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心靈重創
loading...

雙手結印,一呼一吸之間,血霧好似百川歸海一般,源源不斷地灌注到楚天策血脈深處。


毀滅本源神紋光輝奕奕,不斷激蕩著濃烈而精純的毀滅劍意,在楚天策經絡血脈之間肆意攻殺。


一股激烈而綿密的痛楚,迅速充斥在楚天策四肢百骸之間,點點血痕逐漸浮現。


劍靈獸的本源精血,蘊藏著極其純淨的毀滅劍意,這一道毀滅劍意雖然曆經無窮歲月、一代代血脈傳承,變得極其稀薄、極其淡弱,但是其本真的神韻,卻是沒有絲毫損毀。特別是在血噬秘術全力催動之下,本源精血熊熊燃燒,毀滅劍意徹底被催動到極致。


“大部分殺戮真意的妙用,都可以在毀滅真意中尋到根基,還有一小部分則和死亡真意相仿,一旦將殺戮真意徹底剔除,不隻是毀滅真意不再受到任何牽製和玷染,死亡本源同樣可以變得澄澈純淨。”


劇痛不斷襲來,愈演愈烈,每一寸經絡血脈,幾乎都被劍意撕扯著、砍斫著、摧毀著。


然而楚天策神色之間卻是沒有絲毫痛楚和不耐,反而隱隱彌散著一絲明悟的快意。


“這劍靈獸的毀滅本源,就如同一支精銳刺客,徹底打破平衡。”


“殺戮真意本就不及毀滅真意和死亡真意,兩相交攻,不需要太久,就可以徹底蕩清。”


“若非如此,想要以毀滅和死亡本源、反噬自身、碾壓殺戮真意,恐怕至少要達到元境極限、甚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達到傳說中的劍魂境,才有可能成功。”


“且不說窮數十年之功能否走到那一步,存在著殺戮真意這個枷鎖,毀滅真意或許永遠都不可能突破元境極限。而且隨著毀滅和死亡兩種真意不斷提升,殺戮真意水漲船高,搞不好並不能始終壓製在真境,一不小心蛻變為極境,更是千難萬險。”


大概半個時辰,楚天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長身而起。


眉眼之間泛著一絲疲憊,然而雙瞳卻是精光璀璨,猶如美玉明珠一般。


看到楚天策起身,左飛章和徐蒼雷同時目現精光,片刻之後,眼中卻是同時泛起一抹疑惑。


他們兩個能夠感受到楚天策似乎有所變化,但卻完全沒有頭緒。


“楚師兄神威,若非親眼得見,在下真是萬萬不敢相信。”


打量片刻,左飛章終於收斂疑惑的目光,輕輕歎息一聲。


話語之間,濃濃的歡喜和驚歎之下、深深的無奈和自嘲,並沒有刻意掩飾。


“先前人道楚師兄是劍靈子之下第一劍道妖孽,在下還頗為不屑,現在看來,或許尚是低估了。”


徐蒼雷微微搖頭,先前的倨傲和不滿早已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尊敬和戰意。


此時此刻,兩人再不敢以“師兄”自居,語氣間甚至隱隱有一絲對前輩的態度。


楚天策略一思忖,卻是沒有再在稱呼上做過多糾纏。


修行世界,彼此之間的稱呼、甚至行事準則,都基於力量。


除非是一脈傳承,或是極近的血親,都是強者為尊。


若是繼續糾纏稱呼,反倒是頗有幾分故作姿態的味道。


“大哥,你身體恢複了?”


左清暉看到兄長起身、氣息似乎重歸沉靜,眉眼間的擔憂,終於淡了下來。


楚天策聞言卻是微微一愣。


他專注於煉化劍靈獸精血、洗煉殺戮真意,既然沒有感受到危險,便沒有分心關注外界變化。


左飛章搖頭一笑,說道:“楚師兄神威無敵,遠遠超越了神罡境戰鬥力的極限,幾乎徹底摧毀了我的心靈和意誌。方才靜坐,並非調養傷勢,而是調養心靈,個中因由,你們兩個現在還無法體會。”


“楚師兄橫空出世,對於無數天才妖孽而言,恐怕即是大幸、又是大不幸。”


徐蒼雷微微點頭,雙瞳清澈無比,眼中的尊敬和戰意,愈發濃烈。


左清暉和徐海一臉似是而非的茫然表情,並沒有再發問。


隻是望向楚天策的目光中,明顯多了一絲深深的驚駭和敬畏。


他們兩人境界太低,一個根本沒有真正修煉過,另一個則是剛剛晉升神罡境,對於所謂“神罡境力量的極限”、完全沒有概念,自然不會陷入心靈的危境。


左飛章和徐蒼雷卻是真正意義上的絕世妖孽,幾乎堪稱同階無敵,早已登臨神罡境絕頂。


在他們心中,縱然不以自己為神罡境戰力的極限,對於“神罡境極限”五個字,自然有所見解。


此時驟然看到楚天策連斬兩人兩獸,心靈震撼、簡直是無以複加。


就如同一個牧民數十年蓄養牛羊,突然看到牛羊口吐人言、飛天入地一般。


楚天策那浩蕩霸烈的劍芒,既是斬在劍靈獸身上、更是斬在兩人心靈和意誌的最深處。


先前左飛章一口鮮血直噴而出,便是心靈受創、經絡血脈失控而至。


之所以能夠快速恢複,固然是因為兩人天資卓越、心靈堅韌遠勝同階,但卻非最重要的原因。


楚天策在宗門得享大名、一路攻殺、所向披靡,甚至同時被兩位老祖收為弟子,兩人早已對楚天策的強橫有了極高的預期。另一方麵則是兩人與楚天策並非仇敵,隻是單純對於強橫戰力的震撼和驚駭,若是有生死大仇,恐怕這一劍,就可以將兩人的意誌徹底絞碎。


至於左飛章口吐鮮血,主要是因為其生在左家,並未經曆過外門內門的爭鬥。


無論是對楚天策的了解、還是自身曆練,都遠遜於千錘百煉、步步搏殺的徐蒼雷。


“心靈為修行之本,兩位能更進一步,倒是因禍得福了。”


楚天策自然明白個中關竅。


略一思忖,楚天策說道:“劍靈獸精血蘊藏的毀滅劍意,讓我在劍道修行上有所領悟,途中若是斬殺了劍靈獸,還請諸位將精血讓給我,我可以用靈石或者其他修行資源交易。”


“若非你大顯神威,我等恐怕早已葬身於此,何言交易?”


左飛章哈哈一笑,取出一枚暗紅色的玉石。


掌心火焰升騰,被火焰燒灼的玉石,漸漸彌散出一股奇異的芳香。


約莫片刻,楚天策雙眉陡然一軒,靈魂感應之下,數百裏之外、赫然有一頭劍靈獸在靠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