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琅琊思辨
loading...

韓三一個人坐在棲霞碼頭的防浪墩上,赤著腳,腳下,是吐著白沫拍打石墩的深黑海浪。八九點鍾的月光照亮海麵,不遠處,一條小舢板靜靜的滑向碼頭,伴著海風隱隱傳來嘈雜人聲。


輕輕放下手中的半罐啤酒,韓三盯著香蕉17plus7.8寸觸屏上的星河旋轉,目光幽遠直到宇宙最深處。


“挺沒意思的,你說呢?”


“我又不是你,你說是就是唄。”


和係統意識連接在一處,韓三“看”見了一個斜斜倚在貴妃椅上的曼妙剪影,抬手掩嘴打了個小小的哈欠,慵懶的起身。


“我有點後悔答應福神了,想想原來躺在沙發上看武打片的日子,好懷念。”


“你這是矯情。想想你的土豆,想想抱著你腿滿地打滾的菜販子,再想想去年你欠的三個月電費,手機充電都得去隔壁蹭……”


“你咋啥都知道?!?”


“我是命運檔案館裏出來的嘛,不知道才見鬼了……人都是這樣,回首過去,苦難一帶而過,幸福念念不忘。當然啦,趨利避害是人類的本能,過去的黑曆史總是很容易忘記,這種機製叫自我保護,俗話叫喪良心。”


“喪就喪吧,我現在想想那些任務就覺得暗無天日,有錢都沒時間花,跟個叫花子似的到處討飯,哄笑騙著賠笑臉……老張碰瓷關我屁事,我又沒車。有人跳樓我湊那麽近幹嘛,就為看個皮肉口袋再崩一身血找刺激?還有那個常慫,繡花枕頭你倒是閨房裏躲著呀,滿世界的浪去,這回肚子裏那點糠都抖落出來了吧。特麽的想安安穩穩的做點事怎麽就那麽難……”


“目前沒發現常思阡有什麽相關任務啊……好啦,你現在的這些表現是典型的生理低潮期酒後抑鬱症,這種病初期症狀是非線性突發情緒悲觀,對人生目標的價值產生動搖和懷疑……話說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麽?”


“呃,長生不老。”


“哦,這就好溝通了。你想想吃唐僧肉有多難不就心理平衡了麽。”那個剪影挺胸背手,昂著頭,似在遙望中天上那輪清冷的月亮。


韓三無語。


剪影慢慢踱步,腰胯的韻律極美,兩手平張,漸行漸遠,“想想未來……有那麽一片土地,隻要你願意,可以拔地而起一座高山,隻要你願意,可以憑空流淌一條大河。可以讓樹上結滿翡翠,可以讓石頭變成黃金,一切都遵從你的意誌,那是你的神國,你將永生,你將主宰一切,直到宇宙盡頭……”


“你是說天使之城?!?”


“是惡魔之城。”


在防浪墩上緩緩站直身體,韓三麵對灑滿無盡星辰般的深闊海麵,長長的呼出一口充滿酒腥的濁氣,月光照耀之下,隻覺得腦皮層的回路從未有過的清晰明澈。


就在這時,韓三的身後升起了一團雪亮的光芒,讓明亮的月光一時失色。


轉回身,迎著suv車燈的耀眼遠光,韓三穿上襪子提上鞋,向著燈光背後閃爍著細小炭火的位置走去。


車輛發動,老趙朝窗外吐掉煙頭,隨口問道,“大半夜的,去哪?”


“琅琊。”


“……怎麽覺著你和平常有點不一樣?”


“哪裏?”


“氣質變了。現在看你有點村長家遠房親戚的作派了,整個人的底蘊提升了。”


“你要怕開夜車犯困,我陪你聊點別的?”


老趙哈哈怪笑,suv猛然提速,很快消失在平潮路的盡頭。


………………


…………


“據思阡先生親口解釋《論德》中“德在道先”一句,言說是自人的德行中誕生道理規矩,欺世盜名,莫過於此。太古洪荒即有烏鴉反哺,此禽鳥本能,不為德,卻有道。道理早有,而今一句德在道先輕飄飄的拿走了,思阡先生何苦欺負那不會說話的鳥?此舉與抄襲無異。”


“常師之德論,小子後輩,不敢苟同。竊以為,道亙古存而不名,人生智慧,擷為己用,名之謂道。此間言德,應為明道之法,而非常師所言的德中生道。”


“大德為體,人德為用,思阡罔顧,獨睞偏隅,謬矣,恐誤人子弟。”


首次巡講結束之後,一股暗流悄悄湧動,琅琊的學術圈子應聲而起,大貓小貓無數隻,對常詩人展開一麵倒的口誅筆伐。


那一篇《論德》由於有了某種神秘加持,凜然不可侵犯,隻是常慫倒了黴,信口開河的那些話被人一筆一劃的研究通透,細細密密的批駁起來。


爭議一起,賣點自然而然的也就來了。


琅琊在線率先看到了機會,兩邊攛掇,手快腳快的操辦了一場直播辯論會,撮合兩方就目前大熱的學術爭議進行麵對麵的互懟,常詩人再慫也沒有後路可退,硬著頭皮也得答應。


另一邊,暗地裏攪動風雲的常思成自然是最強戰力,帶了個老學究加愣頭青的組合,打定主意就是要圍毆常慫。這正是道德文章哪家強,且看杠精嘴炮鬥鋒芒。


韓三半點也不看好常慫能在這場互啄中占到上風,這廝多年不務正業,論道還能啃啃老底子,論德?丫就是一弱雞,連武文定都懟不過。


十四歲的花季少年,憑著一腔子熱豆漿寫了一本書,別說圓融自洽,能前後照應好、把身體後部曲線突出部分遮蓋起來就算不錯了。


雖說在韓三金大腿的力挺之下,強行把《論德》編排成無上神書,就跟公式定理似的讓人無從質疑,可公式也隻是公式,現在人家要跟你解具體的數學題了,你得把一加一等於二算對才行啊。


得到消息的時候,韓三很是猶豫了一陣。


身敗名裂的常會長和高歌猛進的思阡先生,到底哪一個才會對自己的公益慈善事業更有幫助呢?


韓三花了了五罐半的啤酒去思考,最後得出結論,這酒白喝了。


如果放任不管,等於是做出了選擇,這對還算仗義的常慫不太公平,於是韓三決定到現場看看,跟著節奏走一波,即便選錯也有個說得出口的理由。


半夢半醒之間胡思亂想,等韓三強睜開雙眼,車窗外已然天色微亮,老趙已經把車緩緩的停在了琅琊商務酒店的停車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