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你情我願的談話
loading...

王陵早就知道安南皇帝一定回來找自己,不過,他沒有想到是在這個時候。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會來找你的。”左夏琳見到王陵送走了那個相對比較瘦弱而且矮小的尚書後,頓時對轉身會來的王陵說道。王陵看了一下自己的老婆,隨即笑了一下後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後微微點頭:“馬克前往安南皇宮提出戰爭威脅,阮福明在前麵一場戰爭中已經損失太大,他的皇宮也差點毀在了戰爭中,因此他不想在開戰


,但是卻有不敢答應馬克的要求,他始終擔心今後德意誌再次會對自己發動進攻,兩難選擇,他隻能詢問一下我的意思。”


王陵說道這裏,隨即對麵前的張慶說道:“準備一下。”


張慶是第一次來到這裏,第一次河內戰爭,他並沒有來這裏,因此並不知道,該準備什麽。


“不用準備什麽,你將我披風拿來就可以,一會進入皇宮後,你們跟在我身後,什麽都不用說就可以了。”王陵見到張慶有些驚慌失措,頓時笑了一下說道。


有王陵的話,張慶也就知道了自己該做什麽,當即他就拿來了王陵的黑色披風,然後遞給王陵。


王陵穿戴整齊後,這才看了一下自己的媳婦一眼後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走出了大門。


大門外,早就有皇宮的禁衛軍在外麵等候,他們一見到王陵過來,當即邀請他進入馬車後,隨即往皇宮而去。皇宮,阮福明現在已經是差不多一個死人了,河內保衛戰,已經將他的心靈給徹底的折磨崩潰,在加上他的兩個兒子在幾個月前的戰鬥中喪生,這更加讓他的病情家中,根據太醫的推測,跟左宗棠一樣,


活不過今年就得進入墳墓的人。


來到皇宮,雖然說阮福明已經躺在病床上,但是見到王陵,他依舊還是強製性的讓人攙扶起來自己後對王陵說道:“希望天朝上國能夠保護我們。”保護你,老子這次不給你捅一刀就不錯了,王陵笑眯眯的看著靠在枕頭上麵的阮福明在心中想到,不過,他依舊還是笑了一下後說道:“大清國和貴國是鄰居,這該幫助的事情,我們還是會幫助的,不知道


這次,皇上是遇到什麽麻煩了。”


演戲也演的太好了,站在王陵後麵的左夏琳等人都讓王陵這演技給折服的。


明明就是王陵親自導演了這次事情,可是現在王陵那表情,卻似乎什麽都不知道一樣的。


欺騙不了左夏琳等人,但是欺騙阮福明是足夠的了。


阮福明見到王陵不明白的表情,知道他是不明白,因此就讓一邊的侍衛,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


大概就是,德意誌要求租借艦港,如果不答應的話,就兵戎相見。


這一點王陵畢竟是知道的,但是他不能立即回答,而是沉思了一下後緩緩說道:“皇上,恐怕這個事情,我大清國是無能威力了。”說道這,王陵見到阮福明那一陣的失望。“皇上,德意誌的能力和戰鬥力,要強於法蘭西,如果他們開戰,恐怕就算是我們兩個國家聯合,也估計不是他們的對手,目前,我們的實力,還不能夠對他們發動進攻,我們國家有一句老話,叫留得青山


在不愁沒柴燒。目前既然我們不能夠和他們戰鬥,那就同意他們的要求吧。”


這話說的十分的委婉,但是不論從哪一點來看,都是在跟安南方麵考慮。


阮福明聽到王陵這話,當即就地下了腦袋,他沒有想到,強大的大清國,都無法對德意誌展開戰鬥。


這可如何是好。”


王陵一直在觀察著阮福明的一舉一動,現在見到阮福明低頭,王陵低頭沉思一下後當即問道:“皇上是不是擔心今後德意誌在占據艦港過後不滿足,會對安南有更大的要求。”


阮福明就是擔心的這個事情,因此現在聽到王陵這麽一說,他當即點了點頭後說道:“本王擔心的就是這個事情啊。”


安南皇帝,在自己人麵前,能夠說朕,但是在王陵麵前,不能夠說,王陵代表的是大清國,在王陵麵前他,他沒有資格稱朕。


嗬嗬,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見到阮福明這麽一說,王陵當即深吸一口氣後說道:“皇上,如果你要是擔心這個的話,我可以調動軍隊來,在艦港周圍駐紮,謹防德意誌對你進行攻擊。”


王陵這話說的十分的誠懇,這一句話,頓時讓麵前的阮福明看到了希望。就在王陵來不久前,他就和自己的幾個將軍商量了一下,和德意誌開戰不可能的,沒有任何的勝利,靠自己的兵馬,在哪裏防止德意誌,這又沒有什麽勝算,因此,他們都想到了王陵,希望利用王陵來牽


製德意誌,讓德意誌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這個事情,幾個人都不能說,而阮福明知道這一切,隻能是自己去說,因此才來召見王陵。


現在,見到王陵說出這個事情,他當即握住王陵的手後說道:“王將軍,你真是我們安南的恩人。”


當然,這是必須的,王陵笑了一下後說道:“皇上過謙了,不過,我軍駐紮在安南附近,這物資方麵?”


王陵是希望安南能夠全部承擔大軍在這裏的日常用度。甚至是駐軍方麵的餉銀,要讓阮福明來承擔。


阮福明好歹也是當皇帝的人,聽到王陵這話,他一下就明白了這其中的意思,當即他笑了一下後說道:“將軍放心,貴軍進入安南後,一切軍用、糧草。餉銀等,都由我軍提供。”


說道這裏,阮福明當即抬起頭後說道:“不知道將軍能夠派遣多少人馬過來?”多少人,聽到這話的王陵低頭沉思了一下,他不知道,阮福明的底線是多少,當即,他抬起頭後看了一下麵前的阮福明後問道:“不知道皇上,你需要多少人馬,我看能不能抽出來,為你們保障大後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