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美女部長遇麻煩
loading...

從奧朗仕西餐廳出來之時,已將近八點半了,淩誌遠問清美女部長住在富都花園,便駕車將其送回家去了。


車駛進小區之後,淩誌遠在孟玉霞的指揮下,很快便將車停在了九號樓下。


淩誌遠見孟玉霞雖說喝了點酒,但並無任何問題,下車和其到了再見之後,便駕車沿著原路返回了。


富都小區是三河縣目前最大的小區,裏麵共有二十多棟樓,二期工程正在興建之中。淩誌遠剛將車開到小區門口之時,放在副駕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淩誌遠轉頭掃了一眼,見是孟玉霞的電話,心中很是疑惑,當即便將車停在了路邊。他和孟玉霞剛剛分手,按說對方不可能打電話過來,當即便伸手摁下了接聽鍵。


在這之前,兩人剛交換完電話號碼,為避免美女部長誤撥,電話剛一接通,他便開口說道:“喂,孟部長,我是淩……”


話剛說到這兒,淩誌遠便聽見手機傳來吵雜聲,夾雜著女人的叫罵聲,給人一種亂成一鍋粥的感覺。


盡管之前孟玉霞要求兩人之間直呼其名,但為防止電話那頭有其他人在,淩誌遠還是稱呼她為孟部長。


意識到不對勁之後,淩誌遠心中咯噔一下,當即便將聲音提高八度,出聲問道:“喂,孟部長,出什麽事了,您說話呀!”


說完這話後,淩誌遠當即便凝神靜聽,除了吵鬧聲以外,依然聽不見孟玉霞的聲音。他當即便意識到,無論孟玉霞的電話是不是誤撥,一定是出事了。


淩誌遠摁下免提鍵之後,將手機放在儀表盤上,掛上檔之後,猛打方向盤,調轉車頭之後,立即向著九號樓駛去。


淩誌遠和孟玉霞之間的交情雖不算太深,但也算是個朋友了。之前剛在一起吃飯,將對方送回家之後便出了事,他自不會坐視不理。


將車停在九號樓下之後,淩誌遠立即將車熄火,推開車門下了車。


由於不明就裏,淩誌遠並未冒然上樓,而是抬眼向著三樓看去,同時集中注意力認真傾聽起來。


在這之前,孟玉霞便告訴淩誌遠,她家在住306。三樓並不高,如果有什麽異常情況的話,一下子便能聽見。


淩誌遠站定之後,當即便聽到了吵鬧聲,他毫不猶豫的抬腳快步上樓而去。由於情況緊急,淩誌遠一步三個樓梯坡,急速向著三樓竄去。


上到二樓之後,便聽見吵鬧聲更為激烈了,其間夾雜著孩子的哭聲,淩誌遠心中更為擔憂,連忙快步上樓而去。


到了三樓之後,淩誌遠見吵鬧聲果然是從306裏傳過來的,當即便毫不猶豫的抬腳走了進去。


進門之後,隻見四、五個人正衝著孟玉霞氣勢洶洶的叫嚷著。


孟玉霞身後是一老婦和一女孩,淩誌遠知道這是她的母親和女兒。在這之前,兩人吃飯之時,她女兒曾打過一個電話來,孟玉霞隨後向淩誌遠說了這一情況。至於她老公的情況,美女部長並未提及,淩誌遠自不便發問。


見此狀況後,淩誌遠當即快步走上前去,怒聲喝道:“你們想要幹什麽,給我退後,否則,我便報警了!”


淩誌遠雖不明就裏,但總不至於眼睜睜的看著孟玉霞祖孫三代受人欺負,當即便怒聲嗬斥了起來。


聽到淩誌遠怒喝聲之後,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男子轉過身來,怒聲罵道:“你他媽的誰呀,這兒沒你的事,哪兒來的給我滾回到哪兒去,否則,老子便對你不客氣。”


淩誌遠此時已看清圍攻孟玉霞的人了,除了這個年輕男子以外,還有一對老夫妻和兩個年輕女人。這五人均是一臉戾氣,大有將孟玉霞和其母親、女兒生吞活剝之意。


“你嘴裏給我放幹淨一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淩誌遠一臉陰沉的說道。


這兒是孟玉霞的家,對於眼前的事情一無所知,淩誌遠竭力克製住心中的憤怒之情,否則,他早就動手收拾這滿嘴噴糞的家夥了。


年輕男子看見淩誌遠身材高大,戰鬥力很強,如果真動手的話,他絕對不是其對手,當即將語氣緩和了下來,開口說道:“這是我們的家務事,和你無關,請你立即離開!”


“我不管你們為了什麽事,但這兒是孟部長的家,你有什麽資格攆我走?”淩誌遠怒聲質問道。


這小子口口聲聲稱呼這是他們的家務事,淩誌遠敏銳的意識到這些人十有八九和孟玉霞有關係。在此情況下,他以這兒是孟玉霞的家為借口,來堵住對方的嘴。


“我是你口中的孟部長的小叔子,這是她的公婆,你說這是不是我們的家務事,你在這兒湊什麽熱鬧,給我快點離開!”年輕男子怒聲喝道。


“我不管你們是什麽人,總而言之,你們這麽做肯定不行!”淩誌遠一臉篤定的說道。


“誌遠,你別走,這事不像他說的那樣簡單!”孟玉霞出聲說道。


淩誌遠聽到孟玉霞的話後,當即便揚聲說道:“孟部長,你放心,不把這事處理好,我是不會走的!”


“你他媽的是不是找死,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年輕男子惱羞成怒道。


“你這沒教養的東西,我還真不信你這孫子能弄死我,來,動手呀!”淩誌遠上前一步,兩眼直直的逼視著對方。


年輕男子見此狀況後,臉上露出了幾分尷尬之意,他很想撲上去收拾淩誌遠一番,不過,他心裏很清楚,如果動手的話,挨收拾的那個人極有可能是他。


“我不和你粗俗的家夥計較,這是我們的家務事,請你別摻和!”年輕男子轉換話題道。


就在這時,一臉刻薄之色的老婦衝著孟玉霞怒聲叫罵道:“你這不要臉的賤人,你剛才還口口聲聲說在三河沒有姘頭,現在姘頭來了,看你還怎麽抵賴?”


由於之前年青男子說的是普通話,淩誌遠弄不清他是哪兒人,這會老婦一開口,他便是知道他們是陵州人了。淩誌遠雖不知到底是怎麽回事,但公婆小叔子找孟玉霞麻煩是一定的,見此狀況後,他眉頭一皺,計上心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