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堅守本心的少女
loading...

“你做什麽?”


那突然的力量降臨,楚岩目光一寒,看向遠處一出手的聖者六級之人。


“是閆峰。”旁邊的人看見此人,也是皺眉,鶯語花在楚岩身旁,輕聲道:“小弟弟,此人,是一魔頭,以殺人為樂,之前抓了不少女子,將其用火焚燒,他就在一旁欣賞,但戰力卻很強。”


“仙尊選將,雖能平步青雲,但且會簡單,連這一點覺悟都沒有,不配活著。”閆峰諷刺一笑。  這時,楚岩目光冷漠,看向閆峰,冰冷的開口:“你說的沒錯,連這種覺悟都沒有,確實不配活著,隻是我很好奇,你也隻有聖者六級,這戰台之上,你也未必能走到最後,等到你死的時候,是否也會


像現在這樣淡定,有這種覺悟!”


“我自能有。”閆峰笑容狂傲,昂首道:“而且我不認為,我會死在這。”


“是麽?這句話,我記住了。”楚岩點下頭,沒再多說,戰場還在繼續,但此時,高境界的人,幾乎已經不出手了。


劍塵等人的境界高,實力強,隻要他們彼此不互相挑戰,便不會有人去戰了,除非想死。


而最頂級的一批強者,也不遠輕易去冒險,畢竟堅持到這一步,還在戰台上的,皆非庸才,都有著一定實力,出頭鳥,可是會死的。


但楚岩不同,他是如今戰台上為數不多的幾個聖賢四級人之一,即便他不動手,也會被人主動挑選上。


這便是境界吃虧的地方。


“出來一戰!”這時,一名聖者五級的人走出,他所用的神兵,是一海叉,周身流轉著渾濁的液體。


“是王渾。”鶯語花在旁邊傳音道:“他本身是一萬惡域一仙位的手下,天賦很強,擅長濁水之道,令人沉淪,戰力很強。”


楚岩瞥了一眼對方,暗自搖頭:“境界低,果然是容易被針對啊。”


對此一點,他並未在意,因為換做是他的話,這種生死戰,一定也會挑選更有把握的對手,而比自己低的人,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你不是我的對手,雖然以你境界,遲早要死,但去找其他人吧,至少能多活一會。”楚岩沒有直接出戰,平靜道。


聽見他的話,周圍人不禁一愣,隨即有人笑出聲來。


“這未免太好笑了。”閆峰在一旁哈哈笑道:“王渾,你被一個聖賢四級的小人物輕視了啊。”


王渾臉色也是一黑,冷哼聲,隨即他直接踏出,雙手操控著混沌的液體,如同海浪般,層層疊加,轟殺向楚岩。


然而麵對那力量,楚岩歎息一聲,他腳步輕踏一下,瞬間,周身竟浮現出無盡的殘影來,漫天虛空,好像全是他。  “宵小之道!”王渾看見那無盡虛影,並未在意,一拳轟出,無盡的水滴在空中凝聚成刃,狂烈斬出,天穹上,咚咚咚的一陣狂顫,慣射向無盡的分身,但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那些水刃,刺入楚岩


的分身,竟全部消失了,在那些分身上,好像有著一道道空間漩渦,吞盡一切,任何力量碰撞,都會消失。  這時,楚岩的身影踏步而出,每一步都看似很慢,但令人屏息,他好像在瞬移,身軀一個格一個格的移動,甚至有一個階段,他已站在了王渾所釋放的海浪之力中,但那些力量,根本無法觸碰到他,


他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樣,但又真實的在眾人眼中。


“至極速度?”在遠處的樓宇中,有仙位人物皺眉。


“怎麽回事?他為何不會受到攻擊?”戰台下的人更加震驚。  “他的速度很快,甚至是超越了時間的束縛,剛才雖看似是王渾先出手,此人後動,但其實不然,此人以速度,追上了王渾出手的時間,現在我們所看見的,完全是兩個空間,此人,正在王渾出手之前


的一段空間中前行。”


“超越時間?真的能夠做到?”在台上,無數的人心顫起來,雖說他們都聽聞過,超凡修行的人,是可能跨越空間與時間之道的,但這真的存在嗎?


“速度達到極致後,是能夠達到短暫內追逐時間的。”有人道。


看著楚岩踏虛而來,王渾臉色變的極為難看,渾身被混沌之水凝聚成鎧甲,他欲要一拳轟出,但依舊落空了。


然這時,楚岩已到王渾之前了,他抬手間,召喚了狂烈風暴,一道手印轟出,在虛空形成一道道可怕的咒印。  在那掌印下,王渾發出一聲低吼,欲要抵抗,凝聚極強水盾,但下一刻,他呆滯了,充滿恐懼,楚岩的掌印,直接穿過他的水盾,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轟的一聲,掌印轟在他的身上,令他哇的吐出


口鮮血去,飛出百米。


“剛才發生了什麽?”  “他追逐上了時間,在那一段時間之中,王渾並沒有凝聚水盾,所以他的攻擊,是直接坐落在王渾身上的,是時間之前的王渾。”有人感歎一聲,包括遠處的閆峰,此刻再看向楚岩,也流露出幾分異樣





“都說了,不挑戰我,你還可以多活一陣。”楚岩的身影,在這時緩緩凝聚,並未在追擊,但王渾的結果,已經不言而喻了,被重傷,在這生死戰台上,其餘人也不會放過他。


“我不甘心!”很快,王渾的身軀被埋沒,發出死前的最後一聲怒吼。


戰台上不少人流露出異樣來,但楚岩並未將一切放在眼中,他緩緩落地,依舊帶著鬥笠,表現的很輕鬆。


“有點本事。”狂刀看向楚岩一眼,咧嘴一笑。


“前輩說笑了,宵小之道而已。”


“何來宵小,這世上,任何一術修到極致,都是最強,隻要你戰力夠強,那你的道,便是正統之道。”狂刀笑道,楚岩目光平靜。  “你不該來的。”狂刀又說一句,楚岩微微詫異,看向他,他繼續道:“我得罪了太多仇家,在外界也是必死,而且修行了太多年,快到大限了,這一戰,是我唯一的機會,所以才來放手一搏,但你還年


輕,不走這一途徑,也能入仙位,到時候,一樣可以加入仙尊門下。”


“當是一種磨煉嗎。”楚岩平靜道,狂刀一陣搖頭:“這代價,確實有一些大了。”


經過此一戰,短時間內,倒是沒人再去招惹楚岩,鶯語花倒是連戰幾次,意外的是,她戰力也很強,聖者六級,擅長花語之術,一念間,花開,一念間,凋零,很強。


“你能不跟著我麽?”鶯語花一戰後,又回到楚岩身旁,令楚岩皺眉,表示不解。


“誰讓你長的帥呢。”鶯語花甜美一笑,楚岩一臉黑,無奈搖頭。  “我不會和你爭的。”鶯語花突然又道,楚岩看向她,隻見鶯語花此時,嬌容上竟有一些自嘲,和無奈:“我和他們不同,他們許多人,是在外結了仇家,被逼逃到這荒仙域的,但我,出生就在這,我爹娘,曾是仙域的大帝人物,但卻遭到屬下背叛,沒有辦法,隻能逃到這裏,但在這裏,又是一樣,這裏的人,全部是萬惡的,我雖未見過外界的世界,但我相信,這天下會有正義在,我既離不開,也絕不


甘願沉淪,那就死在這裏。”


楚岩心中震撼,眼前的這一女子,雖言語輕浮,但心中,竟有著獨特的堅守,也難怪能綻放出那美麗的花來。


“那和我有什麽關係?”楚岩語氣平淡的開口。


“我也不知,但從你身上,我感覺到一種和荒仙域格格不入的氣息,在你身邊的感覺,就好像我離開了荒仙域,這罪惡之地一樣。”鶯語花傻傻的笑了笑:“也全當死前,圓夢吧。”


楚岩歎息一聲,上一輩的仇恨,竟要眼前這女孩承受,但他也沒多言,隻是點點頭。  很快,戰場上,隻剩下不足百人,此時還能站在台上的,都是非凡,四級聖者,更是隻剩下兩個人了,其中一人,是遠處一名束發青年,他擅長槍法,之前挑戰過一名聖者六級,戰力超凡,所以保留


到現在。


還有一人,便是楚岩。


“隻有一百人了。”


在這時,劍塵懶散的開口,目光環視周圍一圈:“你們,速戰速決吧,剩下最後一人,我出手。”


“真夠狂的!”有人看向劍塵,心中低語,卻又不得不承認,劍塵,確實有狂妄的資本。


那一身殺人劍術,至今還令人心有餘悸。


“你們兩個決戰吧,活下的一個,在去挑戰其餘人。”此時,遠處的閆峰霸道開口,像是一種命令般。


楚岩和剩下一名束發青年都皺下眉,那青年率先抬頭看向閆峰,不爽道:“為何是我們二人?”  “聖者四級,你們以為自己還能走到最後?活到現在,已是我等恩賜了,不然我們這些高境界的人若要清場,剛一開始,你們便死了,現在讓你們戰,竟還敢質疑?”閆峰當即嗬斥聲,轟的一聲,渾身


燃燒起狂烈的火龍。  那束發青年臉色一黑,感受著烈焰,冷哼聲:“倚老賣老,既然如此,我便挑戰你閆峰,看看是不是低境界,就不配留在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