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九四麵楚歌
loading...

李三是想要看看有機會混進去沒有,如果沒有他就是過去認人。對於盧象升他們也不認識,想要救人可是個高難度的活。今天這一番舉動第一目的就是為了認識一下盧象升,將來去救援的時候也好有個打算。最後的時候他還是決定離開了,而不是在軍中效力。萬一有什麽打鬥,他們被派出去就完了。


大雪在這裏並不是很大,勉強蓋住了地麵,這對於漢人而言還是有點難受。可是多爾袞就是長驅直入了,一路上毫無遮攔的衝撞,所過之處無人能擋。反觀明軍完全就是跟在屁股後麵跑,情報上嚴重的失誤。


最終反而讓清軍用小隊人馬,在巨鹿這裏設下埋伏,直接圍住了盧象升完美的結束戰鬥。隨後狂追高起潛的關寧鐵騎,所有步兵全部戰死,騎兵跑了一大部分。可最後依然不敵清軍,最終五日破了濟南屠殺十三萬……


當真是赫赫戰功,王晨真的不知道朝廷那些人都在幹什麽。最讓人目瞪口呆的是建奴五次大規模入侵,每次都是讓過了寧錦防線。然後朝廷就開始調集天下兵馬勤王,然後被動的挨揍。一次兩次就算了五次之多,王晨也是醉了。一個坑連續跳進去五次,居然還不知道改變一下策略。由此可見朝中沒有一個人有大局觀,對於局勢的把控近乎為零……


“大人我們探報得到消息,盧象升主力部隊駐守在巨鹿賈莊,據說兵力不是很多隻有一萬多。”探子抓到了百姓一番殺戮就得到了一個有用的消息,看著那背後的長辮子,還真是喜人。


一身戎裝的多爾袞,雙目之中透露出自信的血色:“明軍主力一萬左右?有意思……派出一隊五千人去賈莊附近騷擾。隻要引得出來主力,我們自然會前來。”盧象升的部隊是沒有火器的,當然多爾袞同樣隻有騎兵。


此刻從慶度回來的盧象升,那裏還有兩萬多人?滿打滿算不足一萬,這還是百姓不知道數據說的。慶度之戰後盧象升兵力隻有六千左右,軍中糧食已經斷了數日。耗子啊是李三送去了五百斤的糧食,勉強渡過一天……


楊延麟已經從雞澤高起潛那裏回來了:“大人高起潛完全不理,屬下多次求見他都不見我。數日來他都不見屬下,完全沒有救援的意思。”楊延麟一個漢子,此刻一肚子的委屈,有替自己有替盧象升的。


盧象升聽聞身子一晃,虎目之中淚水蹦出:“好一個閹人,好一個高起潛,這是要亡我啊。”說到這裏一個鐵錚錚的漢子,流血殺敵都不怕,可此刻卻哭的像個淚人。


周圍的親兵也一個個淚目,哀傷的氣氛充斥著軍營裏麵。楊延麟擦拭一下說道:“大人我前期真定府求救,那裏應該會出兵幫我們。”


盧象升等著眼睛好半天才控製了情緒:“去吧,路上要小心……”看著楊延麟出去之後他心裏百般滋味。他希望楊延麟求不到救兵,這樣他也不用回來了,說不定還可以保全一命。他又希望楊延麟能帶回救兵,讓他擊敗這些可惡到死的敵人。


再次統計了一下人數,剩餘大概不到七千人數。在去掉那些傷兵,恐怕隻有六千左右的人數。這是一個讓人挺絕望的數字,雖然一天沒吃東西了,可是他卻不怎麽餓。看著軍營裏麵一個個士兵麻木的臉龐,他突然覺得而自己是不是愧對別人?


站在城門口,有探子來報:“大人蒿水附近出現建奴蹤跡,疑似前鋒部隊前來打探,估計明天就要到了。”


盧象升眼睛一瞪,那個屢屢創造奇跡的大將軍終於回來了:“好,午夜出兵前行,我們提前埋伏於此。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而後前去畿南。”當初離開的時候,畿南的三郡父老一個個送別。


那個時候他們都說:“大人啊,天下洶洶已經十年之久了,您不顧自己以天下為先,但是奸臣在內,您一個人受到嫉妒。三軍帶著出關的檄文,但是將士們懷著西歸的心願。您如果聽我們的,就請轉移到廣順,召集其它部隊。三郡的子弟歡迎您的到來,都願意同心協力。登高一呼那麽自己攜帶者糧食從軍的,可能就超過了十萬。比起這樣沒有援救,等著氣死不是更好嗎?”


盧象升此刻有點默然,他並不候選當時的選擇。糧食也沒有了,人力也差不多窮盡了,自己為何還要禍害那十幾萬子弟?那豈不是死都對不起三郡的百姓?所以盧象升拒絕了,他現在都不想著去做什麽了,隻想要大量的殺敵了。


夜晚隊伍開始朝著蒿水橋附近而去,一方麵是擊潰建奴前鋒,另一方麵是撤退離開這裏。入夜到了這裏之後,隊伍開始安營紮寨了。周圍已經探測過了,根本沒有什麽敵人,看來隻是小股的騎兵來這裏看一下,隨後就離開了。夜晚如果伏擊不成,恐怕明天隻能離開了。


說是安營紮寨,不過是隨便在外麵弄了些柵欄,然後大家夥找個不錯的地方擠兌在一起了。別看盧象升這麽大一個官員,他其實也好不到哪裏去。這一年來的疲憊不堪,一直都在京師周圍轉悠,說殺敵也沒有殺多少,可卻偏偏四處奔跑。他們這一群步兵,跟著騎兵四川亂竄終日疲命……


半睡半醒的時候,盧象升突然聽到了觱篥(一種類似於笛子的管狀樂器)的聲音。他警覺的起身看了過去,在遠處出現了明滅不定的火把。這已經是後半夜了,自己等人太過於疲憊,反而睡了過去?


“敵襲……”盧象升一嗓子吼了出來,這邊士兵頃刻間就起來,甚至陣形就習慣性的擺好了。天雄軍作為敢和騎兵野戰的士兵,這絕對是盧象升的招牌軍。要知道他說主戰並且是野戰的時候,崇禎臉色都變了。


一陣陣的騷亂之聲響起,這讓盧象升的部隊嚴陣以待。敵人出現的並不快,可聽聲音騎兵應該是到了。看樣子這是要圍過來,徹底包圍這一群人呢?地麵震動場麵刺激,這讓躲在了旁邊水池裏麵的三人組有點慌張。


李三這一夥人二十幾個在後半夜也跟了過來,他們三個座位前鋒躲在在了水池裏麵,另一邊還有一小隊在藏著,另外在遠處還有一小隊準備著馬匹,就等戰鬥結束看能不能從蒿水中救走盧象升。大冬天躲在冰層上麵,哪怕是有蘆葦的掩蓋可還是冷的要死,不過成不成就看今晚了。


與此同時孫可望的五百人也繞過了雞澤朝著這裏走來,他們的探子已經探到了盧象升的位子。晚間盧象升的動向,讓孫可望不得不夜間趕路。可是天色都快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拉近一點距離。


隨著天色的微涼,遠處也出現了建奴的主力部隊。帶頭的就是雄心壯誌的多爾袞,一身鎧甲的他看上去真的是雄壯,眼神之中帶著傲氣和絲絲的霸氣。看著眼前一個還算是湊合的軍營,他並沒有急於攻打。


隨著後麵的部隊就位,一聲令下戰鬥也開始了。箭矢宛如流星般射出,雙方也開始了短暫的拚鬥。一隊隊士兵衝過去,很快就被營寨口的士兵們給殺絕。盧象升主坐中軍:“王樸、虎大威你們率兵從兩邊突圍……”


有一些記載上說這兩個總兵丟下了盧象升,直接就跑路了。可後來這兩個人全是在和建奴的戰鬥中戰死的,還是那種誓死都不投降的。盧象升應該是沒想過突圍了,而是把機會留給了這兩個人。


三麵的戰鬥開始了,多爾袞一眼就看到了那盧象升,這個人絕對不會放她走。至於其它小魚小蝦他根本不在乎,這一路不知道殺了多少。隻要殺了敵人的主帥,這些士兵還不是任由他屠戮?更何況他們來就是搶劫和殺人,為何不殺這些武將呢?


隨著士兵們下去開始破寨多爾袞也在旁邊守著,這種寨子根本沒有辦法完全保護他們,但是卻可以讓這些人突圍出去,而他要做的就是斬首。天色也亮了起來,從圍攻到現在已經快一個小時了,自己這邊陣亡了一百多勇士了。可在看一下對手,居然比他們少一點?


“果然是明軍的精銳,居然讓我們的勇士陣亡的這麽多。”多爾袞有點感觸,這一路走過來這也算是遇到這麽能打的敵人了。並且是在野外遭遇,他們的騎兵已經衝過去了,可還是硬扛住了。其實等待和站前的時間多,真正的打鬥才開始了半個小時左右。


廝殺聲中天色亮了起來,楊國柱和虎大威居然殺出去了。可是他們在看一下身邊的人居然不足百人,在回頭他們發現營地又被圍住了?這是故意放他們走,然後擒殺主帥的意思?猶豫之下,他們還是率先逃走了。畢竟在留下去,大家都要死在這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