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5章 學生一個也不能少
loading...

臨河中學初三(1)有一個名叫林小利的,人如其名,這小子頭腦很聰明,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但整天就盯著那點蠅頭小利,讓班主任和校領導頭疼不已。


前兩天收住宿費,吳管金親自出麵,已不讓其參加模擬考試相威脅,才逼著他將錢交上來。


為避免淩局長過來出現問題,吳管金去初三(1)班將林小利和他的狐朋狗友叫到體育器材室去了。


中教處長宦啟章見到班上差學生一定會發問,他去三班檢查,便無後顧之憂了。


出乎副校長吳管金的預料之外,宦啟章走到初一(1)班門口時,突然推開門走了進去。


盡管心中很有幾分吃驚,但事先吳管金做了相應的準備工作,各班班主任親自把關,確保不出任何問題。


宦啟章和劉錚走進初三(1)之後,分別向五名學生了解兩免一補工作狀況,其中有走讀生,也有住宿生。


從了解的情況來看,沒有任何問題。


吳管金跟在兩人身後出門,麵帶微笑問:“宦處長,劉秘書,我們學校的兩免一補工作是實打實開展的,絕不會出任何問題,你們隨便去哪個班問都行。”


√i0


看著氣定神閑的吳管金,宦啟章輕點了一下頭:“下麵去初二(2)班吧!”


“好的,宦處、劉秘請!”吳管金滿臉堆笑道。


初二(2)班的情況和初一(3)班相當,宦啟章和劉錚詢問了多位學生,依然毫無破綻。


吳管金臉上的笑意更甚了,衝著宦啟章和劉錚做了個請的手勢,便抬腳向著初三年級走了過去。


劉錚上前一步,低聲道:“宦處,看來臨河中學的兩免一補工作開展的還是很實在的,應該沒什麽問題。”


宦啟章輕點了一下頭,出聲道:“應該是,我們去初三找個班看一下,如果沒問題便去向淩局匯報。”


吳管金聽到宦啟章和劉錚的對話,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意,不過在他身後的宦啟章和劉錚卻什麽也看不見。


感覺到吳副校長的步伐明顯較之前輕快了許多,宦啟章微微蹙了蹙眉頭,心裏暗想道:“事情絕不像表麵上看上去的如此簡單,我一定要找出其中的貓膩。”


吳管金的表現太過反常,這裏麵若是沒事的話,他不會是如此表現的。


宦啟章對自己的判斷堅信不疑,之所以還沒發現問題所在,是因為他還沒找到突破口。隻要找到問題的症結所在,所有疑惑自會迎刃而解。


“宦處,這是初三(3)班,您看是否進去?”吳管金出聲發問。


吳管金如此積極主動,這個班一定沒問題。


想到這兒後,宦啟章看似隨意道:“吳校長,這個班不看,我們去前麵兩個班瞧瞧吧!”


吳管金心中很有幾分疑惑,意識到自己可能太過積極主動了,引起了宦啟章的懷疑,後麵要低調一點。


隔壁班就是初三(2)班,吳管金並未出聲詢問,緩步向前走著。


宦啟章感覺到吳管金的腳步明顯比之前慢了下來,這是巴不得他進去詢問學生呢!


“吳校,我們去初三(1)班看看吧!”宦啟章出聲道。


怕什麽來什麽。


吳管金最怕宦啟章、劉錚去初三(1)班,但宦處長偏偏提出了這一要求,無奈之下,他隻得領著他們過去。


宦啟章見吳管金的臉色微微一沉,隨即便裝作沒事人一般抬腳上前走去。


“看來這個班一定有問題,我得多留個心眼,千萬別讓他忽悠過去。”宦啟章心裏暗想道。


走進初三(1)班後,宦啟章注意到有四張課桌空著,並無學生。


“同學,你們班怎麽少四個人呀?”宦啟章衝著坐在最前麵戴眼鏡的男孩發問。


眼睛顯然沒想到宦啟章向他發問,一下子沒了主意,抬頭看向了班主任。


宦啟章見狀,側身一步擋住了男孩的視線,出聲問:“中學生是不能撒謊的,請你告訴我,這四位同學去哪兒了?”


眼鏡本就膽小,聽到宦啟章的問話後,六神無主,支吾著說道:“吳……吳校長剛……剛才把他們叫走了!”


聽到這話後,宦啟章意識到問題極有可能出在這四名學生身上,當即出聲發問:“吳校長,這四名學生呢?”


吳管金沒想到一進門便盯上了這四名學生,心中比也有幾分慌亂,一下子不知該如何作答才好。


“吳校,宦處問你話呢!”劉錚出言提醒。


劉錚和宦啟章一樣覺得吳管金有點不對勁,他剛才那話是有意寬對方的心的。


吳管金聽到這話後,將心一橫,出聲道:“宦處長,新華書店新到了一批書,我請這幾名學生去總務處幫著搬書了。”


“哦,現在可是上課時間,你怎麽能讓學生去幫著搬書呢?”宦啟章一臉陰沉道,“請你立即給總務處主任打電話,讓他立即讓這四名學生到班上來。”


看著宦啟章一臉較真的表情,吳管金心裏有點打鼓,略作思索後,出聲道:“總務處主任的手機前兩天壞了,這會人也不在辦公室,這樣吧,陳老師,麻煩你去將那四名學生叫上來。”


初三(1)班的班主任聽到這話後,不敢怠慢,連忙轉身出門去了。


宦啟章指名道姓要那四名學生過來,吳管金無奈之下隻能讓班主任去將林小利等人叫過來,順便做一下他的思想工作,讓他不要胡言亂語。


見到宦啟章和劉錚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吳管金心中很是疑惑,麵帶微笑試探著問:“宦處長、劉秘書,你們怎麽不向學生了解兩免一補的相關情況呢?”


“不急,等那四名學生過來一起了解不遲。”宦啟章一臉淡定道。


宦啟章意識到那四名學生極有可能不太聽話,吳管金為防止出意外,這才將他們支走的。等他們過來後,隻要方法的當,一定能問出真話來。


吳管金聽到這話後,心中鬱悶不已,但卻沒有任何辦法,隻能在心裏暗暗祈禱林小利等人不要胡言亂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