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番外之心悅要回來了
loading...

第1150章 番外之心悅要回來了


聽著沈晚好奇的話,齊鏡扭頭看了她一眼,眉頭緊緊蹙起,臉上也帶了幾分嚴肅。


“他去了天台準備自殺,一旦他跳樓,會對齊氏造成很大的影響。”


沈晚愣了愣,便跟隨著齊鏡的腳步進了電梯,心裏也有些不著神兒了。


原來剛剛真的是顧藍月爸爸,無論如何,她也不做不到看著一個生命消失在眼前。


隨著電梯慢慢上升,沈晚抓著齊鏡的手有些濕潤,心裏的不安也漸漸放大。


哢噠-


隨著天台門被打開,沈晚便看到了一個中年男人緊緊的靠在天台邊,隨著徐徐的風吹來,整個人也有些顫抖。


“齊鏡,你非得做的那麽絕嗎?我們顧家已經被你毀了!”


聽著中年男人聲情並茂的嘶吼,沈晚蹙起眉頭,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要不是他們顧家,沈瀚也不會失血過多,這一切過錯的源泉就是他們。


“你下來!隻要你下來,一切都好說,但如果你還想用這個威脅我的話,你不妨跳下去,到時候,你的女兒和你的公司隻會敗得更慘!”


齊鏡目光清冷的看著他,語氣冷漠得像是寒冰一樣,刺得顧爸爸無話可說。


公司的事情就像是一場龍卷風,來得太快,賺得太猛烈,讓他根本沒有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


“爸,你不要做傻事,我們還可以東山再起,但命沒了就什麽都沒了!”


顧藍月臉色蒼白,麵帶驚恐的看著顧爸爸,臉上帶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她上天台的時候,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當看到自家爸爸搖搖晃晃站在邊上的時候,隻感覺心髒都到了嗓子眼兒。


“怎麽辦?要不,就放過他吧……沈瀚已經沒事了,再追究下去也沒什麽意義。”


看著那父女兩個煽情的說著,沈晚下意識的看向齊鏡,臉上帶了幾分為難,但心裏還有些不甘。


難道要眼睜睜看他死?她做不到!


嘭!


忽然聽到一陣響亮的聲音,沈晚錯愕的扭頭看向顧藍月,卻看到了她直直的跪在地上,臉上帶著幾分請求。


“沈晚,我求求你,你們放過我爸吧,這件事情都是我做的,你們想怎麽懲罰我都可以。”


事情發展到這一刻,顧藍月已經沒了其他的心思,隻希望沈晚能幫她說說好話。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果家都沒了,就什麽都沒了。


就在這時,班綠荷的聲音忽然出現,顧藍月期待的看了她一眼,隨即臉色又黯淡了下去。


她做不了齊鏡的主啊!


“藍月,你跪著做什麽?我替他們答應你,你要以孩子為重。”


聽著班綠荷固執己見關心的話,沈晚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樣的人是怎麽生出齊鏡來的?閉眼生的?


“對,孩子,鏡哥哥,我真的不敢擾亂你們的家庭了,根本沒有孩子的存在,這都是假的,那天晚上,我們什麽也沒有發生。


那孩子的事情也是我策劃的,我已經全部都招了,隻祈求你,放過我們家,好嗎?”


聽著顧藍月打臉的話,沈晚扭過頭臉上,帶了一絲了然的表情,心裏卻是偷偷笑了。


這班綠荷一直盼著顧藍月肚子裏的孩子,卻在這一刻全部都煙消雲散,也是可笑極了。


“你是說,孩子是假的?”


班綠荷的臉瞬間黑沉了下來,瞪向了麵如死灰的顧藍月,被欺騙的感覺從心底冒了出來。


她竟然像傻子一樣維護著麵前的女人,因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骨肉,反而忽略了已經生下來的孩子。


“我原諒你,既然孩子是假的,那麽,這事兒就到此作罷吧。”


看著顧藍月自己老老實實的招了,齊鏡眼中劃過一抹幽暗,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心裏卻是在盤算著什麽。


孩子的事情處理了,但還有一件事,沒有合適的答案,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噠噠噠噠!


就在這時,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從後麵響起,沈晚扭頭向後麵看去,便看到了一群警察從後麵走來,其中一個人向齊鏡身邊走去。


“你好,齊先生,是您報案嗎?”


聽到警察的話,齊鏡轉身笑著對他點了點頭,又從兜裏掏出了貌似錄音筆的東西。


就算這女人嘴硬不說,他也有的是辦法讓她招了。


“沒錯,麵前的這個女人,犯了欺詐和故意傷害罪,證據在這裏。”


隨著顧藍月麵如死灰的被警察帶走,顧爸爸心裏一驚,連忙從上麵跳了下來,向著警察的方向追了過去。


沈晚特意看了一眼班綠荷的臉色,看著她臉上的暗芒,尷尬的轉身向外麵走去。


有的時候,人家家裏的家事,外人還是不要摻合為好。


一個小時後,齊鏡和班綠荷回到了病房,不知道母子二人說的什麽,她隻看到班綠荷臉色不太對的看著沈瀚,猶豫著向他那邊走近。


沈晚暗歎一聲,剛剛起身準備離開,就被齊鏡緊緊抓住了手腕。


“我們結婚吧!”


病房裏瞬間一片寧靜,看著班綠荷臉上單調的表情,沈晚錯愕的看了母子二人一眼。


他們談了什麽?之前班綠荷不是還極力反對的嗎?


“奶奶!”


就在這時,沈瀚奶萌的聲音傳出,病房裏一陣寧靜,而班綠荷也有一瞬間呆了,隨即才一臉感動不安的看著小沈瀚,迫不及待的應了下來。


“哎!”


班綠荷哭了!


看著她臉上落下的淚,沈晚撲哧一聲笑了,又低下頭不自然的扭向別處。


聽著班綠荷和沈瀚嘰嘰喳喳的聲音,沈晚眼底劃過一抹苦澀,像是有什麽從心底裏漸漸流逝。


半個月後


傾城國際酒店


齊鏡西裝革履的站在鏡子前,笑著整理自己的領帶,整個人洋溢著幸福的氛圍。


“恭喜你,終於得償所願了!”


站在待客室裏,柴品聖笑的一臉苦澀,看著齊鏡臉上的得意洋洋,他也徹底的放下了心裏對沈晚的感情。


一切都已經畫上句號,他的存在也隻是沈晚人生中的過客,隻會留下痕跡,卻並不能廝守。


“心悅要回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