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考砸
loading...

高考結束了。


秦銘心情複雜的走出了考場。


顯然,他考砸了。


無論是語文數學,還是理綜英語,他會的題都寥寥無幾。


幾科分數加起來,怕是最多也就300來分。


如果是藝術特長生,文化課得了300多分倒也還好,但問題是他並不是特長生。


所以300多分的成績,或許就隻夠上一個專科學校的。


當然也保不齊,會有那種有分就能上的大學。


但是以他的家庭條件,考不上一流的大學,就等於失去了繼續上學的資格。


“秦銘。”


聽到有人叫自己,秦銘下意識回過頭去,當看清楚對方是誰後,他的語氣頓時變得很不耐煩。


“幹什麽?”


“我能幹什麽,就是問問你考的怎麽樣?


畢竟這次的題出人意料的簡單。”


叫住秦銘的是一個長相頗為靚麗的女生,不過說起話來卻陰陽怪氣的,譏諷的意圖很是明顯。


女生的名字叫做慕悠姍。


既是他的鄰居,也算是他的同學。


同時也是他迄今為止,最討厭的一個人。


“我考的怎麽樣是我的事,就不牢你費心了。你還是多想想你自己吧,萬一考砸了還不如我,那你得多尷尬。”


秦銘並沒有慣著對方,直接懟了回去。


因為對方這麽陰陽怪氣的,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然而慕悠姍聽後非但不生氣,反倒是笑了出來:


“哈哈,不如你?秦銘,你可真能做夢。


不過說真的,我倒是希望你能考的好點兒。


那就這樣,等出成績後我再去你家看望秦叔叔。”


慕悠姍譏諷的說完,便一臉得意的走開了。


“怎麽會有這麽賤的人?真是白瞎了那張臉。”


秦銘心裏麵咒罵了一句,對於慕悠姍的厭惡頓時又增加了幾分。


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這樣。


盡管慕悠姍從小就喜歡向他顯擺這,顯擺那的,但是他卻不是那種因為點兒雞毛蒜皮小事就會翻臉的人。


直到高二下半學期,校外的幾個小混混因為追求慕悠姍被拒,所以便開始不停的騷擾她。


每個周末,都會堵在校門口,對慕悠姍圍追堵截的,嚇得她不敢回家。


於是慕悠姍找到了他,讓他陪著她回去,結果不巧的是,那天他們剛出學校就被那幾個小混混給堵住了。


雙方發生了口角,就打了起來。


他從小打架就沒吃過虧,雖然也受點兒輕傷,但卻將那幾個小混混打得不輕。


後來幾個小混混的家長找到學校去,不但讓他賠償醫藥費,還要讓學校嚴懲他。


學校在一番所謂調查後,認定他與校外人員來往密切,並參與鬥毆,要將他開除。


他當然不願意,就將事情的原委說了,並讓慕悠姍給他作證。


結果慕悠姍卻當著校領導的麵,表明自己和這件事毫無關係,並一口咬定是他先和對方罵起來,然後雙方才打起來的。


最後還是他家裏賠了醫藥費,他爸爸求了很多人,學校這才沒有將他開除。


但他也整整被停了一個月的課。


所以本就半吊子成績的他,也變得更差了。


他爸爸之後雖然知道了這件事的真相,也覺得慕悠姍做的很過分,但慕悠姍卻很會演戲。


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找到他爸爸,又認錯又什麽的,讓他爸爸千萬別和自己家人說。


他爸爸覺得慕悠姍就是個孩子,所以心一軟,這事便也不了了之了。


但他顯然不會當什麽事情都沒發生,於是就不再搭理慕悠姍。


慕悠姍再主動找了他幾次被拒後,非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坦誠的向他道歉,反倒還破罐子破摔的,說他斤斤計較,說他不像個男人,將所有事情都推到了他頭上了。


就這樣,他們兩個人徹底成了仇人。互相看不慣彼此。


秦銘歎了口氣,繼續朝校外走去。


校門口擠滿了等待考生的家長,秦銘的爸爸也在人群中,和慕悠姍的爸爸站在一起。


“爸。”


秦銘見到他老爸,努力擠出一絲笑著。


“考的怎麽樣?”他爸爸象征性的問道。


“還湊合吧。”當著慕悠姍和他爸爸的麵,秦銘顯然不會說自己考砸了。


或許是聽到了秦銘的話,慕悠姍瞥了一眼秦銘,然後故意很大的聲的對他爸爸說:


“這次題特別簡單,比模擬考試簡單多了,我保守估計在620分以上。”


“好好好,寶貝姑娘想吃什麽?老爸帶你去吃。


之前複習那麽累,現在可得好好補補。”


慕悠姍的爸爸對於自己女兒預估的分數很滿意,開心的大笑起來。


秦銘的爸爸看了一眼低著頭不說話的秦銘,也能猜到自家孩子到底考的怎麽樣,於是也不想多留,免得又成為凸顯別家孩子優秀的參照。


讓秦銘尷尬,讓他自己也尷尬。


“老慕,我和秦銘先回去了。”


“別走啊,兩個孩子這回都發揮的不錯,我們得找個地方喝點兒,慶祝一下。”


“你們吃就行。我得和秦銘回鎮裏,他爺爺的身體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都第三天了,把他自己留在家裏,我實在是放心不下。也不能總麻煩悠姍媽媽。”


秦銘的爸爸找了個理由推卻,慕悠姍的爸爸也知道秦銘家的情況,所以也沒多留,兩個人隨後又客套幾句便分開了。


秦銘的家並不在市裏,而在幾十裏以外的鎮上,需要乘坐大巴才能回去。


兩個人買了票,便上了大巴車,按照票上的座號坐在了最後排的位置。


很快,車就緩緩地開走了。


秦銘和他爸爸雖然坐在一起,但彼此卻沒有什麽交流。


秦銘幾次想開口,但都沒說出什麽,因為他能感覺到他爸爸失望的情緒。


其實換成是他,他也一定會很失望。


畢竟別人家的孩子那麽優秀,而自己家的孩子,卻那麽不爭氣。


盡管成績還沒出來,但這顯然不能掩蓋什麽。


他從小到大享受到的教育和慕悠姍是一樣的。


他中考成績不好,他爸爸更是拿出僅有的那點兒積蓄,又花錢又求人的給他整到了市裏的重點高中讀書。


可他最終依舊是這副鳥樣。


他已經想好了,這次就算是他爸爸再花錢讓他上學,他也不上了。


既然自己不是那塊料,幹脆就早點兒下來,找個地方打工,不說掙大錢,起碼也不再給家裏增添負擔。


畢竟他爸爸不但要養活他,還要養活腦子有問題的爺爺。


就靠鎮上每個月那不到3000的工資,根本就是捉襟見肘。


大巴車為了不交高速費,所以並沒有走高速,而是走的國道,所以開的非常慢。


國道不像高速,兩邊圍著柵欄,很多時候,都會突然衝出來幾隻羊,或是其他牲畜,甚至是有人突然橫跨經過,所以開快了會很危險。


秦銘一直看著窗外,內心倒也在漸漸平複。


夕陽的餘暉灑下,遠處突然傳來一串嗩呐和鑼聲。


很快的,秦銘就看到了一串隊伍。


是送葬的隊伍。


一共有十多個人,清一色黑色衣服,腰上紮著雪白色的步條。


四個人扛著一口長棺位於中間,前麵的人吹著嗩呐,後麵的人則不停敲著鑼。


車裏的人都在往外看,議論著怎麽這時候有送葬的。


有人占用國道,大巴的速度也變得更慢了,生怕車身刮到這些送葬的人群。


秦銘看著外麵的那些人,不知道為什麽,心裏麵竟莫名的十分恐慌。


就像是會有什麽不好的事情發生一樣。


他很討厭這種感覺,因為從小到大,每當他有這種感覺出現的時候,都無一例外的出了事。


他爸爸倒是很安靜,坐在他旁邊,一直閉著眼睛在休息,外麵的情況絲毫沒有引起他的半分注意。


就當大巴快要將送葬的人群完全超過時,在這一瞬間,秦銘卻猛地睜大了眼睛。


因為他看到那口被人抬著的長棺,突然因為繩索斷裂,“通”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繼而,一具穿著紅色花衣的死屍,從倒翻的長棺裏滾落出來。


秦銘有些模糊的看到,那是一具老太太的屍體。


屍體仿若死不瞑目的睜著眼睛,看著正漸行漸遠的大巴。


秦銘被嚇得縮回了脖子,當他再想去看的時候,大巴已經開始加速,很快就將那隊送葬的人甩遠了。


車上的人,都沒有當回事,繼續睡覺的睡覺,玩手機的玩手機,閑聊的閑聊。


隻有秦銘,身上就像是爬滿了螞蟻,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就連呼吸都變得艱難無比。


“爸,我們現在下車吧。”


秦銘推醒了身旁的爸爸,臉色難看的說道。


“到站了嗎?”


“沒有。”


“那下車幹什麽。”秦銘的爸爸顯得很莫名其妙。


“我覺得這大巴車走國道不大安全。


你看天馬上就黑了,萬一有什麽東西從外麵衝上來,多危險。”


“這兒的大巴常年走國道,再說這開的也不快,就是真有什麽東西衝上來,司機也能刹得住。”


秦銘的爸爸絲毫不覺得會有什麽危險的,說完,又閉上眼睛,不再理會秦銘。


秦銘也不知道該怎麽說了,也隻得再度安靜下來,但是心緒卻根本無法平靜。


車子又開了10多分鍾,眼看著距離他家所在的小鎮越來越近,秦銘的心這才漸漸放下。


覺得這回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但就在他徹底放下心來的時候,原本平穩行駛的大巴車,卻突然緊急的停了下來。


司機發出一聲驚慌的大叫,車上的乘客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急刹車嚇得不輕。


好在是每個乘客都紮了安全帶,不然就方才的急停,很多人都會受傷。


不過也並非什麽事都沒發生,因為車上的所有人,在車停的刹那都聽到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


顯然,司機是因為大巴撞到什麽東西,才突然踩住刹車,讓車子停下來的。


“撞到人了!”


不知道是哪個乘客,率先驚叫一聲。


司機在愣住幾秒後,也打開車門匆匆的跑下車去。


一些好奇的乘客,也在這時候離開座位,跟著下車看起了熱鬧。


秦銘也在這些好奇心作祟的乘客之中。


當他從車上下來的時候,發現司機正在不停的詢問一個老太太。


“大娘你感覺怎麽樣?


你先別動,我現在打電話給急救中心,咱們去醫院檢查。”


司機被嚇得不輕,說話的時候連聲音都是發顫的。


顯然剛才被撞得,就是那個老太太。


至於那些圍在周圍看熱鬧的乘客,則都開始指責那名司機:


“問什麽問啊,趕緊打電話。”


“開的那麽快,不撞到人才怪!”


“就是,不要命的開。”


對於乘客們的指責,司機雖然覺得委屈,但也沒有反駁。


倒是那個被撞到的老太太,善解人意的說道:


“我沒事,不需要去醫院。


但是大娘腿腳不方便,你看能捎著我去鎮上嗎?”


老太太說著便從地上爬起來,看動作倒真像是沒什麽事的樣子。


司機見狀,也打心底裏鬆了口氣。


不然這老太太真要是有點兒什麽事,他還真不夠花錢給看病的。


“大娘你真沒事嗎?”


“我沒事。”老太太很肯定的答道。


乘客們見老太太沒啥事,沒熱鬧可看了,又開始催促司機趕緊開車,隨後又回到了車上。


隻有秦銘盯著那老太太,一直毛骨悚然的站在車門前。


車燈照在那老太太的身上,令她的臉看上去就像是塗上了一層厚厚的麵粉。


至於她臉上密布著的皺紋,則像極了一條條附著其上的蟲子。


而最讓秦銘感到恐懼的,則是那老太太身上穿著的,那件豔紅色的花衣。


他見過那個老太太。


就在之前那口突然翻落的棺材裏!


(一笑新書發布,這本書一笑準備許久,會越來越精彩,還望大家支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