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柴科長蓄意報複
loading...

陸可夫和淩誌遠分別提了財政局和房管局,現在輪到柴奎說話了,眾人將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e首x☆發h*2e703n7#b5m(9


柴奎見此狀況後,也未推辭,開口說道:“從之前的情況來看,我覺得還是去昨天檢查過的部委辦局容易查出問題來,這樣吧,我們就去環保局看看吧!”


說到這兒後,柴奎略作停頓,繼續說道:“環保局能培養出淩科長如此優秀的幹部,想來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


柴奎這話看似在誇讚環保局,實則卻暗含有挖坑之意。財政局和淩誌遠之間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經他這麽一說,兩者之間似乎有什麽密不可分的關係似的,可謂用心險惡。


“柴科長,你這話我可不敢當。”淩誌遠冷聲說道,“如果按照你的說法,財政局可是市政府下屬的最為重要的部委辦局之一,更不該出事了。”


財政局長程虎陽是市長馬元鬆的人,淩誌遠並未借機向柴奎發難,他反倒先下手了。在此情況,淩誌遠自不會再和其客氣了,直接出手打臉。


一直以來,淩誌遠都有一個習慣,那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雖說在財政局長程虎陽的辦公室裏,他伸手拉開了書櫃,但時候他並未落井下石,反倒是柴奎想要出手陰人,他字不會和其客氣了。


聽到淩誌遠反擊之語後,柴奎傻眼了,囁嚅了半天之後,硬是沒能說出一個字來。


市紀委副書記陸可夫將這一幕看在眼中,心裏暗想道:“柴科長,你這不是吃飽了撐著嘛,人家不找你麻煩便是好事了,你卻還主動找上門來,那不是找抽嗎?”


柴奎用眼睛的餘光掃了淩誌遠一眼,心裏暗想道,你一定想不到老子會再去環保局,那可是你的娘家,一會,你就等著出醜吧!


從財政局出來之後,柴奎隻覺得顏麵盡失,臉上熱乎乎的。淩誌遠更是直接點出了財政局和市政府之間的關係,更是讓他有種無地自容之感。如果不在環保局身上找回場子,柴奎一定會覺得憋屈的不行。


聽到柴奎的話後,淩誌遠心中暗想道,老子早就將你的想法琢磨的透透的了,放心吧,不出意外的話,你是不會如願以償的。


在這之前,淩誌遠在和環保局長趙新建通電話之時,便隱隱點了他一下。如果還出事的話,那便怨不得別人了。


淩誌遠對於環保局長趙新建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這是一個不甚張揚的人,不過對於工作去很是上心。由於去年年底時才上任,就算他不在電話裏暗示,也不會有什麽問題。


環保局和房管局之間相距並不遠,片刻之後,考斯特便駛進了房管局。


柴奎見到車子暢通無阻便進了門,心中暗暗得意,這說明環保局的人毫無防備,這對他而言,可是一件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事。他用眼睛的餘光有意無意的掃了淩誌遠一眼,心裏暗想道,姓淩的你剛才不是嘲笑我嗎,風水輪流轉,現在輪到我了!


“陸書記,我們還是直接去局長和副局長的辦公室吧,這樣才能更真實的反應環保局人員的工作作風狀況。”柴奎衝著陸可夫反問道。


陸可夫不是傻子,他一眼便看出淩誌遠和柴奎在這事上較上勁來了。這兩位自身的級別雖然都不高,但身後站的分別是市委書記和市長,陸可夫可不願摻和其中。


“淩科長,你怎麽看?”陸可夫果斷的將皮球踢到了淩誌遠的腳下。


柴奎聽到這話後,臉上隱隱露出了幾分不快之意,心裏暗想道,你這不是有意在做老好人嗎,姓淩的同意這一提議才叫日了鬼了呢!


出乎柴奎的意料之外,淩誌遠開口說道:“到環保局來檢查是柴科長的主意,聽他的,我沒意見。”


陸可夫也沒想到淩誌遠竟會這麽說,心裏暗想道:“我可是尊重你意見的,你既然這麽說,我也就順水推舟了。”


“行,柴科長,我們這就過去吧!”陸可夫衝著柴奎說道。


柴奎雖對於淩誌遠的表現有幾分疑惑,但這會他也管不了這麽多了,一馬當先徑直向著樓梯口跑去。


環保局的局長和副局長辦公室位於二樓,上樓之後,柴奎便迫不及待的查看了起來。一連查看了兩個辦公室,裏麵都空無一人,柴奎轉過身來衝著淩誌遠說道:“淩科長,看來環保局的領導們很忙呀,都不在辦公室裏待著。”


“柴科長,你這是在為難我呀!”淩誌遠開口說道,“我在財政局時也不過是個小科員,怎麽會知道局長們在忙什麽呢,嗬嗬!”


看著淩誌遠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柴奎心裏很是不爽,但卻沒有任何辦法,隻得繼續向前走去。


柴奎沒有管副局長辦公室,而是直接走到局長趙新建辦公室門前停了下來,伸手用力敲起門來。敲完之後,他便把手放在了門把上輕輕一扭,心裏幻想著門也被反鎖上了。柴奎的想法很快便落空了,因為隨著他手上的動作,趙新建辦公室的門打開了。


雖然心中有幾分失望,但柴奎還是伸手推開了門。見到門內空無一人之後,他冷聲說道:“環保局的領導這是在唱空城計呀,淩科長,這樓頂上不會也有個花房吧?”


檢查組在雲山區科技局檢查時,局長魏金生就在辦公樓頂上建了一個溫室,不但在裏麵養了很多花,還領著絕大多數班子成員利用上班時間在裏麵養花。柴奎這是借助這事,向淩誌遠發難了呢!


“柴科長,我在環保局時,樓頂上肯定沒有花房。至於現在有沒有,我便不知道了,你得親自上去看看才行!”淩誌遠沉著臉開口說道。


柴奎那話有故意找茬之意,淩誌遠自不會和其客氣,毫不猶豫的將其頂了回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