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告白
loading...

奇楠沉香佛珠很長,君九辰和孤飛燕的手相距甚遠。而區區一條佛珠如何能撐得住君九辰的重量?


孤飛燕抓緊佛珠的同時,使勁的伸手。然而,不過須臾,佛珠就斷了!半截在孤飛燕手裏,半截在君九辰手裏,珠子紛紛散落而下,君九辰也掉了下去。


“不要!君九辰!”


孤飛燕大喊,君九辰仰頭看著她,淡淡而笑,他似乎要交代她什麽,可是,身影很快就被黑暗給吞沒了。


“不要!不要!”


“君九辰……君九辰……”


孤飛燕的眼淚奪眶而出,她哭著大喊,“君九辰,我喜歡你!我很喜歡很喜歡你!君九辰……”


孤飛燕其實都沒意識到自己喊了什麽,而當她意識到之後,她便喊的更大聲了,“君九辰,我喜歡你!你聽到沒有,我喜歡你!君九辰,你不許……”


她終於將心意毫無保留說了出來。她不是勇敢,她的膽小了,怕了,怕再不說的話會沒有機會!


君九辰,你聽到了嗎?燕兒其實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你!比你想象中的,更喜歡你!


君九辰,你一定要好好的!


哭聲,深洞中回蕩著,是那樣真真切切。她淚流滿麵,卻很快就爬起來,衝甬道另一端,大喊,“來人!來人!快救殿下,快!來人!”


護衛已經近了,一聽到孤飛燕的叫喊聲音,紛紛加快腳步而來!而見了眼前的場景,眾人就都愣住了,不明白發生了什麽。


“快,殿下負了重傷掉下去了!”


“快救人,快!”


她這麽一說,護衛毫不猶豫,紛紛跳入深洞,孤飛燕攔住一個護衛,急急道,“帶我下去!”


護衛不敢,“王妃娘娘,還是待屬下探明下麵的地形,再帶您下去吧!”


孤飛燕急得發怒,“本王妃命令你,馬上帶我下去!”


護衛不敢再勸說,隻能照做。


這山洞極深,許久都下不到底,孤飛燕越來越緊張,甚至恐懼。她沒有哭出聲,但是,眼淚卻無法控製地流出來。


且不說這底下是否有什麽機關,就單單這高度,就足矣要君九辰的命啊!要知道,他傷得連力氣都沒有了!上一回,他們若不是遇到雪狼,早都死了,這一回,雪狼早就昏迷在她袖中了。


許久之後,孤飛燕他們終於落地。孤飛燕原地不動,手裏緊緊地握緊那半條佛珠,珠子已經掉光了,僅剩下她握在手裏的幾顆。她心跳快得呼吸都難受,她想喊君九辰,卻怎麽都開不了口。


幾個護衛一邊喊,一邊拿出火折子吹燃。一室漸亮,周遭漸漸清晰,孤飛燕緊張地發抖。


然而!


他們發生深洞之下竟是一間完封閉的密室,室內空空如也,不見君九辰的身影,也沒有其他東西,隻有掉落下來的佛珠。


這……


護衛連忙詢問,“王妃娘娘,您確定殿下是掉在這裏?”


“我肯定!”孤飛燕驚了,大喊,“君九辰!”


回應她的隻是她自己的回聲。


怎麽會這樣?莫非這石室裏還有什麽暗室?


孤飛燕連忙在四壁檢查起來,見狀,護衛們也跟著檢查,包括地板,每一塊磚頭都檢查了一遍,卻什麽都沒發現。


人就這麽憑空消失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是結界嗎?


孤飛燕忽然想起雪狼來,她連忙將雪狼從袖中抓出來。她不停地撓雪狼,又是捏鼻子,又是捏耳朵,“醒醒,醒醒!”雪狼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睡過去的,更不知道方才發生了什麽事情。它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對上孤飛燕那雙哭得比兔子眼還紅的眼睛,它就嚇著了。它立馬站起來,左看右看,似乎想看看是什麽人


欺負了孤飛燕。然而,當它看到護衛的時候,它更詫異了。


孤飛燕正要問,卻又不知道如何表達。


她一手托著雪狼,一手比劃起來,解釋道,“殿下從上頭掉下來,不見了。這裏是不是有結界?”


雪狼的腦袋隨和孤飛燕的手指,轉來轉去,它似懂非懂。


孤飛燕急了,命令護衛到,“你們演示一遍!快!”


護衛們並不知道孤飛燕手上的冰旅鼠是夢族的雪狼,他們本就非常好奇孤飛燕為什麽會跟一隻冰旅鼠對話。聽了孤飛燕這命令,他們更詫異了,都麵麵相覷,懷疑起孤飛燕是不是傻了。


然而,他們也不敢耽擱,為首之力,立馬在牆上借了力,立馬飛了上去,隨後摔了下來,落在孤飛燕麵前。他也不知道該怎麽表示“消失”的意思,隻能起身退開。


孤飛燕連忙對雪狼說,“不見了,人摔下來就沒了!你明白嗎?”


雪狼明白了!


它立馬對孤飛燕點頭。


孤飛燕又問,“是結界嗎?他是不是掉到結界裏了?結界是怎麽開啟的?你能開啟嗎?”


也不知道雪狼聽懂了多少,它又是點頭,又是搖頭。孤飛燕一臉迷茫,雪狼也急了,從孤飛燕手上跳下來,站在地上,又一次衝孤飛燕點了點頭,隨後又搖頭。


孤飛燕心急如焚,見了雪狼這反映,更著急了,怒聲,“你到底是什麽意思?”


雪狼愣了下,隨即跑到牆角,貼牆站著,一副恐懼的樣子。孤飛燕整個人都不好了,又急,又不知所措。


孤飛燕也靠在牆上,她看著地上的佛珠,怔怔的,眼眶紅了又紅。她在心裏問自己,她可不可以當做君九辰還好好的?與其摔在這裏,不如掉入結界,掉入結界就還有生機,對吧?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看不到人,人就還活著!


孤飛燕不停地安慰自己,而這個時候,又有護衛下來了,“稟王妃娘娘,逮住了一個白衣女,是個老者,人已昏迷。屬下已令人繼續追捕其他人。”孤飛燕這才緩過神來,意識一切都等著她主持大局!她再次握緊了手中的握住,眸中浮出了仇恨的寒芒。君九辰為了她,為了抓到那幫人浮出了那麽大的代價,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君九辰的鮮血白流的


!她紅著眼,逼自己冷靜。她令數名護衛先離開,安排趕來的弓箭手和護衛將白璽冰川包圍起來,其他人搜查地宮。又護衛將瑤姨帶回雪地,秘密關押。又令人傳她的命令,以謀殺王妃的罪名,令長老會增


派人手,包圍兩個出口,逮捕凶手。她將一切安排妥當之後,護衛送來了仍舊昏迷不醒的秦墨。孤飛燕這才想起一個人來,急急問道,“顧雲遠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