:“我幫你。”


東姝表示沒問題。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在沒有自保的能力之前,是得抱好一顆大佬的大腿,給自己一點庇佑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鳳之薇又服用了兩枚還靈丹,修複了靈氣。


然後交待了一下自己出去一趟,很快回來。


看著她的背影,東姝覺得她多半是看不下去,所以又去買瓶子了。


東姝也不急,轉過身,去看了看藥田,然後又進入了小手手空間看了一會兒書,聽著外間有動靜,這才從地鋪上起來。


鳳之薇果然是去買瓶子了。


這一次,鳳之薇也是發了狠的。


一次性來了五百多個瓶子。


“先拿著用,用完之後,我再給你買。”鳳之薇如今有修為在身,倒是什麽也不怕。


可是東姝就是個篩子,啥用也沒有。


鳳之薇覺得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隻能先罩著她了。


所以,東姝如今已經是她護著的小可愛了。


東姝接過瓶子,和鳳之薇一起把瓢裏的藥先裝了。


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瓢,鳳之薇眼角又忍不住開始抽搐。


不過時間很快進入到傍晚,兩個人收拾了一番,剛才鳳之薇回來的時候,順便去後山弄了一隻妖獸。


這會兒已經處理了,然後兩個人晚上又美滋滋的吃了一頓肉。


吃罷晚飯,一個睡覺,一個假裝睡覺,其實是在煉丹。


倒是歲月靜好。


因為還靈丹煉了八天了,所以十分順手。


如今東姝決定嚐試一下,三品回魂丹。


之前都是二品。


像是這種珍稀的丹藥,每品之間的距離,也是極大的。


三品比二品高的可不僅僅隻是一個品階。


藥效差了很多。


同時,煉製的過程,也比較麻煩。


這中間需要很多領悟的東西。


東姝一晚上的時間,差不多就是空間裏的八天。


結果……


全部失敗。


炸了八天的爐。


炸到東姝懷疑人生。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從小手手空間裏出來,東姝還在懷疑人生。


雖然小手手鼓勵了東姝一晚上。


但是每一天,都是炸爐的驚喜,就問你,絕望不?


東姝每天都被炸的灰頭土臉,隻是每次都是洗洗之後,便接著煉丹,倒是沒想著放棄。


不過,也是這個時候東姝發現了,靈泉水很有意思。


不管自己洗完之後多髒,幾乎就是瞬息之間,它又會變成純淨的一片。


仿佛之前的那些汙漬並不存在一般。


小手手:當然嘍,人家可是一個優質的小可愛呢~


東姝心裏生出了這樣的疑惑,還小聲bb了一句。


結果,小手手還驕傲上了。


東姝沒理它。


早上起來之後,鳳之薇也起床打坐。


東姝轉個身便去做飯。


而鳳之薇在晉升到靈徒八階之後,並沒有選擇繼續向上升了。


根基需要穩一些。


自己需要將靈徒八階這個修為穩住了。


晉升的事情,不急,隻要她想,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根基不穩,之後是要出大問題的。


而堂屋裏做飯的東姝,這會兒正在想一個問題。


那就是原主的死劫,也就是通天書院後院的那一場獸潮是怎麽回事?


原主的一生中,並沒有救鳳之薇這回事兒。


所以,也便不知道鳳之薇是被誰救起,之後的際遇又是怎麽樣的?


但是後山的獸潮,卻是真實存在的。


通天書院的後山,正常情況下,應該並沒有多少妖獸,最多三階的。


再高一些的,都被大佬們殺掉,以免影響到書院的日常。


如果是一群三階妖獸下山,也不會像是原主記憶裏那麽慘。


書院折損了十多名學生,便是連執教的院士們,也都多有受傷。


院長怎麽樣,原主記憶裏是模糊的。


畢竟原主死於這一場獸潮裏,當時場麵混亂,最多就是看到書院的學生,還有院士們受傷,卻並沒有看到院長怎麽樣。


不過想來也不太好受吧。


畢竟還需要處理後續的一係列問題。


院長雖然對原主算是散養,但是當初他不伸手,原主可能就直接凍死在路邊了。


原主是個棄兒,大冬天的被扔在街頭。


如果不是院長正好路過,原主直接就凍死了。


所以,這也算是救命之恩,東姝想著,如果自己能提前通知,是不是書院的損失就會小點。


可是獸潮這種東西……


怎麽來的呢?


書院後山的妖獸們,還真掀不起這麽大的風浪,除非是有人惡意為之。


可是會是誰?


時間似乎是在七月初。


如今是六月下旬。


其實距離獸潮發生的時間,也並沒有多久了。


院長月底就會回來。


因為七月初書院就開學了。


獸潮特意在學生們回學院之後發才生的……


東姝不得不懷疑,這裏麵有人為的因素。


可是會是誰?


這個太難猜了。


原主就是個鹹魚小妹,吃吃回望城裏的瓜還行。


但是大事件,大人物,原主是半點也不知道的。


所以,要怎麽辦呢?


一直到吃早飯的時候,東姝還在考慮這個問題。


鳳之薇看著東姝似乎有心事兒,想了想之後,這才小聲問道:“是瓶子不夠用嗎?”


知道東姝有際遇,但是鳳之薇不會多問,隻是問問瓶子是不是夠用。


東姝:_(:?」ㄥ)_


紮心!


我失敗了一晚上,我會說嗎?


好不容易忘記的事情,又被提起,難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