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他們怎麽撤了
loading...

轟轟轟……


躲藏在避炮洞當中的小野臉色已經蒼白,生無可戀的聽著外麵的爆炸。


一個小時了啊,楚軍直接炸了一個小時。


“他們哪裏來的這麽多炮彈啊,這是要命啊。”小野皺眉的的問想身邊的藤田。


藤田到是明白這其中緣由。


那王陵這次是鐵心的要占據平壤,他怎麽不會多帶來炮彈,


說簡單一點,得不到平壤, 王陵不會罷手的。


“旅團長閣下,王陵有備而來,他這次就是為了占據平壤, 難道你以為,他就帶了不多的炮彈嘛,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藤田歎息一聲道。


啊……


小野驚呼一聲的稍微抬頭,恰好一發炮彈在距離他不到三十米的地方爆炸,一個濕漉漉的東西掉落進入他的脖頸當中,伸出手抓了一下,一支被炸斷的手已經出現在跟前。


八嘎,心中咒罵一聲的他趕緊將這支手丟掉後再次蹲在地上道;“王陵這是鐵心的要將我們做掉,如今,我旅團已經和第三軍遭受猛烈攻擊,在打下去,我第六旅團就得絕種,我看,咱們還是暫時放棄平壤, 往漢城方向退去,組成第二道防線,司令官定然會對平壤展開進攻,到時候我們會同漢城部隊,對王陵進行擠壓,將其打回海去。”


也隻能如此了,藤田對於這個安排十分滿意,這場戰鬥,自己根本就無法和對方抵抗,還是先保住實力後在說。


“傳令下去,讓第三軍放棄抵抗,相互掩護,撤離平壤, 往漢城方向退去,另外,城中無法帶走物資,立即焚毀,絕對不能留給王陵。


咚……


炙熱的炮彈殼再次推出,又是一發炮彈裝填進入。


轟……


炮彈再次射出。


差不多堆積成為小山的彈殼到處都是,王陵抬手看了一下時間,已經炮擊了一個半小時了。


“讓林用中進攻吧。”王陵說完,在文清的跟隨下,返回後麵的司令部。


殺……


喊殺聲整天的叫喊聲突然在平壤城郊外如同炸雷一般的傳來。


數以萬計楚軍,吆喝著端起手中的武器,在炮火掩護下,借助硝煙的掩護,開始對那倭國軍陣地發起進攻。


“老大,小野撤了?”王陵回到指揮部還沒有坐到十分鍾,張慶已經從外麵跑了進來後道。


撤了?皺眉片刻的王陵猛然站起來後道;“糟糕,老子隻是想到一戰讓那第六旅團放棄平壤,卻忘記時間太長了,他定然是趁我軍撤離的時候放棄平壤。”


放棄還不好,張慶有些不解的看向王陵。


王陵怎麽會看不出張慶的意思,他歎息一聲後道;“放棄是好的,但是那平壤可是倭國軍隊的物資轉運站,恐怕有無數的糧草在進行轉運,我們突然之間發起攻擊,而他倉皇撤退,定然會焚燒平壤城。”


不會吧?張慶愣神一下的同時,更是邊跑出去邊叫嚷道;“我馬上讓人去偵查。


哎……


疏忽大意啊,王陵雖然不曾得到消息,但是他心中估計,此刻的平壤,估計已經燃燒起來了。


平壤的確已經燃燒起來了,那平壤城本來就是木房多,那小野撤離的時候,不但讓人點燃了大量的運輸站糧草,更是下達命令,將平壤給點燃。


好在,平壤的百姓發現的及時,將一些倭國人直接打死,造成平壤並沒有全部點燃,但是西城那邊,此刻已經是燃燒起來了。


砰……


城外, 王陵猛然將手拍打在了彈藥箱上,


“我不滅那第六旅團,誓不為人,眼看那衝天而起的濃煙,王陵冷冷道。


張慶也真沒有想到,小野居然還真的敢點了平壤,造成平壤城西城如今已經燃燒起來。


“老大,林用中的兩個師已經進入城中滅火,應該是能夠控製局麵的。”


平壤燒不燒,王陵根本就無所謂,他所憤恨的,是第六旅團在撤離的時候,點燃了物資。


槍支彈藥,他不稀罕,他稀罕的是那些糧草,那可是足足夠大軍使用將近一個月的糧草,如今卻是嚷嚷那第六旅團給點燃,雖然自己下令全力搶救,卻隻是搶了不到十分之一,不到原來的零頭。”


“廢話,老子才不管他平壤燒成什麽德行,我是心疼那些糧草。;”王陵回頭看了下張慶後嘟嚷一聲的同時鋪開了低頭後看了片刻道;“第六旅團不會往平壤西撤離,他應該是要往漢城方向撤離,告訴十一軍,給我追,就算不能將他們消滅,也得給我吃掉他們,並且最終在平壤以東五十公裏,構建阻擊陣地,等待倭國方麵進攻。”


平壤可是易守難攻,王陵雖然明白這一點,但是這次作戰和以往不同。這次自己十幾萬兵力集中平壤周圍,擋住對方進攻,那這高麗戰局也就算在自己手中了。


這場戰鬥的關鍵,就在於自己是不是能夠擋住佐佐祐亨的反撲。


“知道了老大。”張慶應了聲,開始撤離。


遼陽城,已經做好了死戰準備的依克唐阿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那城外的炮聲,好像是弱了不少,而落入城中的炮彈,好像也不怎麽有了。


“永山,情況不對啊,你去查一查,那佐佐祐亨這幾天想要打進遼陽城都瘋了,如今我放開了左邊讓他進入,他怎麽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減弱進攻。”


邊上的永山也感覺到不對勁,他應了聲後隨即下了城牆,翻身跳上馬匹就出城而去。


半個小時後,在城牆上的依克唐阿眼看永山已經快馬加鞭過來,他提起自己手中的砍刀就下了城牆來到永山跟前問道;“如何?”


永山喘息兩口粗氣後道;“將軍,佐佐祐亨已經撤離了,如今倭國軍隊,兩路兵力,正在回撤?”


回撤?這不應該啊,他不是應該趁勝進攻,拿下遼陽, 策應在遠東的大山岩出兵才是,怎麽,這眼看就要成功了,他卻是反而撤離了,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啊。


“出問題了,一定出問題了,永山,將地圖給我取來,我要看。”依克唐阿撫摸了下自己的胡須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