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以後見了我,就像狗見了主人繞道走!
loading...

今天晚上,葉小藝想著明天就是兩人的婚禮,經過葉母允許,她駕車來到了權赫檸的江南小區。


在小區樓下,特地給權赫檸打了個電話,詢問得知,他跟葉磽顧長卿在一起,葉小藝便心安理得的緊了樓層。


以前,安小暖暫住的地方便是這裏,隻是,安小暖住的是之前的高樓上的,權赫檸將那套房子給賣了,又買的低樓,門不需要鑰匙,隻需要輸入密碼就可以進入。


她出了電梯,站在門前,想了想,便輸入了權赫檸的生日,但最後一個數字落下前,又迅速的刪除了,因為,沒有人傻啦吧唧的將自己的生日作為密碼的,這隻會容易的招盜/賊進來而已。


她想了想,準備再摁密碼的時候,門卻開了。


麵前的不是別人,是她曾經有過一麵的吳嬌嬌,她還將眼前這位給扔下車跑了,就是那晚,他說要跟自己結婚。


眼前這位該不會是舊愛吧?


葉小藝仔細看了看,說道,“你是赫檸哥的——屬下?”


“是。”吳嬌嬌縱然不想承認,但沒有退路,這是事實。


“你在這裏幹什麽?怎麽進來的?”


吳嬌嬌一眼便認出了她是誰,心裏羨慕嫉妒恨的不行,卻不能做什麽。


“當然是憑著密碼進來的。”


“密碼?不會是赫檸哥給你的吧?不能吧,據我所知,他和我哥在一起喝酒呢,我再打電話問問看。”她話剛說完,吳嬌嬌急了,“你別打!”


“密碼是多少?”她勢在必得的問道。


吳嬌嬌老實的說道,“818818。”


“818818?你怎麽知道的?”


“我有次去辦公室,是無意間在老大的一個本子上看見這個數字的,我就默默記下了,沒想到真的是門密碼。”


葉小藝衝她一笑,“你挺有心計的嘛,你是不是喜歡赫檸哥啊?”


吳嬌嬌臉略微羞澀了一下,但她沒隱瞞,“是,我很早就喜歡我們老大了,好幾年了,一直沒有變過心過。”


“可是,明天就要功虧一簣了,他明天就要是我的老公了。”


吳嬌嬌心有不甘,“那又怎樣,現在好多男人不也婚內出/軌了麽?結婚也可以再離婚。”


“那是別的男人,他不會的。”


吳嬌嬌嘲諷的看著她,“那可不一定,我們老大也是男人,是男人都有這個幾率。”


葉小藝心裏一緊,“我說不會就不會的,趕緊給我滾,不然我現在就給赫檸哥打電話!”


吳嬌嬌轉身換上鞋子,拿著包包就要走,走到電梯後,她回頭,“葉小/姐,你到底是沒我年齡大,我奉勸你,別肖想不屬於自己的人,做好離婚的打算,因為,我是不會放棄的。”


葉小藝轉身,“你有卵/子你別跑,看老娘不打爛你的臭嘴!賤女人!”


她話剛說完,電梯門關上。


氣哼哼的進了門,隨手關上門,葉小藝將筆記本拿出坐在沙發上玩了會網絡遊戲,隨後一個小時後給權赫檸打了電話,才知道,他今晚不回這裏住,反而是回了權宅。


葉小藝覺得自己白來了,換鞋子,隻好下樓上車離開。


她駕車來到了唇唇欲動。


剛進去,準備上樓,在吧台邊,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


她的前男友江城。


雖然跟他隻是交往了沒幾天,但早就有所耳聞,他在這裏當男/公/關,專門陪著那些有錢的富婆吃喝玩樂,日子瀟灑的不得了。


碰見他,葉小藝直接無視。


“葉小藝!”


她回頭,嘴角勾起,“幹嘛?你可別把生意做到我身上來,我不喜歡千人/騎萬人/睡的爛/貨。”


她的性子一直口無遮攔,也一直不避諱,有什麽便說什麽。


話刺耳又難聽。


“我走到今天這一步,到底是誰的錯!”他一頭黃色的頭發,柔媚的臉上化了妝,看起來更陰柔了幾分,帥氣的亮瞎眼。


但,這張臉,也就騙騙沒談過戀愛的小姑娘可以。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是,你今天走到這一步,一定不是我的錯,我沒逼著你來睡/女人啊,哦,不對,是被女人睡啊,是你自己來的,我也沒有逼/你在舞廳裏和舞女接吻吧?”


江城看著她,“葉小藝,你毀了我一生!我真後悔和你交往,就你這種不解風情的女人,倒貼給我都不要!”


“早幹嘛去了,後悔了吧?告訴你,姑奶奶我可不是好惹的,以後見了我,就像狗見了主人繞道走!知道不!”


江城哼道,嗤之以鼻,“就你這種女人,沒有男人會喜歡的!男人婆!”


葉小藝湊近他,抬起手將耳邊的頭發給攏到耳後,就這麽一個動作,他便往後閃躲了一下。


“以為我要打你?我真的怕髒了我的手,江城,告訴你,看見你,就像看見了汙垢,你最後離我遠點,否則,我讓你活著比死難看。”


她轉身,踩著高跟筒靴上樓,再沒回頭看他一眼。


江城站在那裏,看著她,心裏惱恨的不行,卻隻得幹忍著。


對於葉小藝來說,背叛她的男人,就算自己曾經再那麽喜歡過,她都不會再多看一眼,這一點,一直都十分理智。


自欺欺人,她做不到,什麽分手後還是朋友,那不是她的個性。


他自甘墮落,不奮發向上,這種男人,是要不得的。


就算她那次衝動做的過火了,她覺得也是他應該受到的懲罰,憑什麽隻能男人去偷/腥,還理直氣壯的!


想到這裏,葉小藝便覺得自己當初眼睛是不是瞎了,才會看上江城這樣的渣男。


順著走廊,上三樓,站在306門口,悄悄推開一條門縫,耳邊傳來自家老哥的聲音,“權少啊,今晚是你的單身夜,我和顧少奉陪到底,但是,也僅限今晚,從今以後,你一定要以我妹妹為皇後,因為她是皇後,你才能是皇帝啊,她是丫鬟,那你也好不到哪兒去,你是奴才,一個檔次的,她若是皇太後,那你就是太上皇,這是哥們送給你的一段話。”


門外的葉小藝聞言,心裏頓時暖暖的,有哥哥,真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